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59
  静夜里雨声悠远绵长,仿佛永不会停歇。宽阔无边的沙发里,两个人偎在一起,慵懒舒适,连说话都是多余。难得享受到这样安静相依的时刻,心满意足之下,不由伸出手,轻轻抚弄着曼曼柔软的长发,然后微笑着看到她幸福地眯起眼,连脚尖都舒服得团了起来。
  “良辰美景——”他轻声低笑。
  “什么?”头顶传来的声音太轻,她一时没有听明白。
  “曼曼,今天有人在我面前,说有钱,人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觉得呢?”
  “有钱?”她抬起头来,“我不这样想,有钱不过可以买到自己想买的东西,其他的,跟钱关系就不大啦。”
  “无论有没有钱,都不能阻止自己所不愿的事情发生,是吗?”
  为什么要谈论这个话题?微微觉得不安,曼曼小小皱眉,“自己不愿意的事情,是什么?”
  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安抚地微笑,原本停留发间的手移下来,修长的手指,轻轻落在她的眉毛上,一片温暖,“没关系,一切有我在。”
  周——!突然心里感动,曼曼忍不住直起身子,伸手紧紧拥抱他。
  本能地,双手先于意志将她抱紧,只感觉怀里柔软温暖的小身子,与自己无比契合,“曼曼——”低低开口,不知为何传到耳里的声音,变得微微暗哑。克制不住心中的渴望,双唇落下去,脸颊擦过她的,一片微凉,唇齿相交,却灼热滚烫,迅速蔓延到身体每一处,窗外秋雨寒凉,但是心中无限愉悦旖旎,绚烂得仿佛烟花轰然绽放。缠绵亲吻,辗转深入,呼吸渐渐紊乱,他突然立起身来,双手用力,抱起她便往楼上去。
  曼曼小声惊叫,“周!”来不及挣扎,身子已经落在柔软的床上,深蓝色的床单丝般滑腻,在她眼里仿佛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宽广海洋。
  “曼曼——”耳边只听到周的暗哑低喃,那声音仿佛魔咒,让她全然放松下来,此时此刻,罄尽全世界财富都不可能买到,两情相悦,极致快乐,这才是真正的良辰美景,举世无双。
  幸福啊,大大自己都感动了,周啊,你这样梦幻的好男人,大大也无尽口水长流中——
  60
  卧室里安静得好像可以听到尘埃落地的声音,窗外香樟树影摇动,风声雨声,在静夜里无限放大,更衬得室内温暖无限。寒夜漫漫,芙蓉帐暖,周侧着身子,一手在她的颈下,一手揽着她的肩膀,声音仍然微微暗哑,“曼曼,喜欢吗?”
  “——”不知如何作答,脸颊还是热辣辣的,身子也是,不用看也知道,从刚才到现在,估计自己全身都已经羞得红彤彤的。
  低低的笑声,从头顶传来,“你在害羞吗?”
  “没有啦。”不好意思看他,曼曼埋头在他胸口,决定暂时化身一只与世隔绝的小鸵鸟。
  沉默半晌,又听到他的声音,低而柔和,好像是梦呓,“曼曼,我爱你。”
  幸福的感觉像巨浪一样扑面而来,将她轰然击倒,张开嘴想回答,却只是词穷,突然间泪盈于睫,无垠欢欣之下,居然身子僵硬,不敢动弹,唯恐自己是在梦中,一动便会惊醒。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放松下来,却只听到他的呼吸声,低柔绵长,在她身侧,早已睡得沉静香甜。
  我也爱你,无声地做着口型,心里快乐满足,怎么也睡不着。小心翼翼地仰着头,暗影里隐约看见他五官轮廓,因为睡着的关系,毫不设防,柔和放松,与平时相比,更加诱人。娘娘啊——你实在太诱惑了,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在身边睡着,可是面对这样的无边春色,她总是看不够。
  隐隐约约,楼下传来整点钟声。低沉遥远,当当响了十二下。意识模糊,过了好久才突然意识到钟声所代表的意思,十二点——天哪,十二点了!猛然睁大眼睛,都这个时候了,她还没回家,只怕爸爸妈妈早已经急疯了。
  不想吵醒他,小心翼翼地挣扎着起身,,周的手臂沉沉地压在身上,随着她的动作,立刻惊醒,黑暗中哑着声音,“曼曼——”
  其实总是警醒的,往常漫漫长夜,要思索考虑的事情太多,特别是最近,每一步都仿佛走在一线危桥之上,身子两侧尽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千头万绪,稍稍踏错,身边所有的表面平静都将土崩瓦解,粉身碎骨。
  可是一见到她,不知为何,突然心里轻松愉悦,合眼便睡得沉稳踏实,现在怀里微微一动,往日浅睡的习惯便占了上风,睁开眼睛,只看到她一脸懊恼。不由微笑,“怎么了?要去哪里?”
  “太晚啦,爸爸妈妈会着急,我要回家。”小小声。
  略略沉吟,周点头,“好,我送你回家。”
  啊?这么晚,又下雨,曼曼看了一眼窗外,回家的路她可以开车,可是还有回程哪——担心地皱眉头,娘娘的开车技术,她实在不放心啊。
  刚想开口拒绝,突然电话铃声响起,静夜里突兀刺耳,一时间,两个人都是微微一愣。
  周随身的电话,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和他在一起,基本上从没听到过铃声响起,更不用说这里的固定电话,来这别墅多少次了,完全没想到这里还能听到这样的声音,而且是在如此凄风苦雨的夜半时分,突然响起,传到耳里,明明是最最平常普通的单调嘟声,却让她不由自主心惊肉跳,一手掩上胸口,原本潮热的手心,现在一片冰凉。
  身侧一凉,周起身下床,走到桌前拿起话筒接听,愣愣坐在床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电话那头不知是谁,寥寥数语,便让周眉头紧锁,“好,我知道了。”简单回答,他搁下电话,回头望向她。
  周——微微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刚才的甜蜜瞬而远离,心里惶然不安,骂自己没用,尽力克制着,曼曼硬是弯起嘴角,对他微笑,“是不是有急事?我还是叫车回家吧。”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没有回答,周转回头去,拨电话,“小李,你们都在吗?现在立刻来别墅,是,就现在,越快越好。”说完这句,他再次搁上电话,回身向她走来。
  卧室里一片黑暗,他的脚步声,轻轻靠近,然后俯身,温暖笼罩下来,发凉的身子被他伸出的双手抱住,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柔里怜惜无限,“曼曼,我有急事要离开,小李会送你回家。”
  是否错觉?那样温柔的声音里面,居然有无尽忧心,他说有急事,立刻要离开,可是双手环抱着她,却越来越紧,好像恨不能将她按进身子里去。
  不知为何,忐忑不安的心里,突然勇气横生,伸出双手回抱他,曼曼小声开口,“没事,我明白。”
  唇上一暖,随后他抬起头来,站直身子,利落地穿上衣服,走向门口。手落在门把上,又回过头来,“曼曼——”
  黑暗中只看到她坐在床上,晶亮的眼睛闪闪发光,“别担心,我不害怕。”
  门在他身后轻轻合上,曼曼扯着床单站到窗边,从缝隙中往外望着。透过花园的镂花铁门,看到路边静静停着数辆黑色的车子,不知等候了多久,车灯全熄,好像早已经与夜色融为一体。周一出现在车道上,那些车里便有一些人悄无声息地开门出来,恭敬地躬身致意。铁门缓缓打开,当先一人迎上来,与周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退回车边,为他打开车门,弯腰等候。
  隐约猜到那些人是谁,曼曼立在温暖的屋里,只觉得手脚冰凉,眼睁睁看着周和他们都上了车,最后那个人终于直起身子,仿佛不经意地,目光转向她的方向。
  隔了那么远的距离,仍感觉他的眼光犀利如刀,明知身处黑暗的房中,又隔着厚重窗帘,他绝不可能看到她的一丝一毫,可是这一瞬间,曼曼心惊胆战,双手环抱身体,竟然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