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楼采凝 发表时间:2019-03-28

    当喜钱伯得知晓艾已解决了问题,非但不用坐牢,还可前往领侍卫府邸当差,他既意外,又为她感到高兴。
    “晓艾,去领侍卫府可得好好做,别再惹出事情来了。”喜钱伯提醒着,而后给予鼓励,“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谢谢,我也希望如此。”虽然欣喜,但她心底还是有着不安,“对了喜钱伯,如果我爹回来了,请你告诉他我在那儿。”
    “你放心,我会的。”喜钱伯笑着又道:“以后接触多了那些达官贵族,别忘了替咱们春宝酒楼多多介绍生意。”
    “如果我有办法,一定会这么做的。”她将包袱背上肩,“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喜钱伯要好好保重。”
    “这是厨房里大厨和二厨送你的东西。他们说舍不得你,不出来送你,要我转交给你。”他将一只纸袋递给她。
    “谢谢。”她感动的将它抱在怀里,“那我走了。”
    晓艾离开酒楼,便直接前往领侍卫府邸。
    府邸大门守卫一见到她,立刻领着她进去,沿着长廊步向大人的书房。
    一路上,她好奇地左右张望,欣赏着府邸的富丽与气派,直到一间梨花檀木门外,守卫才停下脚步。
    “大人,您昨天所说的丫鬟已经来了。”守卫在门外恭谨地说道。
    “让她进来吧!”纳兰易风低沉的嗓音从里面传出。
    “是。”守卫随即对她说:“你可以进去了。”
    晓艾朝他点点头,怯怯地步进书房,只见里面的三面墙全置满了书册,虽然她跟着夫子念过几年书,但学得下精,识字也有限,所以许多书册上的行草,她还真看不懂。
    “看见我不请安,只会四处张望吗?”纳兰易风靠向椅背,饶富兴味地问道。
    “呃!不……小的不敢。”闻声,她立即回头,恭恭谨谨的对他行了礼,“不知大人要让小的做些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他好像忘了问她叫什么来着。
    “葛晓艾,大人喊我晓艾就行了。”她笑着天真地表示。
    “晓艾……好,我记得了,至于你要做什么可以去问管家克泽叔,他会分派工作给你。”他撇撇嘴角,见她似乎对墙上的书册很感兴趣,“想看书是吗?”
    “不不,小的看过的书不多,识字也有限,怕看了也不懂,我只是好奇怎么会有那么多书卷、书册的!”她惊讶地问道。
    “有的是搜集来的,有的是别人赠送的,更多是买来的。”说着他便站了起来,走向一面墙抽出一本巴掌大的书册,“这本是最简单的,你拿去看看。”
    “大人……你要给我看?”她惊疑地瞠大眸子。
    “没错,拿去吧!这可不是让你想看才看,有空我会抽背,你可要准备好。”
    他勾唇一笑。
    “什么?抽背?”她有点后悔了,没事对那些书册那么好奇干嘛?虽然她喜欢看书,却苦无时间和机会。
    “没错,后悔了吗?”他直瞅着她懊悔的小脸。
    “不,怎么会后悔呢?受到大人的重视,我应该要感到荣幸才是。”如今她也只能说尽好话,“那……那小的退下,这就去找管家。”
    “等等。”纳兰易风喊住她,“你既然在春宝酒楼打杂,应该也会些厨艺吧?”
    “小的曾经学过。”在春宝酒楼一待就是四年,做几道菜难不倒她。
    “会骑马吗?”
    “马?不,不会……”爹爹曾经想教她,但她一坐上马背就发抖,几次哭求后她爹终于放弃了。
    “不会?”他瞅着她那副汗颜的模样半晌便道:“那也没办法了,你跟我来吧!”语毕,纳兰易风立即站起,直接往外走。
    晓艾一愣,傻傻地随着他走,边走还边问:“大人,我们要去哪儿?”
    “随我来侍卫处。”
    “侍卫处?”她喃念着。
    直到府门外,就见门房将他的白驹牵了过来,“大人,你要出去了?”
    “没错。”他俐落地跃上马,朝晓艾伸出手,“上来吧!”
    “我也要去?”好惨喔!没想到她还是脱离不了马,而且还是这么高大威风的马儿。
    “放心,我不会把你扔下去,快点上来。”按规矩下人随同大人出府必须各乘一骑,但是晓艾不会骑马也没辙了。
    她伸出手,整个人被他拎了起来,当她回过神时,人已经坐在马背上了。
    “驾——”他扬声一吼,马儿便往前直奔,吓得她的脑袋一片空白,直觉抓住一样东西以免坠马。
    于是糟糕的情况发生了,她竟然紧抓着大人的衣襟,整个人就这么窝在他胸前不停地抖着。
    纳兰易风盯着眼下的小头颅瞧,理当将她推开,可是那拂过鼻间的发香是这么淡雅,竟让他舍不得将她推开。
    “可以放手了吧?”他沉声说道。
    “是。”乍闻“放手”这两个字,晓艾才想起自己的动作,吓得差点儿从马上翻落下来,若不是他腾出一手抓住她的手臂,她已不确定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了。
    “对不起大人。”她觉得好委屈、好难过,更气自己的无能,早知道就算摔死她也要学会骑马。
    “罢了,就让你抓着,但是身子不要捱得太近。”他是正常男人,若她做出太过于撩勾的行径,他不敢保证下一步他会怎么做。
    “是,小的知道。”她朝他点点头,小手虽然紧紧抓着他的衣裳,身子却不敢贴向他,只是马儿奔驰会摇晃,要一直保持这样的姿势还真是困难。
    好不容易到了侍卫处,马儿倏然停下,她又栽进了纳兰易风的怀里。“啊——”
    “下去吧!”他推开她,矫健地下了马,对她说:“你自己下来吧!”
    “是……”因为害怕,她闭上眼,奋不顾身的往下跳,“啊……”
    当她再度睁开眼,竟发现自己是落在大人的臂弯里,她尴尬地立刻下了地,垂着脑袋,颤着嗓,“小的笨、小的不应该,你就惩处小的吧!”
    瞧见她那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他竟忍不住大笑出声,“哈……”
    她错愕的瞠大眸子,“大人……”
    “算了,下不为例。”才刚说完,纳兰易风就直接走进里头。
    晓艾拍拍胸脯,庆幸捡回一条小命。她不敢再有疏忽,紧紧跟在他身后,到了他处理公务的地方。
    “咱们这儿都是些男人,请过几位厨子,但做出的菜色都不合大伙的口味,你去试试看,厨房在后头。”他坐进一张大桌前下令。
    晓艾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要她做饭给他们吃!只是,他们连大厨的手艺都嫌弃,又会喜欢她做的家常小菜吗?
    “大人,我做的没有大厨好。”她事先声明。
    “无妨。”他点点头,“不必精致,只要可口即可。去吧!我要处理公事了”。
    “是。”晓艾脖子一缩,问了人之后便往厨房而去。
    走进厨房,她探了采米袋,想知道还剩下多少白米;又看了看食材柜,发现里头还有不少东西,于是取了几样,随意做了几道小菜。
    “唉!如果大人不满意,会不会又要把我关进牢里?”就这么她抱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将几道菜做完,小心翼翼地端进膳堂。
    “大人,可以用膳了。”她走到他的房外敲门道。
    “好,我马上过去,你去请其他人一块儿前往膳堂用膳吧!”纳兰易风遂道。
    “是的大人。”晓艾一一去请了其他侍卫长到膳堂用餐,而她就安安分分地站在外头,等着大人们的吩咐。
    所有人一就坐,便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尝了口,惊讶地连连点头,“这味道还真合了咱们的口味,大人你说是吧?”其中一位侍卫长道。
    “大人,你是打哪找到这姑娘的?”有人好奇又问。
    “你们如果觉得她饭菜做得不错就好好享用,至于她是打哪来的也就不重要了。”纳兰易风勾起嘴角。
    “也是,无论如何真是谢谢大人了。”
    众人大快朵颐着,畅饮谈笑。
    乍膳结束后,数名侍卫长先行退下,纳兰易风这才对待在外头的晓艾喊道:“你进来吧!”
    晓艾闻言步进膳堂,“大人,有事吗?”
    “你还没用午膳吧?”纳兰易风抬头问道。
    “小的没关系……”咕噜噜……一阵腹鸣不是时候的响起,让她难为情极了。
    “现在没有别人,你坐下来用吧!”他挑起眉望着她,“你的厨艺还不错。”
    “是吗?谢谢大人。”听他这么说,她总算定下一颗七上八下的心。
    “我从不刻意对下人说好听话。”他指着前面的椅子,“快坐呀!”
    “谢谢大人。”说真的,她的确饿了,于是赶紧坐下,只是在他面前吃饭还真有点不习惯哪!
    “大人,如果你喜欢,我有空会回春宝酒楼向大厨、二厨们再多学几道菜。或者大人也可以常去酒楼用膳,我想喜钱伯一定会很开心的。”她想起从春宝酒楼离开之前,喜钱伯请她帮忙拉生意的事,于是试着提起。
    “有空我会过去。”
    “谢谢大人。”闻言,她便开心地笑了。
    她自然又天真的笑靥是这么的可人,纳兰易风又一次失神的陷入她不造作的诱惑中。
    “你……坐过来。”他命令道。
    “什么?”她是什么身分,怎么可以坐在大人身边呢?
    “我要你过来你就过来。”他的嗓音已略显不耐。
    晓艾害怕会惹恼他,只好听话地坐到他身边,但也因为距离拉近了,让她紧张得食不下咽。
    “大人,有事吗?”她怯怯地问。
    “你一直住在北京城吗?”看似平凡的她居然可以勾起他的好奇心,让他想知道有关她的一切。
    “晓艾一直和爹娘住在北方,五年前我娘去世后,才和爹搬来北京城。”她诚实回答。
    “那你爹呢?”他像是闲聊般又问。
    “因为我娘的忌日到了,他回北方老家祭拜,可是半年过去了,他却一直没有回来。”说着,她不禁轻叹一声。
    “你很想你爹?”他笑睨着她,“如果你能再听话些,说不定我会带你去找他。”
    凑巧的是,待他手上的公事处理好,他将启程前往漠北处理一件私事。
    晓艾意外地瞠大眸,“大人……你说你要带我去北方?”
    “你若做我的随侍丫鬟,就有可能。”纳兰易风拿起布巾拭了拭唇,站了起来,“你觉得呢?”
    “好好,我当然愿意。”晓艾也跟着站起,两人的眸光深深地交会着——
    纳兰易风半眯起眸,随即勾起她的下颚,直盯着她瞧,“真搞不清楚,为什么你的笑总是这么天真?”
    “天真?我……我不懂大人的意思。”晓艾被他盯得浑身发热,连心口都咚咚咚跳个不停。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或者这只是你撩拨我的一种手段?”身为一品领侍卫大臣,有多少女人主动投怀送抱,甚王为了他什么诡计都使得出来,所以她是属于哪一种女人,还有待观察。
    但不可讳言的,现在的她的确诱惑了他。
    “撩拨?”天地良心,她这辈子还不曾做过这种事,而且也不会呀!
    只见她愣愣地望着他,一脸不解地问:“大人,为什么会这么问,是不是我不该坐过来,那小的……”
    她说着迅速往旁边闪了去,特地与他拉远距离,“这样应该可以了吧?”
    可是不对,他竟又朝她逼来,眼神带了抹炯锐的利光,“你想躲哪儿去,过来。”瞧她那副不知所措的憨傻样,逗得他又一次笑开怀。
    “我没要躲,是怕大人误会。”瞧他飒爽的笑,晓艾都不知道该怎么抽回眼神了。
    不一会儿,他带笑的脸慢慢地在她眼前放大,她傻傻地瞪大眼,浑身一震,因为他的热唇竟然覆上她的!只是……那绵软的感觉让她陌生又害怕,还带有丝丝的颤悸。
    “唔……”晓艾不知该怎么办,只好用双手抵在他胸前想推开他。
    但,他似钢如铁的双臂紧锁在她腰际,让她丝毫没有拒绝的机会,反而被动地与他贴得更近,近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就在她喘气的当口,他的长舌趁隙钻入她的两片唇间,用力抵开她的贝齿,撬开她的牙关,恣意玩弄她怯颤的小舌。
    在他的挑弄下,她浑身已酥软,最后只能无力地挂在他身上,控制不住地呻吟出陌生的渴望。
    “啊……”晓艾嘶哑低吟。
    而纳兰易风却完全不在意她的胆慑与娇怯,修长的指尖滑过她脸颊,缓缓揉弄她柔软的耳垂,耳闻她一声声无力的娇喘。
    “大人!”她颈子一缩,双颊泛红。
    “这样够了吗?”他话中有话,刚刚他已试探出她对于男女情爱的懵懂,却想更进一步知道她多有青涩。
    “什么?”她傻气地问。
    “你还真是傻得可爱。”他肆笑着。
    “小的本来就不聪明,我真的不明白……”晓艾被他紧紧搂着,浑身僵直。
    他的大手缓缓采进她的衣襟内,笑睇着她表情中那抹害怕又窘涩的线条,“以后你就会明白了,现在先让我检查你的身子。”
    “什么?啊!大人……”说着他的大手已伸进她的肚兜内,揉拧她那两团软热。
    “别……这不可……不可以……”晓艾全身虚软、无力说话,更不懂他为何要这么做。
    “你的身子好软、好烫。”纳兰易风贴在她耳畔嘶哑地说道。
    “大人……啊!”他粗糙的指尖夹住她战栗的蓓蕾,邪气地揉弄着,看着它敏感地尖翘了起来。
    天,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可以任由他这么做,更糟的是她的身体还起了一股不知名的变化。
    “你这丫头太单纯了。”瞧她的身子居然抖成这样。
    “我……我不明白大人的意思。”她傻气地回道。
    “我会让你明白。”纳兰易风用力把她抵在墙上,俯近她的小脸,长舌滑过她的耳垂,舔弄着那片柔软。
    晓艾的身子抖颤得更厉害,体内急遽燃起的火热让她小嘴轻呵,直迷乱着纳兰易风的眼,“还说你不会撩拨,那么这又是什么表情?”
    他拂过她轻颤的红唇,舔了下她的唇角,直盯着她半带销魂的小脸,“看样子你已经受不了了?”
    “不……我不知道……”她只觉得浑身不对劲儿,却不明所以。
    纳兰易风撇嘴笑笑,下一步竟撩开她的肚兜,“瞧,你的身子真美。”
    “大人!不行……”她努力想撑住自己,但双腿已虚软得就快站不住了!
    “你已经签了卖身契,就是我的人了,没有什么行不行的。”她口口声声不可以、不行,还真是激怒了他。
    “什么?”晓艾一阵错愕。
    “不管你喜不喜欢,你都是我的。”是她老用她纯然的香气迷幻他的理智,怪不得他。
    纳兰易风霸气的说完后,双手便拢高她的雪峰,望着那两枚红蕊在他眼前战栗的绝美风情。
    随即他张开嘴,将它置于口中齿咬着……
    “啊……”一股强烈的刺激从晓艾胸口炸开,蔓延到四肢百骸,使得她身子一软!
    晓艾如今已是意乱情迷,所有的矜持与理性已飞出脑际,不知不觉中深陷于他挑勾的热情中。
    突然,膳堂外传来敲门声,“大人,蓝翎侍卫回来了。”
    这声音唤醒了晓艾,她赶紧抽开身,躲到角落不停颤抖。
    纳兰易风深吸口气才道:“让他在外厅等我,我马上过去。”
    “是。”待外头的人离开后,他的视线又移回晓艾身上,“做啥跑得这么快?没我的命令他们是不敢进来的。”
    “大人,有人来找,你还是先出去吧!”她怯怯地说。
    “你这丫头,居然敢命令我,如此胆大包天的你还是头一个。”逼近她的脸蛋,深睇她好一会儿,纳兰易风才略微勾起嘴角离开膳堂。
    晓艾不断抚着胸脯,大大的喘着气,至于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她完全不敢去想,只能当作是场梦了。
    看看桌上的残羹剩饭,她立刻站起准备收拾干净,但槽的是只要一端起碗盘她的双手就不住发着抖。
    她到底怎么了?刚刚大人肯定是喝醉了,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种事,就别再想了!晓艾闭上眼不停提点自己,要自己忘了刚刚的事。
    过了好一会儿工夫,她的双手终于不再发抖,才迅速将碗盘收拾妥当,到厨房清洗去。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