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爱是长生殿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61
  曼曼立在原地,看着那些车消失在黑暗中。身子一阵阵寒凉,转头走到床边,沉默着将散落在四周的衣服一件件穿回身上。
  穿好衣服,茫然四顾,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刚才还温暖舒适的房间,周一离开,却突然变得陌生,窗外仍旧下着细雨,没有月光,窗帘厚重,一片黑暗中抬眼,隐约觉得天花板高挑远离,更显得这屋子空旷冰冷。
  突然伸手,用力拍自己的脸颊。曼曼,你清醒清醒,现在是发呆的时候吗?振作起来,黑暗中摸下楼,自己的包包还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走过去翻出手机,打开一看,天哪,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家里和任浔打来的。
  爸爸妈妈,女儿真是不孝,让你们担心了。任老师,对不起对不起,你一定也急坏了。心里碎碎念,刚想抓起电话拨回去,突然身后的大门轻响,雨夜里传来这样的声音,又置身在如此空旷无人的巨大空间里,一时惊恐,曼曼吓得身子僵硬,只觉得脖颈后的汗毛,都齐齐竖了起来。但是奇迹般地,意志力占了上风,矮下身子,飞快地将自己藏到沙发后面,仓皇之中,还没忘记把包包一起拖了下来。
  脚步声,落地轻悄,仿佛无声无息,不仔细听,根本就注意不到。身子紧紧贴着沙发的后背,曼曼紧张得连呼吸都不自觉地摒住。脚步越来越近,突然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曼曼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李?抬起头来,正正看到小李的脸,就在她的上方,相对无语,可是两个人同时浮现松了一口气的表情,突然意识到自己所做的动作有多可笑,曼曼红着脸站起身来,“我,我包包掉在地上,正在捡。”
  “嗯,”他的声音完全恢复正常,好像刚才看到的是最天经地义的景象,伸手示意,“曼曼小姐,车已经停在门口了,我现在送你回家吧。”
  是的是的,小李要送她回家,应声跟上,客厅里一片黑暗,可是小李走在身前,每一步都轻松正确,仿佛正走在明亮阳光之下。
  来不及疑惑,已经被领到车边,凌晨时分,路面上寂静一片,雨水打在身上,阴冷无比,小小哆嗦,曼曼几乎是跳进了温暖的车厢里。小李合上门,坐进驾驶座发动车子,低头看到自己手中还紧紧握着的手机,突然惊醒,手忙脚乱地想要拨电话回家。
  手机放到耳边,刚听到嘟声,突然有沉闷的碰撞声从后传来,车身剧烈震动,反应不及,她一头撞在身前的椅背上,手机脱手而出,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小李——”头昏脑胀,刚想抬头,却被前座伸来的一只手又按了下去,混乱中只听到小李低低的声音,“趴着别动。”
  随着这句话,车速突快,刺耳的碰撞声从前后侧边接连传来,身子缩在椅间窄小的空间里,只看到窗外车灯的强光突远突近,将漆黑的夜空划得支离破碎。
  短短几分钟,却仿佛漫长的没有尽头,随着最后一次的剧烈碰撞,小李终于把那些突然出现的车甩在身后,疾速转上宽阔大道。小心抬头,眼前一片模糊,只看到玻璃窗上蛛网般的裂痕,触目惊心。
  “曼曼小姐?”微微松了一口气,小李眼睛紧盯着前方,开口问候她。
  没有回答,心里一紧,略略提高声音,“曼曼小姐,你没事吧?”
  曼曼低头,继续维持着趴在地下的姿势,小小声,“到哪里去了?啊,找到了。”抓着手机抬起头来就拨,半晌,突然声音尖锐,“小李,我家没人接电话!”
  “别担心,”小李沉稳地把着方向盘,“那里一直有人守着,其他人也正在赶过去,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的——曼曼举着手机,愣在后座。其实每天都在暴风雨前的平静中,为自己努力建设着勇敢面对一切的心理准备,可是现在事到临头,她才可耻地发现,自己所扮演的,竟然完完全全是一个累赘无用的角色,惊涛骇浪中,身不由己,颤栗心寒
  62
  没人说话,车厢里一片沉默,雨水在车窗上蜿蜒而下,将窗外的世界分割成不规则的小块,道路两侧的街灯深深掩藏在茂密的树荫中,更显得昏暗不堪,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有亮着顶灯的出租车出现在视线里,也都是一晃而过,四周空寂得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们这几辆车鱼贯而行。开到道路尽头,车头略转,眼前出现灰色门楼,细雨中,身穿制服的警卫笔直地站在两侧灯光下,见到他们,很远便整齐地肃立敬礼。
  驶过长长车道,所有车最后停在红色小楼外,警卫走过来打开车门,周起身下车,突然转回头,对着车里的中年男人微笑,“冯伯伯,真是辛苦你了。”
  明明是这样客气有礼的一句话,落到冯士尧的耳中,却不知为何感到一阵微寒,可是他毕竟不是什么一般的人物,略略一顿,便开口回答,“周少,首长的命令,我也是不得已。”
  没有回答,周微微一笑,转身便走。
  小楼里安静如斯,走廊的尽头,厚重的木门虚掩着,透出淡淡灯光,一路有警卫向他致敬,周脚步不停,一直走过去,伸手便把门推开,房间里只有书桌上的一盏台灯亮着光,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周,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规矩。”
  “父亲,”他立在门口,面无表情,“你把冯伯伯都带到了上海,这么想见我,那何必还要在意通报敲门这点无聊规矩。”
  “我能不来吗?你都快把天翻过来了,我再不过来,迟早这上海我就不能来了。”对面传来的声音,缓慢冰冷,一字一字,都好像有千斤之重。
  他走进房间,将门反手合上,脸上微微笑了,“我怎么可能把天都翻过来,父亲,你是在说笑吧。”
  “顾曼曼呢?”
  突然从父亲嘴里听到曼曼的名字,虽然早有准备,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是心里仍然微微一震。
  “怎么了?她何德何能,能劳动您的大驾,特地赶到上海来。”
  冷哼声传来,“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顾曼曼,顾新中,好得很,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能听到那个人的消息,”
  嘲讽之色,隐约浮现,“那是,这天下的事情,没有您不知道的。”
  “别的女人,你是不是喜欢,是不是想要,只要不碍着大局,也就算了,但是顾新中的女儿——”
  “怎么样?”周的嘴角突然抿紧,眼里尽是寒意,“父亲,你不用说下去了,当年的事情,我心知肚明。”
  “你——”对面突然语塞,“你知道,你知道什么?”
  “什么都知道。”他站起身来,无意多谈,“我要和顾曼曼在一起,至于她是谁的女儿,当年你们又发生了些什么,和我们无关,也不可能改变我的决定。”
  “你做梦!”充满怒气的声音,“为了一个女人,你居然敢公然反抗自己的父亲,男人应该以什么为重,难道我从小都没有教过你吗?”
  周的眼里波澜不兴,声音低沉,“真可惜,别人都是江山美人,你儿子却偏偏喜欢美人江山。”
  “你还年轻,被爱情冲昏头脑,可是这件事情,我是绝不会允许的。”那头也平静下来,冷冷地回答。
  “不允许?”冷笑声,“这么多年了,您最想要的是什么?”
  “什么意思?”面前的儿子,突然变得陌生遥远,他一时错愕。
  “请把这件事情,和你的整个上海放在天平上秤一秤,再对我说绝不允许这四个字。”上前拿起电话,完全无视父亲的脸色,周伸手拨号,“对,是我,你把情况跟首长汇报一下。”说完,一手将话筒递了过去。
  这可能是他平生最难以想象的状况,本能地接过话筒放到耳边,那里传来的寥寥数语让他的脸色陡然阴沉,猛地抬头,怒视着周,“你居然——”
  “不择手段是吧?”周在他的面前,仍旧微微笑着,“父亲,别忘记我是你的儿子,当年你是如何不择手段得到妈妈的?你可以,我也可以。”
  63
  黑暗中,小李的蓝牙耳机微亮,他一边开车,一边点头,“嗯,我明白。”简短回答之后,方向一转,车子便离开了熟悉的大道。
  “小李,我还要回家——”曼曼坐在后座,小声开口。
  “请放心,我们马上就到目的地了。”小李镇定地回答,转回头来,看了她一眼。眼神亮亮的,好像之前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刚热身完毕。天哪!隐约感觉到他的兴奋,曼曼在心里小小念,小李,你不是吧,我早就知道,娘娘身边没有普通人,可是这样紧急的情况,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表现得那么high了,我会被你二次吓到啦。
  一路疾驰,穿过隧道,进入浦东,两侧林立的高楼大厦飞快被抛在身后,道路越来越宽广寂静,最后车子转入陌生的新建别墅区,黎明将至,细雨中一栋栋巨大的别墅沉默无声,小李在其中一栋的门口停下,下车开门,“我们到了,曼曼小姐。”
  “啊?”这是哪里?曼曼疑惑不解。可是突然有人冲过来,将她抱了个满怀,“宝宝!爸爸被你吓死了。”
  “远之,快放手,曼曼要被你闷死了。”妈妈的声音随即响起,
  爸爸妈妈!悬在半空中不知多久的心,突然“咚”地一声,安全落地,曼曼张开手回抱爸爸,然后又冲进妈妈怀里,想笑,却憋不住眼泪一下涌了出来。
  别墅里还有另一些人等待着,见到小李,纷纷立起来招呼。
  “队长呢?”小李开口便问。
  清脆的声音传过来,“小李,你居然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到这里,这次不及格。”随即,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走到客厅中间,冲着曼曼咧开嘴笑了。
  “这是我们队长乐黎,”小李有些不好意思,笑笑地介绍。
  “叫我小乐吧,曼曼小姐,周少吩咐我们把顾伯伯和伯母请到这里来的,让你受惊了,真不好意思。”
  小乐?已经从刚才激动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曼曼立在原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子,黑线条了。那么娇小可爱,跟她自己有的一拼,居然小李叫她队长,队长——啊啊啊!小李已经很厉害了,他的队长,不是应该跟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身形高大,目光如电,声如洪钟什么的吗?为什么是这样一个看上去毫无杀伤力的小女生,相比之下,岂不是更显得她一点用都没有。
  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只觉得可爱,乐黎笑容加大。她的这个小队,不隶属于任何部门,只听从周的调遣,负责他的安全,但是周为人低调,行事谨慎,因此这些年来,很少有需要全队出动执行任务的必要。这次突然接到命令,要她带人赶到上海,心里早就对顾曼曼充满了好奇,现在乍一见到她,立在面前,表情生动趣致,眼神晶亮,平常女孩子,经历这样的惊险危急,恐怕早已吓得只会瑟瑟发抖,但是曼曼,居然这么快恢复常态,真是特别。
  “叫我曼曼好啦。”从惊讶中回神,曼曼开口回答。
  “嗯,曼曼,跟伯父伯母到房间里休息一下吧,等会我们还要赶飞机。”
  “飞机?去哪里?”
  “香港。”
  “啊?”刚想开口提问,突然有电话铃声,小乐回头接起,声音突然低下来,“是,他们都在,小李和曼曼小姐刚到。”一边说,一边侧脸,看着曼曼,微微笑,然后将电话递过来,“曼曼小姐,周少的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周低而柔和的声音,“曼曼,你没事吧?”
  从刚才立在窗口看着他消失在黑夜中到现在,其实最多不过短短两三个小时,可是这时重新听到周的声音,竟好像已经隔了千年万年,心脏突然如同翻江倒海般狂跳不止,可是举着话筒,她却刻意让自己声音轻快,“我没事啦,小李刚把我送到这里,爸爸妈妈都在,我们都很好。”
  “那就好。”
  “小乐说要去香港——”小声提问,“一定要走吗?”
  “曼曼,”突然轻声叹息,“很辛苦吧?”
  周——从没听到过他这种语气,心里绞痛,只是忍不住地想流泪,但是奇迹般地,她的声音仍维持着原来的调子,“我明白啦,没事的,要去很久吗?”
  “不会很久的,小乐会安排送你们上飞机,我已经拜托肖赶到香港,他会在那里替我照顾你们。”他的软弱一晃而过,声音恢复正常,在那边继续低声叮嘱。
  “肖?”陌生的名字,让她一愣。
  “你进公司那天,见过一面的,好了,小李会跟着,你不用太担心。”
  “好,”到了这个时候,千言万语,也只剩一个好字。还想说些什么,周在那边,突然低声问,“曼曼,你的爸爸呢?”
  “就在旁边啊——”爸爸妈妈一直专注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这时见她转向他们,都是一脸担忧。
  “我想对他说几句话,可以吗?”
  要跟爸爸说话?曼曼茫然地举着话筒,“爸爸,周想和你说话——”
  顾爸爸闻言,也是一愣,但仍然快步走过来,接过话筒放到耳边。
  “顾伯伯,对不起。当年的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
  “你这个小子——”心烦意乱,顾远之眉头紧皱。
  “我不想与曼曼分开,也不能与她分开,所以才出此下策,请您谅解。”那头的周,语速缓慢,声音诚恳,再看身边的女儿,一脸惶然无措地看着他,精致的小脸上,隐隐有哀求之色。突然想起那个小子的脸,眼梢微挑,和当年的小仪无尽神似,心里一软,原本憋了一肚子的怒气冲冲,竟然一下子淡了许多。良久,只是叹了一口气,“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跟你关系也不大,现在我们,只希望曼曼一切平安。”
  爸爸——,知道父亲说出这句话来,是多么不容易,这段时间为了自己,又不知承受了多少担惊受怕,心里抱歉感动,曼曼立在一边,一时说不出话来。
  细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深秋的凌晨,阴冷无限,冯士尧立在小楼外,目送周上车离开。
  “冯伯伯,”车已启动,车窗却突然降下,周的眼睛,在一片黑暗中,微光闪动,“首长年纪大了,您多费心,至于其他的事情,就别做得太辛苦了。”
  “周少说的是。”点头下去,他的声音恭敬。
  车子绝尘而去,他立在原地,半晌没有移动。突然有警卫匆匆从楼里走出来,到他身边低低汇报了几句。
  “没跟上?”
  “嗯,接走他们的人,行动很迅速,队里的人跟了一段路之后,就——”
  “就丢了?”冯士尧眉头一皱,“居然还有你们跟不上的人。”
  警卫垂头不语,他略略思索,压低声音说了几句,那警卫应声离开。然后他皱着眉头,转头便往楼里走去,走到那扇门边,一时迟疑,却听里面有声音传出来,“士尧吗?进来吧。”
  “首长。”他走进屋里,习惯性地立得笔直,眼前的老人,坐在桌后,见到他沉声开口,“士尧,顾新中请来了吗?我倒是很想和这个故人好好聊聊。”
  “首长,对不起。”他低下头,“不过我已经让队里的人和所有出入境部门联系,应该很快会有消息的。”
  对面长久沉默,突然有低笑声传来,“运筹于帷幄之中,决策与千里之外,士尧,我的儿子,很了不起吧。”
  跟随首长这么多年了,从没听到过这样的笑声,冯士尧一时错愕,抬起头来,只看到面前的老人,虽然笑着,可是整个人陷在灯光阴影中,往日意气风发的脸,现在无尽的苍老憔悴,竟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