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十章

第十章

    「你早就注意我了?」唯晴直睇着他。
    「没错,那天于痕来找你,我看你看他的眼神,就让我怀疑了。」严帆走过去,打算拿回她手里的东西,「想帮西达集团?别作梦了!」
    她却将资料紧紧抱着,不让他抢回去。
    「你说她要帮西达集团?那里面是什么?」及时赶到的八王子冲了过来,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后,于痕迫不及待的上前追问。
    「于痕?!」她倒吸口气,没料到他会赶来。
    「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于痕眯起眸走向她。
    顿时,路过的人都把视线投射到这八个型男身上,因为他们全都化了浓妆,还身穿戏服,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是街头表演呢!
    「唯晴,别把东西给他,否则我会告你窃盗。」严帆逼不得已,只好这么吓唬她。
    唯晴看看他又看看于痕,压根不作考虑的把手上资料交给于痕。
    「江唯晴,你这女人——」严帆气恼地说。
    「你可以告我,我没关系。」她咬着下唇,走到于痕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两人之间的深情炽爱表露无遗。
    于痕打开资料袋,看着里头那张纸,眸心紧紧眯起,但是下一刻他却将它放回袋子里,还给严帆。
    「于痕!」唯晴惊讶地问:「为什么这么做?」
    「无意义的。」于痕望着唯晴,「大家都在等我们,快回学校吧!我们的表演还没开始。」
    「于痕……」她感动得逸出泪,再看看他们,「你们是为了我,才……才丢下观众跑出来?」
    「没错,是不是欠我们很多?」这段节目表演丑角的安风瑟指着自己的脸,「你欠我更多。」
    她掩着嘴轻笑,但一看向于痕又难掩为他担心。
    于痕太了解她表情中的复杂,笑着揽着她的肩,「快回去吧!」
    当他们转身欲上车时,于痕回头对严帆说:「无所谓你们要怎么做,我爸对这件事非常坦然,想以此打击他就太可笑了。」
    唯晴随他坐进车中,转首望着于痕的侧面线条,是这么的自在轻松,好像真的不受那封遗嘱的影响。
    「你真的没事?」她关心地问。
    「傻瓜,我真的没事。」他撇嘴笑了笑。
    「难道那份遗嘱是假的?」
    「你这女人,原来一直瞒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想深入虎穴帮我偷资料?你还真是傻。」话虽这么说,但他仍感动的伸手揉揉她的脑袋。
    「那真的没关系吗?」她还是担心呀!
    「怎么会没关系,但是要看以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所以别急,你现在应该要放开心等着看我们的表演。」说着,他便加快车速往前行。
    直到乔亚大学后,观众都还在等待着,一看见八人全部归队,全都给予最热烈的掌声。
    唯晴找到了刘甜,坐在她身侧,「刘姨。」
    「你终于来了!」刘甜笑着拍拍她的手。
    「让你等很久吧?」
    「没关系,瞧他们的装扮,这出戏一定值得看。」
    说着,表演已经开始了,虽然这出戏唯晴看了不下几十遍,但是在这样的氛围下、与这么多人一起看,却是第一次。
    这出戏中有着对学校的诸多讽刺,也真实反应了学生们的心情,让几名学校高层一脸尴尬,但学生们却看得很过瘾。
    「刘姨,轮到于痕换装的时候,我得去后台帮他化妆。」因为有丑角戏码,这回轮到了于痕,唯晴立刻走到后台为他卸妆,再化上丑妆。
    她一直微笑地为他化着,于痕则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两人彼此凝视的眼神含情脉脉,无声胜有声。
    「以后一直陪着我?」他紧握住她的手。
    「好好演,演得让我满意,我就一直陪着你。」她带着笑,眼底亮着抹悸动的光影。
    「好,我一定会加油的。」
    唯晴目送着他离开,准备上台,而她也赶紧收拾好化妆箱,再次回到观众席。
    八个人的演出精湛,每一段都令观众陶醉其中,尤其是丑角的片段更是引来众多掌声,还有不少女学生看着他们不惜形象的演出,都掉下泪来。
    总而言之,是场非常精采的表演,他们这些日子以来的努力已没有白费。
    ***bbscn***bbscn***bbscn***
    「怎么样?演出很棒吧!」
    走出校门,于痕问着一直陪伴在侧的唯晴。
    「当然棒,看我手都红了。」她噘起小嘴,对他伸出双手。
    他拧起眉头,将她的小手放在掌心中轻轻搓揉着,「现在好些没?」
    「又不是冷的关系,是鼓掌啦!鼓掌太用力了。」她朝他勾唇一笑。
    「笨蛋,拍这么大声干嘛?谁收买了你?」他故意与她开玩笑。
    「是你收买了我。」她圈住他结实的腰身,对着他甜腻的勾起唇角。
    他拧拧她的腮帮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是吗?」她咬着下唇,甜甜一笑,「跟你学的,我学得不错吧?」
    「青出于蓝。」揽住她的腰,他半眯着眸,近距离望着她那张柔美中带着慧黠的清丽脸庞。
    「你是说真的,还是逗我开心?」唯晴并没忘了严武宗和严帆他们父子的阴谋,只要想起,她便会开始担忧。
    「当然是真的。」于痕眯起双目,瞧着她眉宇间的轻愁,明白地问道:「是不是又在担忧那件事?」
    「嗯。」她不想隐瞒。
    「就在刚刚中场休息时,我打了电话到美国给我父亲,他知道后跟我一样的反应,这些早就可以预料,不过我还跟他提起你,他说他会很快回国来见你。」于痕撇嘴笑笑。
    「什么?」她倒吸口气,心底满是仓皇,「这……」
    「你怎么了?」
    「我觉得好不可思议,况且我……我的家境……」其实她早就顾虑着身世的差异,只是「爱」让她暂时忘了,如今又要再次面对,让她觉得好气馁。
    「就知道你会这样,什么都别想,等你见过他们之后,会发现他们其实很好相处。」他给了她安慰。
    「可是……」
    「放心,我父母长年为了事业在国外奔波,虽然我们很少相处,但是他们也给予我绝对的自由,从不干涉我交女友,因为他们相信我的眼光。」揉揉她的脸颊,他牵着她的小手,「我们走吧!」
    「现在要去哪儿?」唯晴眨眼问道。
    「今天是周末你知道吧?」他双手交错在背后,欺近她的脸蛋笑问。
    「嗯,知道。」她点点头。
    「那你知道从今天开始,你失业了吧?」于痕又对她眨眨眼。
    「嗯,知道。」她又点点头。
    「那你知道你今晚就要搬回我家了吧?」微眯起双眼,他的表情中带有一丝得意。
    「嗯……这个嘛!」她羞涩地忸怩一笑。
    「到底怎么样?」
    「这样好吗?」刚刚才听说他父母要回国,如果知道她已经住进他家,会不会认为她很轻浮?
    「有什么不好的?」他不明白她到底在犹豫什么。
    「我看我先搬去刘姨那儿住,想见你的时候,我一样可以去见你不是吗?」对,这样做是最适宜的。
    「不许。」于痕紧皱起双眉,双手擦在腰上,摆出个很气愤的架势。
    「为什么?」他干嘛这么生气。
    「你是想要我吗?」
    「我要你什么了?」这句话好严重。
    「本来要你离开伟庆集团后搬回来跟我一起住,你也同意,现在怎么又反悔了?」于痕重吐了口气,「说真的,严帆看你的眼神让我很难忍受。」
    「我只是——」
    「我是男人,当然明白他的心思,他对你绝不是那么简单,看他对你说话的态度,比我看见那份遗嘱还气人。」醋意开始翻腾,于痕早忘了平心静气。
    「什么?」刚刚还听不懂,现在唯晴好像有点懂了。
    「我知道他对你好,你的心意是不是动摇了?」醋桶打翻,一发不可收拾。
    「呵……」没想到,她的反应竟然是「笑」。
    「你笑什么?」
    「你吃醋了?」缓缓走向他,她在他面前露出最甜美的笑靥,「这种感觉真的很棒,因为你让我知道你有多重视我。」
    「唯晴!」
    「其实我知道他喜欢我,也很关心我,虽然怀疑我却没拆穿,但是我的心早被一个爱发脾气的男人占据了,只好将他三振出局了。」她对他柔柔一笑,这笑在他眼底是如此的绝倒众生。
    于痕深吸口气,猛一使劲将她拉进自己厚实的怀中,「你这女人,一会儿让我生气,一会儿让我笑。」
    「我住进你家真的没关系吗?」靠在他怀里,唯晴柔声问道。
    「我懂了,是因为我刚刚说过我父母要回来的关系?」他轻轻一笑。
    「嗯,我不希望给他们不好的印象。」
    「这种事不用担心,当初林管家已经向我父母报告过了,他不在的那段日子,是你陪着我、照顾我。」他咧嘴笑说。
    「什么?他们都知道呀?」
    「对,所以你的顾虑是多余的。」握住她的手,于痕笑道:「我们一起去搬东西,好吗?」
    「有件事我想先警告你。」她仰起小下巴,「你以后若敢绿柳出墙,我会马上搬走。」
    「哦~~不简单,有个女生敢警告500号寝室的王子耶!」他也配合她,故意装作惊吓状。
    「王子不是别人称呼的吗?叫自己王子不是挺自大?」唯晴对他皱皱鼻子。
    「就因为自大才会有王子的称号呀!」他一点也不以为意。
    「那么……是,王子,奴婢深感惶恐,这就跟你一块儿去搬东西。」对他皱皱鼻子,唯晴便笑开嘴先奔向他的车。
    「喂……你还真无礼,哪可以走在王子前面。」于痕跨开大步追了过去。
    这一路上,两人嬉笑声不断……
    ***bbscn***bbscn***bbscn***
    住进于家后,唯晴像以前一样为于痕打点杂事,白天他去上课时,她在家里等着他,晚上回来他得赶报告,她则在一旁看书陪他。
    今天周末,唯晴陪他在二楼起居室看书,于痕突然开口道:「我爸妈今天就要回来了。」
    「什么?你怎么现在才说?」唯晴惊慌的站了起来。
    「瞧你,就是怕你这样,我才不敢太早说。」于痕用笔戳戳她的手,「快坐下吧!」
    「不行,我得去准备了。」她紧张不已。
    「你要准备什么?」用力将她一拉,给扯进怀里,「家里有管家有佣人,没有你要准备的事。」
    「你的意思是要我当废人?」
    「对,只做我的废人。」说着,他便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住她。
    偏偏这时候林管家冲了上来,一见这情况赶紧转过身,「呃,对不起少爷……我只是要通知你先生和太太回来了。」
    「天!」唯晴立刻从他的腿上跳下来,「已经在楼下了吗?」
    「对,已经在楼下了。」林管家叹了口气,又将手中的报纸呈上,「这是今天的早报,严家父子居然真的胡来了,我还不敢告诉先生这件事。」
    于痕抢过报纸,看着上头的报导,眉头轻轻一撩,「呵!没想到他们还是做了。」
    「少爷,你看这情形……」
    「还是跟我爸说一声吧!」于痕拉住唯晴的手,「走,我们下楼去见我父母。」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已经被他给拉下楼。
    站在他父母面前,她感到紧张不已,但她仍力持镇定,「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唯晴。」
    「原来你就是唯晴。」于朕发夫妇以一双欣赏的眼神看她,「听于痕说,你怕我过去犯下的那件错事被揭发,冒险想偷出我舅舅的遗书?」
    唯晴错愕的看着于痕,「你……你怎么全都说了,真丢人。」
    「这有什么好丢人的,表示你真的很为我们于家着想。」于朕发点点头。
    「最重要的是因为你爱于痕爱得够深。」子母也道。
    从刚刚看见唯晴的第一眼,他们夫妻便觉得与她极为投缘。还有,她和于痕眉宇间流转的情愫,根本掩不住呀!
    「伯父……伯母……」唯晴更难为情了。
    见爸妈对唯晴有好感,于痕是最安心不过了,不过现在还有一件事得解决。
    他走上前,将手中的报纸交给于朕发,「爸,他们终于出手了。」
    「唉!他们以为我真会在意这件事曝光?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已经有所准备了。」于朕发摇摇头。
    「可是伯父,他们主要是要打击西达集团,这样也可以不在意吗?」唯晴不懂。
    「这种打击的影响是一时的,或许西达的股价会回跌一阵子,但我对我们集团有信心,他们是击不倒的。」于朕发说起事业,眼睛都发亮了,可见他有多自信。
    唯晴看着他,又看看于痕,忍不住说了一句话,「伯父,你很关心、很在意西达集团,也用了所有心力在事业上,所以才能有今天的成绩;但是,伯父可曾想过,有个人也需要你的爱,更期望能得到你的关注……」
    她这话一说完,于痕立刻面露惊愕。
    「你这话是……」于朕发疑惑地抬起脸,数秒后总算懂她的意思了。
    「呃,我去厨房切水果,你们聊。」唯晴匆匆奔进厨房,不敢置信自己居然会这么大胆的说出这番话。
    「于痕,对不起,你从小就独立,你爸和我真的从没想过你会这么需要我们。」于母也明白了,立刻上前握住儿子的手,眼泛泪光,「其实妈长年不在你身边,真的很想你……」
    「妈!」于痕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同样热泪盈眶。
    「以后我们会多待在家里陪陪你,也让我们父子好好的了解彼此。」于朕发省悟地作出决定,「我要对你说声抱歉,长久以来都忽略了你的感受,若不是唯晴,或许我们做父母的永远不了解你的心思。」
    「她真是个好女孩。」于母对她满意极了,「你快去帮她吧!」
    「好。」
    于痕走进厨房,从唯晴身后抱紧她。
    「你怎么知道我心底在想些什么?」
    「若不了解你,又怎么有资格得到你的爱。」她垂着脑袋笑说。
    「唯晴……」他转过她的身子,双手搁在她的细肩上,「今年去参加大学联考吧!」
    「什么?」她感到惊愕。
    「你了解我,我又怎会不了解你,这是你一直以来的心愿不是吗?」他嗓音的磁性充满情感。
    「但是距离联考只剩下几个月……」其实若可以,她也好想念大学呀!
    「我知道你一直利用时间在看书,从现在起如果哪里不懂,尽管问我,我一定教到你懂。」他撇嘴笑笑,「我希望你也能考进乔亚,学费的问题完全不用担心,嗯?」
    「于痕!」她感动不已,「可以吗?可是乔亚的成绩很高呢!」
    「为了我你就不能努力一点吗?」于痕相信她绝对做得到,目前缺少的只是信心。
    她露出甜笑,「好,我会加油的。」
    「那我等你成为我的学妹。」说着,他便将她紧紧搂住,「未来,我们做什么都要一起,一起念书、一起上班、一起生活,好吗?」
    「你不会嫌烦吗?」
    「我只怕你会烦。」
    「我不会!」她眼中泌出感激与爱的泪雾,并踮起脚尖轻吻他的唇。
    而他则用力搂住她的纤腰,深情回吻她,想将此刻满腔的情与爱都藉由这个吻传递给她……
    而他未诉诸于口的是「至死不渝」四个字。
    【全书完】
    编注:欲知「魅力四射500号寝室」系列其它故事,请看玫瑰吻336《恶男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