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作者:楼采凝 发表时间:2019-03-28

    纳兰易风来到外厅,一见蓝翎侍卫齐别阳,立刻拍拍他的肩道:“辛苦了。”
    “哪的话,大人。”齐别阳拱手道。
    “如我预估的时间回来,可见你一定马不停蹄的赶路,一定很累了。”纳兰易风挥袂坐了下来,“你也坐下吧!”
    “是的。”齐别阳坐下后才道:“大人,你交待的事我已经调查清楚了,王爷八年前是曾去过莎罗村。”
    “我阿玛真的待过那儿?住了多久?”纳兰易风又问。
    “据我打听应该有半年之久。”他淡淡一笑。
    “半年吗?”纳兰易风沉吟了会儿,“时间点都差不多,详细情形你再说清楚点儿,可知道他住在哪儿?是在哪儿被暗杀的?”
    “老王爷是住在庙里,说是暗杀倒不如说是失踪,当晚老爷消失后就没再现身,但是不离身的玉扳指却在庙里的某人身上找到。但对方直喊冤,嚷着东西不是他偷的,是老爷赠给他的,而他更不可能杀害老爷,庙里住持言德竟还为他作证,因此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这话一说完,纳兰易风整张脸都绿了,“怎么可能呢?东西在他身上,矢口否认就没事了?而我阿玛究竟是失踪还是遇害?”
    “王爷当时住的房间满是血迹,看来应是遇害。”齐别阳垂首道。
    “该死,物证俱在,怎能包庇?”纳兰易风握紧拳头,往桌上重重一击。
    “那人为人忠厚老实,老爷住在庙里那段期间最喜欢找他下棋,因而没有人相信是他做的。”齐别阳说来也无奈,“况且那庙纯属化外之地,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与作法,还真不是外人可以干涉的。”
    “就算大清王朝的王法也没辙?”纳兰易风蹙起眉。
    “是的,可以这么说。”
    “那人叫什么名字?”
    “住持说他只记得他叫阿义。”齐别阳赶紧又道。
    “阿义!看来我非去一趟不可了。”八年前纳兰易风的阿玛敬武侯趁皇上恩赐的假期前往漠北走走,想再回味一下满人的大漠风情,却就此一去不回。
    为此,纳兰易风一直搁在心上,只是当年才十六岁的他实在无力进行任何调查,如今经由努力他终于升为领侍卫大臣,当务之急便是查出他阿玛的死因。
    “大人,北京城需要你,你还是留在这儿,由我带领手下前往查探。”齐别阳觉得他有责任这么做。
    “没关系,过阵子我该处理的事情也该告一段落了,倘若不是太忙,我想亲自走一趟,更想去瞧瞧我阿玛以往嘴里直喊着的漠北。”步向窗边,纳兰易风紧眯双眸,盯着外头纷落的粉樱。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齐别阳遂道。
    “不必。”纳兰易风回头道:“你才刚回来,好好休息吧!我会自己看着办。”
    “可是……”
    “别说了。”他打断齐别阳的话。
    “是,大人。”见大人心意已决,齐别阳就不再多说什么,只能顺从大人的意思了。
    时间过得真快,不一会儿太阳已西沉,西边只余一抹红。
    晓艾站在侍卫处大门外看着那匹白驹,有事没事就只会趾高气昂的朝她喷气,要不就拽拽地瞪着她。
    好几次,她都偷偷对着它的马屁股吐舌做鬼脸,好像这么做她才能一吐怨气似的。
    而从大门出来的纳兰易风看见的就是她对着马屁股挤眉弄眼的样子,于是皱眉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她吓了一跳,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你对我的马好像很有意见?”他抿着唇,淡淡勾出一丝笑影。
    “不……不是,小的不敢。”她转首望了白驹一眼,“只是它真的太神气了,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就是它那副德行。”
    她愈说愈不满,却没想到自己一个不小心说错话,引起纳兰易风的质疑,“你是什么意思?一人得道,指谁?”
    晓艾这才猛地愣住,傻傻地望着他,“我……我是指……指其他人,说书的不是常把这话挂嘴上?”
    “哦……你的意思是引用说书的话?”纳兰易风瞅着她低垂的小脑袋,“把脸抬起来。”
    她心一惊,“做什么?”
    “我要你抬起来,你就乖乖抬起来。”这丫头还真是不听话。
    “是。”晓艾缓缓把脸抬起,直勾勾望着眼前那张帅性倜傥的脸孔,“大人,我说的是真的,我只是……”
    “你只是把我当成那得道之人,把我的马儿当成了鸡犬?”他半眯起眸直视着她闪避的眼,“还真有你的。”
    “小的知错,请大人恕罪。”晓艾突然咚地往地上一跪。
    她这一跪,膝盖撞上石子地,痛得她眼泪都快辗出来了。
    “傻瓜,谁要你跪来着。”看出她痛苦的表情,他立刻将她拉了起来。
    “大人,谢谢你原谅我,以后我不会再对你的马儿发牢骚。”呜……好痛,但是她担心又触怒大人,眼泪只敢含在眼眶里,不敢掉下来。
    “上马吧!”他跃上白驹的背。
    “大人,我还是自个儿走回去吧!”刚刚她直对它做着鬼脸,这匹马好像不太喜欢她,如果对她报复怎么办?
    “如果你要用走的,恐怕走到天亮还没办法回到府邸,你到底想做什么?别惹得我生气。”发现其他侍卫长直瞧着他们,不难从他们眼中看见惊讶与疑惑。
    他可不想在自己的属下面前尽失身分。
    “是。”晓艾只好试着踩在铁环上,慢慢靠自己上了马背。
    唔,她终于上马背了!看来热能生巧这句话一点儿也没错。
    “抓好,出发了。”他这话一落,立即策马前进。
    晓艾完全不知道要抓哪儿,又不敢再得罪大人,说不定他午膳时对她做的那些事就是在惩罚她。
    于是,她只能趴在马儿身上,牢牢抱着它,并小声对它说:“不要把我扔下去,下次我不会再对你做鬼脸了。”
    纳兰易风低头看着她如此亲昵地抱着白驹,心底竟升起一股酸意,“你这是干嘛?起来。”
    “大人,我不想掉下去。”马儿晃动得厉害,她真的好怕。
    “你还真是。”他将她拉了起来,转过她的身子,“抱着我。”
    晓艾就这么被动地抱紧他结实的腰,这个动作竟然比晌午出发时还要亲近,渗进她鼻间的是他那混着汗水味儿的粗犷气息,令她的心口狂乱无序地跳动着。
    就这么,他们一路静默的回到领侍卫大臣府邸,她一下马。膝上的疼差点儿让她站不住,但她还是硬撑着。
    “来我书房一趟。”丢下这话,纳兰易风便直接步向后面。
    晓艾一跛跛的走进大门,这时管家克泽叔好奇地上前问道:“大人带你去侍卫处做啥呢?”
    “做饭,大人说想试试我做的菜。”她诚实回道。
    “那大人觉得怎么样?”克泽叔又问。
    晓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大人说他很满意。”
    “大人满意!”他猛地瞪大眼,“那真是太好了,以后厨房忙不过来,你就可以去帮忙了。”
    “当然可以了。”她甜甜一笑,“如果有需要都可以叫我……啊!对了,我得去大人的书房了。”朝他点点头,继续一跛跛地朝前走,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何要跪得这么用力?
    来到书房外,她轻轻敲着房门,“大人,小的来了。”
    “进来。”纳兰易风抬头看着她,“怎么这么久?”
    “呃……因为膝盖疼,走路慢了点,大人有什么事?”她这回规规炬炬地站得远远地。
    “你怕我?”看她的举动他就能明白。
    “有点儿。”晓艾也诚实回道。
    “过来这里坐。”他指着前面的椅子。
    这次她却迟疑了,每次大人叫她过去,总会出其下意做出一些她无法理解的事,让她有些胆怯。
    “怎么?又不听话了?”这丫头的胆子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居然次次违背他的命令。
    “不,小的不敢,只是大人可不可以在那儿吩咐呢?”她大着胆子说。
    “不可以。”他立刻回绝。
    “那我知道了。”晓艾缓缓的走过去,坐在纳兰易风指定的位子,战战兢兢地望着他。
    “将裤管卷起来。”他继续命令。
    “啊?”晓艾愣了愣,却傻得不知道该怎么做。
    “为什么老是要我一句话说两遍你才听得懂?”纳兰易风板起脸,“真要我再说一次吗?”
    “不用,我听懂了。”晓艾立刻将裤管卷起来,这才瞧清楚自己的膝盖除了破皮渗血外,还肿起来。
    看着她的伤势,纳兰易风双眉狠狠皱起,“侍卫处外怎么会有这么多小石子?”
    “可能是前阵子下了大雨,侍卫处地势较低,石子都堆积到门外了。”晓艾直觉说道。
    “你怎么懂得这些?”他挺意外。
    “因为在北京城住久了,对这里的地形多少有些了解。”晓艾恭敬地回答。
    “你倒是懂得不少旁人会忽略的事。”说着,他便从腰袋中掏出一只药瓶,撒了些药粉在她膝上。
    “忍一忍,撒上才好得快。”将药撒上后,他再拿来两条白布为她包扎,“这样就可以了。”
    “谢谢大人。”她抬头道谢,两人的眸光就这么在空中交会,顿时像凝住了般,久久无法移开眼神。
    纳兰易风半眯起眸,笑问道:“怎么一直看着我,喜欢上我了?”
    晓艾浑身一僵,没想到他竟然问得这么直接,两腮顿时染上红霞。她也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思,虽然她为大人着迷,但是喜欢大人是她从来都不敢奢望的。
    该不会,这又是大人在测试她吧?
    她赶紧回答,“大人,你说笑了。”
    “说笑?”他的眉随之拧起,冷冷地瞪着她,“你真以为我是在说笑?”
    “小的这么卑微,怎敢喜欢大人?我不会自不量力的。”她胆战心惊地解释。
    纳兰易风双眼眯起,扬起一丝不达眼底的笑意,“太好了,你果真有自知之明,可以先退下了。”
    走出书房,她直觉不对劲地皱起眉,回头再望了眼书房,无法理解最后他脸上的那抹笑容代表着什么?
    只觉得好陌生、好冷!
    轻叹了口气,她便朝下人房走去,今天真的好累……如今一安静下来,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个吻,与两人的肌肤相亲,让她的心更无法平静了。
    翌日一早,晓艾便来到大人的寝房外候着,可过了辰时却还不见他出来。
    只见有小厮进去送早膳,于是等他出来时,晓艾拦下他,“请问,大人今儿个不去侍卫处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看样子应该不会去了。”他回道。
    “怎么说?”
    小厮附在她耳边,半带嗳昧的笑说:“大人刚刚要我去将艳满楼的丁姑娘请过来,又怎么有空出府呢?呵呵!”
    “艳满楼?”晓艾不解地蹙起眉。
    “就是花街的姑娘啊!可美得很呢!哎呀!你还真是笨哪!不和你说了,我得赶紧去请人过来。”他说完便急步朝大门外走去。
    “美丽的花街姑娘?”晓艾喃喃自语,眸光忍不住朝寝房瞟了去。
    她怎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
    只是不知为何,乍闻这消息,她的心竟无由地泛酸……
    莫非,她真的忘了自己的身分喜欢上大人了?
    突然,房门开启,只见纳兰易风从寝房里走了出来。
    她赶紧曲膝问候:“大人。”
    “你来了?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今天我不去侍卫处。”他双手负背,绝俊的对她展开笑颜。
    “我刚刚听说了。”她恍神的点点头。
    “那你怎么还不去干活儿?”他又回复往常的模样,昨晚为她疗伤时的温柔已不复见。
    “是。”她点点头,“只是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不是要你问管家?”
    “好,我马上去。”不知为什么,此刻她每走一步膝盖就抽疼一下,似乎比昨天更疼了。
    “等等。”他扬声喊住她,本想问她脚伤好些没,但还是忍住了,只道:“等一下送两杯茶过来,我有客人。”
    “到大厅还是偏厅?”她希望是自己误解了,他请花娘来府邸,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不,送到我的寝房。”纳兰易风仔细观察她的表情。
    “知道了。”她朝他微微曲膝,膝盖这一弯竟又疼得她额头冒汗,“呃……”
    “你怎么了?”他控制住心底的急躁。
    “没什么,小的退下了。”晓艾转过身正要离开,却见一名女子直奔而来,差点儿撞上她。
    “大人!”女子扑进了纳兰易风怀里,“你终于想到我了,我真的好高兴。”
    “最近忙,这才没空去艳满楼。”纳兰易风一手搭在她肩上,两人一块儿进入寝房。
    晓艾听着房间内传出的谈笑调情声,不禁垂着脸轻吐口气,“大人要见谁跟你有什么关系呢?别庸人自扰了。”
    她慢慢步向厨房,为大人泡了两杯茶。
    厨房大娘看着她,问道:“你是生面孔,该不会是管家所说的晓艾?”
    “没错,我是晓艾。”她朝大娘点点头。
    “我姓旦可,你可以喊我旦可姨,听管家说你的手艺不错,大人很满意,而我这儿又缺人手,晚上可以来帮我吗?”她客气地询问。
    “当然可以了。”反正今天大人不出府。
    “那就麻烦你了。”
    “那是我该做的,等我把茶水端过去,就可以过来帮忙了。”根本不用等到晚上,现在她心里就闷得慌,或许找点事来做会舒坦些。
    “实在是太好了。”旦可姨笑了笑,“那你先去忙吧!”
    晓艾随即捧着茶盘,小心翼翼地前往大人的寝房,才贴近门口便听见纳兰易风对丁姑娘说:“今晚你就留在这儿,恩?”
    “只要大人一句话,当然没问题。”她软软地说。
    “来,咱们再干一杯。”他举起酒杯与她畅饮,气氛可说是愉悦不已。
    晓艾听在耳里,只能努力保持平静,伸手敲了敲房门,“大人,我是晓艾,我端茶过来了。”
    “进来吧!”纳兰易风懒洋洋地说道。
    晓艾这才步进房里,看着他们捱在长椅上坐在一块儿,那位丁姑娘整个身子贴着他,一脸的娇媚,一点儿也不觉得害臊。
    “大人,我将茶放在桌上了。”晓艾当作没瞧见般,放下后便打算离开。
    “帮我们倒上。”他沉冷的嗓音唤住她的脚步。
    “是。”她倒吸口气,随即来到他身旁为他们倒茶水,“这是桂花香茶,请用。”
    “倒好就快走,还杵在那儿干嘛?”丁姑娘觉得晓艾碍眼极了。
    “是。”晓艾吓了跳,立即拿着盘子退出去。
    退到屋外,她看着天空深吸口气,多希望烈阳可以晒掉她眼底不该出现的水气。
    “不应该,不应该是这样,虽然我仰慕大人,也为大人的俊逸风采而着迷,但这并不是爱……我不可能爱上他。”她不停告诉自己,劝自己把心放开,这样才不会太难受。
    此时,耳边又传来他们的亲昵爱语,她赶紧捂着嘴儿快步逃开,才发现原来要忍住伤心是这么的困难。
    “你的手真巧,这麻花酥扭得还真漂亮。”旦可姨在一旁瞧着晓艾做着家乡小点心,看得嘴都馋了。
    “待会儿炸过后会更香,你可以先尝尝。”自己的手艺让人夸奖,她也很开心,也使得她心底的晦涩去除不少。
    “真的,我可以先尝?”
    “当然可以,还得过你这关呢!”她半开玩笑。
    “看来你不但手艺好,连嘴巴都这么甜,长得又清秀可人,难怪会讨大人喜欢。”旦可姨发现晓艾是个耐看的孩子。
    “你说笑了。”她垂下脸儿,不是因为羞臊,而是好不容易才压下的酸楚又因为这句话而升起。
    “这绝对不是笑话.我干嘛逗你开心呢?”旦可姨咧开嘴儿说:“待会儿大家用过午膳后你就知道大伙的反应了。”
    “但愿如此。”晓艾怀抱着紧张的心情继续做菜,终于在午膳前完成,并与旦可姨一同将饭菜端进膳堂。
    回到厨房后,她们两人坐在角落的圆桌吃饭。
    “平时我最享受的时刻就是现在,一个人坐在这儿吃饭,不必去膳堂跟人家挤。”
    “是吗?”晓艾想想也对,“这样也不用抢了。”
    “哈……没错没错。”旦可姨大笑着,“不过以往都是吃自己煮的,早就吃腻了,现在终于可以尝尝不同的口味,真是棒呀!”
    “听你这么说,我更不好意思了。”她暗暗吐舌。
    “千万别不好意思,我向来都只会说真话。”
    两人开心地边吃边闲聊,突然,郡主纳兰芳菲走了进来,“旦可姨,今天午膳是你做的吗?”
    “郡主,不是我,是晓艾。”旦可姨立刻站了起来。
    “晓艾是谁?”
    当晓艾一看见郡主,神情不自觉的紧绷,“我……我就是晓艾。”
    “怎么又是你……你叫晓艾?”芳菲眯眼瞅着她,半晌后才道:“明天我要带两篮红豆包出门,一早就得做好,我会命人过来拿。”
    她一直心仪硕立王府的裘贝勒,而他最爱吃的就是红豆包,于是想拿过去献献殷勤。
    “啊!”晓艾一愣。
    “啊什么?反正你给我做好就对了。”芳菲郡主说完,娇臀一扭的离开了。
    “那怎么会要我做红豆包呢?”晓艾一脸不可思议。
    “芳菲郡主一向挑嘴,还不是因为你的手艺好,她才要你做,只是明天一早就要,你就得熬夜了。”
    “我少睡点儿不打紧的。”她赶紧去看看食材,“这些应该足够了。”
    “我留下帮你吧!”旦可姨想了想。
    “不必了,我可以自己来。”她不希望拖旦可姨下水。
    “没关系,反正一些食材都够,明早不用去市场,早膳又是请外头的豆浆馒头店送来的,我可以轻松点。”她挥挥手,一副要她别客气的模样。
    “真谢谢你,既然大家都喜欢我做的料理,我一定会好好做的。”晓艾深吸口气,绽放出一抹明亮的微笑。
    “对,以后无论遇到任何事都要像现在一样精神奕奕的,日子才会过得开心呀!”旦可姨的话点醒了她,也让她更加明白自己和大人之间的差距,她不该想太多,还是专心做他的丫鬟才是对的。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