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钱多多嫁人记 > 第十一章 不想长大

第十一章 不想长大

  第二天早上一切如常,爸爸妈妈坐在餐桌前吃早饭,钱多多坐下的时候妈妈正跟老伴在讲晨练时候看到楼下新养的大金毛,看到她坐下也没把头转过来,只是把手边的生煎包碟子往她这儿推了推,“喏,吃完再上班。”
  多年母女,完全领会妈妈的意思,钱多多立刻举筷响应,夹着生煎还补充,“真的很漂亮,我昨天早上也看到它了,特别皮,我看楼下吴叔叔都拉不住,妈,你说是不是?”
  餐桌上气氛不错,钱爸爸乐呵呵地笑,然后给女儿递醋碟,“多多,今天忙不忙?”
  “早上有个会,不过不急,十点才开始。”钱多多蘸醋,咬了一口生煎才回答。
  还算愉快地结束了全家早餐,钱多多准时上班,上车的时候看到自己爸爸妈妈一同立在露天台上看着她离开,她抬头笑着招了招手。
  有时候爱你的人会让你伤心,不过幸好她懂得一家人永远是一家人这个道理。
  不过上车以后她仍是叹了口气,想了想拿出电话拨给房产公司的小姐询问进度。
  虽然是气话,但妈妈说得并非没有道理。一家人彼此依恋没什么不好,但她毕竟不是个孩子了,又不是没有能力负担自己的生活,一直这么在父母身边住下去,连她自己都觉得有问题。
  房产公司的小姐对她有印象,回答的声音甜美,“啊,是钱小姐,楼盘已经装修完毕,正要通知您可以入住了,您什么时候有空来办一下手续就行。”
  这倒是她两天来听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钱多多这次答应得很爽快。
  忙完一个上午,午餐时间钱多多接连接了两个电话,叶明申的比较先,问她何时下班,她心里正想着这件事呢,看了看行事历之后立刻就答了时间。第二个电话是许飞的,听得出正在吃饭,背景里还有打叉起落的声音。
  “在哪儿吃饭?”钱多多率先问了一句。
  “在餐厅,跟人谈点事情。”
  “谈事情还打电话给我,跟你吃饭的人不会对你丢叉子吗?”听到他的声音很开心,她笑。
  “还好,我闪得快。”他也笑,跟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柔软地低下来,“多多,下午我飞深圳,到和田总部去一次。”
  这么突然?昨天都没有听到他提起,钱多多楞了一下,然后点头,“好,路上小心,到了给我电话。”
  “好。”他答应了一声。
  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听到那头又有声音,“Kenny,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那声音很熟悉——惠子。
  对这位千金小姐很是捉摸不透,耳边扫过那一句之后钱多多忍不住眉头一动,想开口多问一句,但一张嘴又咽了回去,接着就用最平常的声音跟他到了别。
  也不是十几岁的小情侣了,这点信任都没有,还谈什么恋爱!
  在公司忙到八点以后,钱多多自己开车去了叶明申的学校,其实这地方离公司和许飞的公寓都不远,她来去间经常路过,但是从没走进去过。
  大街上人人行色匆匆,虽然天色已暗,但仍有许多人背着电脑包大步流星,红灯时助动车自行车一字排开,占满了车道,人人瞪着红灯表情麻木。
  但是车一转进校园就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车道并不宽阔,两旁树荫浓密,自行车慢悠悠地从车边擦身而过,牵手走过的小情侣一脸甜蜜,她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了,不知不觉间车速放慢,顾盼间一脸唏嘘。
  车开到研究生院门口的时候正赶上下课时间,许多人从里面走出来,叶明申也在其中,看到她以后远远笑了一下,人群与夜色中仍是醒目。
  钱多多看着看着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样的人才还愿意跟她签订你情我愿的合作协议,实在是天大的面子,而她居然不要,如此没心没肺地暴殄天物,怪不得自己的妈妈一肚子怨气。
  叶明申做派绅士,过去总是约好时间提早来接她,但现在两人关系已变,她今天答应与他共同出席派对的动机又不纯,所以钱多多在电话里坚持自己开车过来与他见面。
  “嗨,好久不见。”她下车与他讲话。
  “好久不见。”叶明申微微一笑。
  “你的车呢?”
  “停在学校停车场,那地方离这儿很近,走过去就行,今晚开车去的人一定很多,我就不去占车位了。”
  “这样啊。”钱多多点头,“那你上车吧,我来开。”
  “我来吧,免得你不认识。”他替她拉开副驾驶座的门,钱多多也不推辞,很干脆地坐了进去。
  起步之后他才开口,“多多,最近过得怎么样?听伯父伯母说你升了总监,还没有恭喜。”
  “谢谢。”钱多多简单回答了两个字,她性格直接,心里也藏不住事,这时忍不住问了一句,“明申,是你跟她聊起我的吗?”
  “谁?哦,你说青青,是大李碰巧遇到她,聊着聊着就说起了。”才下课,车道上有些学生走动,他看着前方开车,回答的时候脸上带点笑。
  “哦,原来这样。”她也记得那个嗓门很大的男人,状甚热情,做出这样的事倒也不奇怪。
  说话间车已经转出校园后门,这条街不长,开到尽头在转就是一片清静街区,许飞的公寓也在那里。
  他打方向的时候目标明确,动作很稳,钱多多还想说话,但眼前的道路越来越熟悉,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家在哪儿?”
  “到了,我说很近吧。”他笑着答了一句,然后将车转入了右侧的小区大门。
  “在这里?”钱多多声音惊讶,这小区并不大,两栋高层比肩,里面非常安静,正是许飞公寓所在的地方。
  车子隔离杆前停下,保安走过来低头询问,叶明申按下车窗回答,又伸手往前方指了指。
  那保安正低头看过来,眼光扫到钱多多之后愣了一下,然后来回地看他们两个,表情诧异。
  更诧异的人是钱多多,这两天意外太多,她现在已经被不断的震惊弄到麻木了,一点反应都找不到。
  青青家和许飞的公寓并不在同一栋内,楼层也更高,是顶层。电梯里灯光雪亮,钱多多立在角落沉默,抬眼只看到镜门上自己吧表情,眼里全是矛盾。
  要去吗?还是现在掉头就走?照片上与她相似的模糊影像,香港酒店大堂的匆匆一瞥,地铁站前的一团混乱,还有昨天晚上在这里看到的同一款车,所有的一切都在叶明申转入小区之后慢慢联系到一起,只等推门那一瞬,揭晓答案。
  而这个答案,她又真的想知道,真的需要知道吗?
  那是依依的人生,牛振声的人生,还有那个所谓的青青是人生,跟她又有何干?
  再亲的密友都不能代替别人做任何一个微小的决定,这件事她知道得越多越无谓,知道了又如何?知道了她还能做什么?!
  突然觉得自己很荒谬,钱多多皱眉退了一步。
  耳边突然传来叶明申的声音,“多多,你还好吗?”
  他就立在她身后,虽然对着她说话,但眼神却仍注意着电梯内显示的数字。
  “明申,我突然感觉有点不舒服,能不能不去了?真不好意思。”决定了,钱多多开口就说,手指已经放在了侧边按钮上,打算等电梯到达就直接按下行。
  太晚了,电梯笔直上行,迅速平稳,当中都不带停顿的,钱多多才讲完这句话,“叮”一声清脆提示,面前的镜门就往两边平顺滑开,门外有一男一女,就立在电梯门口讲话,这是同时看过来,几道目光交错,表情各异。
  “青青,史蒂夫?”走出电梯后率先开口的是叶明申,声音里带着诧异。
  被叫到的女子头发绾起,身穿礼服,夜里虽然不凉,但她仍是披着一条宽大的丝质披肩,更显得身形姣好,正是被钱多多几次三番看到与牛振声一同出现的那个女孩子。
  这是钱多多第一次与这个长相和自己有三分相似的女孩子面对面,对方很明显年纪尚小,笑起来眼角平滑,又妆容精致,近距离细看,反而觉得与自己并没有特别相似的地方,感觉很遥远。
  四个人中反应最正常的就是青青,看着叶明申笑,回答很快,“明申,你认识我先生?这么巧,这就是多多吧?我听大李提过你,欢迎欢迎,这是我先生,牛振声。”
  “你先生?”这么大两个活人就在面前,钱多多再也装不下去了,直接反问了一句,然后笔直对牛振声看了一眼。
  青青的手还插在牛振声的臂弯里,笑得甜蜜蜜。
  而钱多多这一眼看过突然感觉错乱,仿佛看到当年的依依,用同一个姿势和同一个男人立在自己面前,笑着对她开口,“多多,过来认识一下,这是我先生。”
  那时候她还曾感动羡慕,没想到这个词如此廉价,太可笑了,她反而笑不出来。
  完全没想到电梯门打开后出现的会是这两个人,尤其是钱多多,双目炯炯,几乎要将他看出两个洞来。年过四十,在生意场上打滚多年的牛振声,这一瞬间竟然不敢与她的眼光接触,完全是本能反应,他接着就脚下一退,抽出手来收到了身后,全没想到这个动作是欲盖弥彰。
  “明申,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要先走一步。”不想再看那对男女,钱多多声音冷淡,电梯仍停在顶楼,她伸手按住开门键,一步就跨了进去。
  “多多,你等一下。”叶明申一把没拉住,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在面前合上。
  觉得有什么异物堵在嗓子眼,呼吸不畅,钱多多几乎是奔出那栋大楼的,身后有脚步声,她大步往停车的地方走,说话的时候头也不回,“明申,史蒂夫和依依你我都认识,至于刚才我们所看到的,我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了,你应该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钱小姐,请留步。”身后传来的声音并不是叶明申的,钱多多霍地立定脚步回头,看到的只有牛振声。
  不想与这个男人多说一个字,钱多多转回头继续往前走,脚步声加快了上来,他先她一步立到车前,抬手挡住她要打开的车门。
  “牛先生,请自重。”钱多多眉头一拧。
  “多多,那是误会。”他声音稍稍急促。
  “误会?”觉得好笑,她冷笑了一声,“青青小姐几岁了?不至于连自己的先生都认错吧?”
  “我……”他呆愣一瞬,在也说不出话。
  懒得多理睬,钱多多又去拉门,但是他的手在门的最上方扣得紧,她努力了一次竟然拉不动,浊气上涌,她索性将门砰地合上,转头直视他。
  “多多,你听我解释,我已经在着手解决这件麻烦事,依依那里……”
  出轨丈夫要求妻子好友代为隐瞒真相,理由是他正在着手解决这件麻烦事——
  麻烦事!不见光的时候他们把这个叫做齐人之福,见了光之后就变成了麻烦事,太荒谬了,钱多多这次终于笑出声来,“牛先生,你放心,我不会插手别人的家事,你也不需要对我解释,要解释的话请回家。”
  听完这句他立刻松了口气,原本紧扣着车门的手也放开来,大晚上的,凉风习习,他居然一头汗,这时也得空去擦。
  “谢谢,多多,我也知道你不会的。”
  小区街灯光线晕黄,他额头上满是汗,一层油光,突然间觉得恶心,钱多多再不想多待,简单再见了一声,直接坐进车里,大力踩动油门。
  牛振声没动,立在原地望着她离开,她情不自禁地望着后视镜,那里面的他垮着双肩,苍老得不可思议。
  这男人不是才过四十吗?怎么突然间老成这样!想不通了,也懒得想,钱多多强迫自己专注前方。
  车灯已经打开,她一眼望过的时候突然有两道人影出现在车前,眼看就要撞上去。
  魂飞魄散,她猛地一下踩住刹车,心跳得差点从喉咙口落出来。
  魂飞魄散,她猛地一下踩住刹车,心跳得差点从喉咙口落出来。
  定下神再去看前方,车前的确站着一男一女,穿着职业装,被刹车声惊动的一瞬间那男人动作迅速,一把就将身边的女伴拉到身后,这时四目笔直地往她这里看过来,车灯雪亮,照得那两人面貌清晰,她不敢相信地眨眼,再睁开还是那两张熟悉的脸——许飞和山田惠子。
  九点都过了,小区里没什么走动的人,车道前开阔一片,正对着大门口的景观喷泉,这时水柱溅落,隐约有气雾弥漫,许飞身材修长,惠子乌发晶亮,在车灯和水光的交映中画面怡人,但她却觉得面前的一切都茫然变色,竟分不清是真是幻。
  为什么是他和她?
  他不是应该在深圳?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和她一起在自己公寓楼前出现!
  想不通,又不愿意多想,感觉有些什么东西凭空塌了下来,压得她浑身僵硬,钱多多脚尖还在刹车上,身体却没了指挥,都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反应。
  有人敲车窗,一开始很轻,后来就用了力,还叫她的名字,声音急切,“多多,多多?你没事吗?”
  她仍旧茫然,侧头看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手指摸索着去推车门,门外站的是叶明申,一脸担忧,这时不等她完全把门打开就低下头开始审视她是否完好无损。
  但另一个人的动作比他更快,一伸手就将钱多多拉了出来,抓住她的双肩上下看过松了口气,然后才吐出一句话,“多多,你干什么?”
  这怀抱熟悉,但她却突然生了抗拒,竟不想靠近,挣扎着想往后退,又有一只手伸过来,叶明申一手扶住她另一手抓住许飞的手腕开口,“这位先生,你……”
  “放开,我们认识。”认得这个男人的样子,许飞眉头一皱,落在钱多多肩上的双手一动不动。
  场面尴尬,钱多多后退不成,又被晃得一阵头晕,最后终于忍不住对着面前的男人叫了一声,“Kenny,你放开我再说话!”
  惠子也走了过来,“Dona,怎么是你?kenny,我们……”
  许飞眉头紧皱,说话的时候头也不回,只答了一句,“惠子,你先上车等一下,谢谢。”然后继续追问钱多多,“多多?我问你话。”
  听完这句回答之后惠子便是一愣,她生来富贵,从来没被人这么怠慢过,不过再看了一眼面前这三人的情景,她退了一步选择沉默,接着一转身就往外走。
  公司的司机等在门口,看到她独自出来表情诧异,“惠子小姐?许总呢?不是说接他一起去机场?”
  “他有点事,我们再等一下。”她坐进车厢后才回答了一句,想了想又伸手把车窗按下来,长吐了一口气。
  听完许飞的话之后叶明申又把眼光转向钱多多,夜里风大,喷泉水花四溅,有一些被风带到脸上,凉意让她清醒过来,她深吸一口气再说话,“明申,我和Kenny单独说两句话行吗,谢谢。”
  他沉默,大楼内又有人奔出来,四顾的时候有些张皇,披肩都落到了地上,看到他们又迟疑,脚步顿住不远处。
  是青青,牛振声早已走得无影无踪,她望着叶明申和钱多多一脸失措。叶明申对钱多多点头,然后往那里走去,拍拍青青低头说话,然后带着她往回走,很快又进了大楼。
  身边安静下来,觉得这一天混乱到极点,钱多多双目一垂。
  “多多,你怎么突然跑来?”他开口。
  “我不能来吗?为什么你还会在这里?什么时候上海改名叫深圳了。”她不答反问。
  “航班改签,你不要岔开话题好不好。”
  “航班改签需要惠子亲自来通知你吗?你才不要岔开话题。”
  “多多,你在想什么?”
  “你在想什么!”
  夜里安静,刚才的刹车声已经将小区保安引出来,看到他们的样子更是一脸疑惑。
  心乱,但是理智告诉她没必要在这里娱乐大众,钱多多再次后退,左手去掐右腕,逼迫自己镇定。
  知道自己情绪有些失控,许飞也在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下午突然有紧急会议要出席,临时让秘书将航班改签,他一直忙到晚上才回家取行李。
  准备就绪后一开门,正看到惠子站在面前,笑着说司机已经在门外等。
  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公寓门口,虽然理由冠冕堂皇,但总是惹人误会,尤其是多多。
  下楼的时候他在心里措辞怎么跟惠子商谈一下相处方式,还没开口斜剌里就有车快速驶来,就在他们面前急刹车,声音尖锐,惊险一瞬。
  他的第一反应是想上前质问,没想到在驾驶座上看到的是钱多多。
  正想着她呢,她却用这种方式突然出现,还有更加意想不到的情况,有人先他一步奔到车边,表情急切,言辞间亲密有加。
  这男人他有印象,电影院巧遇,机场送行,他和钱多多每次都状甚亲密,但那都是他和她在一起之前的事情,多多从不提起,他也没有问。没想到竟会在自家门前再次看到他们一起出现,身体反应快过思考,他本能地想抓住她问个清楚。
  旁边有人迟疑地走过来,小声插了一句,“许总,飞机……”
  是司机老孟,在外面等了许久,时间实在不对了,最后进来怯怯提醒了一声。
  钱多多脑子里乱麻纠葛,手腕被指甲掐得刺痛,他们在一起不过数月,两人从未有过争执,这是第一次相对无语,稍稍冷静下来,又看到司机走过来,心里已经明白情况,但场面已经僵住,不知道怎么下台,她最后挤出一句,“赶飞机要紧,你先走吧。”
  司机还在旁边等着,时间紧张,再也没办法拖下去了,许飞安静了几秒钟之后沉默地点点头,举步就往外走。
  就这样走了?一声再见都不说?钱多多立在原地愣住,脑子发胀,难受得很,想叫住他,但是又犟着不想出声。
  司机已经往外走,而他脚下沉重,走出两步又回头,喷泉边水光粼粼,她在这样的光线里垮着双肩,剪影娇小,可怜巴巴的样子。
  原本是不舒服的,但突然之间心就软了,不想就这样离开她,又觉得之前自己的表现实在幼稚,他一转身再次走了回去。
  “干吗?”脚步声在面前停下,钱多多的眼睛却看旁边。
  唉,个子不大,脾气这么大。
  算了,山不就我,我来就山,许飞双手一伸,先把她抱住再说话,“好了,对不起。”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钱多多原本绷得紧紧的神经一下子没了方向,鼻酸,她最后额头一低,抵着他的肩膀轻声吐字,“没事,我迟些跟你解释。”
  “好。”没时间再多说了,他又用力拥了她一下,“早点回家,开车小心。”
  觉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像自己老爸,脸颊埋在他的肩窝,钱多多的声音闷闷的,“别这样,孟师傅会看见。”
  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忘不了桃色新闻,许飞忍不住低声笑,“知道了,我到了就给你电话,不许不接,否则我立刻杀回来。”
  “那都半夜了,我还睡不睡?”奇迹,乱糟糟的心情在他的笑声里突然烟消云散,嘴角一翘,烦恼了一个晚上的钱多多竟憋不住笑了。
  “睡?你还欠我一个解释,还敢睡觉?”知道快来不及了,但就是抱着她就是不想放手,突然变回小孩子,只想抓着自己最宝贝的东西24小时都不松开。
  “好了好了,快去吧。”两个成年男女一会吵一会笑,再这么下去别人一定觉得他们神经有问题,钱多多伸手推他,想想又补了一句,“路上小心,我等你电话。”
  的确是来不及了,许飞终于松开手转身,才走出两步又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她微笑。
  “又干吗?”钱多多仍立在原地没动,目送的时候情不自禁地目光恋恋,这时被他一回头看了个正着,有点不好意思,她说话时脸都有些涨红。
  他仍是微笑,轻轻说了三个字,“放心吧。”
  鼻尖突然之间涨满了酸涩的味道,她克制着情绪点头一笑,回了他同样的三个字。
  “放心吧。”
  司机老孟已经回到驾驶座上,他在UVL工作多年,许飞和钱多多这两个人当然都很熟悉,但是素来知道做这份工作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道理,这时仅仅跟后座的惠子打了声招呼,然后便很自觉地保持沉默,把着方向盘开始低头算盘接下来从那条路飞车往机场赶比较保险。
  车窗仍旧是开着的,住宅区附近行人稀少,车厢里非常安静,后座突然有低笑声,他一抬头却看到后视镜里的惠子面无表情,听错了吧,他又把头低下来。
  耳边突然听到提问,“还来得及吗?”
  眼角扫到许飞大步走过来身影,老孟立刻松了口气,然后回答,“应该没问题,放心吧山田小姐。”
  她也正看着那个方向,说话的时候嘴角一勾,“是吗?那就好。”
  当天晚上钱多多失眠,脑子里堆着许多多,只想找个人说说话。过去她遇到这种情况总是拨电话给依依,但这次她连依依这两个字都不能多想,只好等着许飞的飞机落地。
  算着时间拨电话,那头一响便接起来,许飞笑,“多多,我刚下飞机,不是让你等我打来?”
  “我睡不着,心里有事。”
  他在飞机上一路都想着刚才的情况,这时倒声音认真起来,“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说给我听。”
  出什么事了?钱多多嘴巴一张,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这件事情说起来复杂纠葛,但她其实没什么资格妄加评论,想了半天才说出最简单的几句话,最后叹了口气。
  她说得简单,但前因后果一联系,许飞也明白了七八分,想起那个五官与钱多多有几分相像女孩子他还很可能是见过的,不由也是一叹,“多多,别想那么多了,会很辛苦。”
  “我知道。”抓着电话在床上翻身,钱多多声音很低,“我就是觉得自己荒谬,碰巧看到也就罢了,还巴巴地自己跑去,现在弄得一团糟。”
  “关心朋友也很正常。”他低声答了一句,然后又笑,“要不要听笑话?”
  又来?钱多多眼一直,然后嘴角压不住地一弯,低声问了一句,“不要了,冷。”
  “好,那你早点睡。”喜欢她这样带着笑意的声音,终于放心,他微笑,停顿一秒,声音低下来,“多多,我爱你。”
  机场嘈杂,午夜里都充满了各种杂声,但话筒里他的声音仿佛就在身边,烦扰背景与她身边的寂静无声融合在一起,很奇妙的感觉。不是第一次听这三个字,但仍觉得震动,嘴角笑着,笑完突然觉得凄凉。
  爱一个人,想她开心,费尽心思,牵肠挂肚。这样说来,很久以前,牛振声也是很爱依依的吧?但就是同一个人,数年之后便轻巧转身,立到了另一个女人的身边。
  是什么改变了一切?婚姻吗?
  “多多?”没有回答,也没听到挂线的声音,许飞在那头疑问。
  “Kenny。”心里矛盾,钱多多声音都有些异样。
  怎么办?她害怕将来,但更怕错过现在。
  “嗯?”他边走边回答了一句。要出关了,惠子已经走到前前,这一路她都很沉默,这里却驻足回头看着他。
  耳边又响起钱多多的声音,很轻,但非常清晰,“谢谢,我也爱你。”
  来不及回答,她已经挂断,机械的嘟嘟声响个不停。
  “Kenny?”他突然立在原地不动,觉得奇怪,惠子又唤了一声,然后愣住了。
  已经快到出口处,相隔数十步而已,距离并不远,但他对她的呼唤充耳不闻,仍是独自立在原地,脸上慢慢露出一个笑容,熙攘人群中闪闪发光。
  相隔数十步而已,距离并不远,但她突然错觉那笑容来自于另一个世界,无尽遥远,是她穷尽全力,都无法到达的地方。
  许飞离开上海的第二天,国内第一部垄断法开始正式生效。UVL进入国内市场已经超过十年以上,市场份额虽然没有到达垄断的标淮,但是在营销渠道上一向强势,又刚刚公布对国内品牌和田的整体收购方案。立刻成为众矢之的。
  公司法务部的电话铃声整天不断,就连市场部也受到波及,很多已经拟定的项目方案都被收回来重新讨论,钱多多上任不过月余,内部局势仍未完全稳定,突然面对这样的内外夹攻,感觉整日都是焦头烂额。
  M&C有意参与竞标收购的消息还未得到证实,对和田的收购案又受到国内其他同类企业以及一些政府部门的多方阻挠,一时间就连公司内部都是波涛暗涌。
  而许飞飞深圳之后接着就到香港,然后又与凯洛斯一起飞了伦敦和董事会交涉,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半月,原定回上海的计划一推再推,与她联系多是半夜,总让她感觉心中酸楚。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想念一个男人了,想念他的气味,想念他的陪伴,想念他在身边的感觉,有时候半夜醒来,突然思念欲狂,她真想跳下床就飞奔到机场,搭上最近的一班飞机飞去他身边。
  竟然这样不能控制自己,那以后的路还怎么走?清醒过来钱多多就对自己骂,然后在黑暗中强迫自己闭上双眼。
  公司里的事让她疲于奔命,每天半夜回家也不是办法,钱多多连续加班一个星期后决定还是尽快搬入自己的公寓。
  她买的是酒店式服务公寓,已经装修完毕,就连家具都贴心地为住户准备妥当,多多花了一个周末稍微整理了一下,第二天把爸爸妈妈载过来参观,然后就在附近的餐厅里一起吃了顿饭。
  爸爸妈妈一开始当然很难接受,钱妈妈更是直接,坐进包厢后菜都没上齐就开始念她,“多多,你是不是嫌妈妈唠叨?不想回家了?”
  “不是啊。”钱多多叫冤,“这里离公司近,加班住嘛。太晚回家你们又睡不好,家里我的房间不要动啊,还要睡的。”
  “多多,这套房子什么时候买下的?怎么都不跟我们商量一下,钱还够吗?”钱爸爸比较实际,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往外掏存折。
  女儿早上说要带他们来看房子,他当时就准备好了,原以为要看的是多多正准备买的公寓,没想到到了地方已经一切就绪,害他楞到现在才想起来口袋里的这张折子。
  “就是,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家里商量,你大了,主张也多,爸爸妈妈还能把你怎么样?怎么就这么一声不吭往外住呢?”妈妈这次没有发怒,一句话说完竟叹了口气。
  赶紧按住爸爸掏存折的手,钱多多又转头看妈妈,“爸,妈,我没有要离开你们的意思,我只是,只是……”
  “好啦,我们明白。”舍不得女儿这么为难,爸爸拍拍老伴的肩膀,“多多大了,总是需要一点自已的空间,又不是看不到女儿了,她不是还要回来睡的嘛,你就别紧张了,女儿这么能干,要高兴才对。”
  钱多多大力点头,然后抱住妈妈的另一边胳膊撒娇,钱妈妈被两面夹攻,到底也撑不住,叹完气又伸出手指戳女儿的脑门,“迟早被你气死,早点结婚吧,结婚我就再也不管你了,你想我操心我还不乐意呢。”
  不是吧?又来?
  钱多多和钱爸爸很有默契地同时把头一低,埋首在面前的饭碗里开始努力,钱妈妈长篇大论才开了个头,看到他们俩的样子好气又好笑,嘴巴张了张最终没有再说下去,叹了口气开始喝汤。
  第二天中午钱多多终于拨电话给依依,响了很久那头才被接起来,中午时分,那边背景里却有音乐,好像在某个特别的空间,依依说话时微微断续,不知是否是钱多多的心理作用,总觉得有些怪异。
  那天MMK一别,依依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她又不知面对依依时该说些什么,所以钱多多拨这个电话的时候很下了一番决心,可现在一听到依依的声音,她又开始吐字艰难,倒是依依回答得很快。
  “新的公寓?”那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好像是她起身开始走动,然后背景声安静下来,“好啊,我正想找你聊聊,什么时候方便?今晚?”
  “史蒂夫又不在?”钱多多脱口问。
  依依不答反问,“要不要我来?”
  钱多多心里叹了口气,然后看了看行事历点头:“好,今晚见。”
  想好了今晚要和依依好好谈谈,但是钱多多紧赶慢赶仍是工作到七点以后才得以脱身。
  进大楼的时候她急匆匆地往门里走,一边伸手到包里去摸电话想拨给依依,突然背后有大灯一闪,吓得差点跳起来,钱多多猛回头。
  身后停着熟悉的黑色大车,依依从副驾驶座上推门下来,看着她笑了一下。
  那车也不停留,一待依依下车就往大门外开去,钱多多眼睛不好,又只是匆匆扫过一眼,这时表情疑惑地望着那车消失的方向开口,“咦,你家司机换人了?”
  “好啦,管那么多,快带我参观新居。”依依不回答,拉着她就往楼里走。
  钱多多叫了送餐服务,进屋后桌上已经摆放整齐,一边脱鞋一边感叹现代生活的方便,依依已经先她一步坐倒在地上的一堆靠枕里,感叹了一声,“真舒服,多多,羡慕死我了。”
  “别人说这句话也就算了,你少来。我这个蜗居还不如你家的车库大吧?羡慕你自己吧。”钱多多走过来拉她,笑着摇头。
  “你喜欢?那我们换。”依依不起来,反把她往下拖。
  “讲笑话就那么爽快。”其实也没什么食欲,钱多多顺势坐下,小时候她们俩窝在小小的卧室里一人抱一个枕头可以聊一整天,后来年龄渐长,渐渐根据地移到了餐厅和咖啡厅,现在突然重温过往,觉得很感慨,她拉过拿枕让自己便舒服一点,笑着回了一句。
  “真的,我没开玩笑。”依依突然正正地看过来,一张保养得宜的芙蓉脸,那么多年了,岁月好像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但此时此刻,那双漂亮的眼睛里纵横交错着无比复杂的情绪,看得钱多多愣住。
  “不要吗?”依依笑着一讪,转过头不再看着她,“也是,这样千疮百孔的生活,如果我是你,一定不想要。”
  猛然惊醒过来,钱多多瞪大眼睛看着依依不说话。
  “多多,牛振声和我谈过了,就在今天早上。”依依仍旧没有回头,靠枕在手里抱得很紧,手指用力,一根根陷在柔软的布料里。
  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钱多多沉默良久,最后轻轻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低声开口,“没事的。”
  依依回头的时候牵动嘴角,好像想笑,但是很不成功,“多多,我真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看他一辈子都不会把这件事说出来。”
  钱多多叹气,“他不了解我,其实我不会说,我只会劝你小心财产转移,未雨绸缪。”
  依依一笑落泪,回头抓住她的手。
  事情的经过和钱多多的预想的并不相同,就在今天清早,牛振声在卧室里与依依对坐而谈,他所谓的坦白最开始并没有对依依造成太大的冲击,她甚至不觉得吃惊,听得非常平静。
  夫妻之间有一种微妙的透视力,对方的心是否已有杂念,只要坦白地问问自己的感觉便知道,用不着任何人的提醒。
  所以当牛振声有些艰难地说出对不起那三个字的时候,她竟觉得他可怜。
  其实可以理解,就算是一个天仙,不眨眼地看了那么多年,也会腻,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但他接下来说的话,让她整个跌入冰窑里,他说,“对不起,依依,你让我说完,你也知道这些年我多想要个孩子,我没想过要离婚再娶,今时今日我也不可能和你离婚,但是我真的想要一个孩子,她怀孕了,可能是我的,我就是想让她生下来。”
  “那以后呢?”一瞬间浑身冷得发抖,话都说不清,她咬着舌尖让自己别再抖了,一直到满嘴血腥味,终于吐出一句话来。
  “我想过了,她还是个小姑娘,不会想跟我们抢孩子的。等她生下来以后我就给她一笔钱送她国外定居,那孩子就当我们收养的,你,我还有孩子,以后我们的家就完整了,你说好不好?”
  他说的理所当然,但她眼前模糊,熟悉的面孔在面前扭曲变形。这是牛振声吗?她认识了十多年的男人,她的丈夫,是他吗?怎么她不认识了?
  他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她沉默地立起来往外走,他追上来,她在楼梯末端立定脚步回望了一他一眼,面无表情,然后伸手将转角处的水晶花瓶扫到了地上。
  那花瓶沉重,盛满了水,还插着大捧百合,这时整个地跌碎在大理石的阶梯上,水花四溅,花瓣凋零,千百片尖锐的水晶棱角折射出冰冷的光,和她的眼神一样。
  被那巨大的响声震住,牛振声猛地收住脚步。
  隔着四处横流的水和一地碎片,对面就是他的小妻子,他爱的女人,他在她身上用了最大的热情,等她长大,给她婚姻,供她奢华生活,他至今都不觉得自己的爱已经消失,他仍觉得她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愿意照顾她一生一世。
  但他老了,真的想要一个孩子,认识青青是在生意场上,他那时已经半醉,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你长得有点像我太太的好朋友。”原以为只是酒后一场荒唐,没想到一个月后,她对他说自己有了。
  他只想等孩子出生,确定是自己的之后便收养下来,但是钱多多的出现让他措手不及。思前想后,与其让第三个人告诉依依,还不如自己说了,没想到她现在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看自己,眼底甚至还有厌恶和抗拒,突然感觉颓败,再不想解释,牛振声转身便往外走。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外,然后是车子发动和离开的声音,她独自立在原地,感觉自己身边一切的华丽背景全是一片废墟。
  再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待一秒钟,她抓起车钥匙就往外走,张阿姨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用力踩下油门,转眼就把那熟悉的大宅远远抛到脑后。
  一路疾驰到那栋大厦,笔直冲到那个她仅仅到过一次的顶层办公室,也许是她的表情太可怕,一路上居然没有人阻拦,敲门的时候里面应声而开,他正在与人谈话,许是已经接到通报,表情并不诧异,只是让办公室里目瞪口呆的其他人出去,然后带头她离开。
  耳边只有自己丈夫离去前最后的声音:“她怀孕了,我就是想让她生下来,生下来,生下来……”
  感觉自己快要爆炸,她想的并不是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她只想抓住任何一个可以伤害他的理由。这么多年来,她与寂寞同行,坚持自己的选择,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她甚至不期待自己的丈夫会永远像最初那样爱着自己,她要的只是能够维持现在的生活,衣食无忧地过下去,过下去,就已经心满意足。没想到一步一步,不知不觉,一转眼之间,这条路已经走到山穷水尽!
  最好的酒店,最好的房间,一进房就被他用力拥抱,记忆中的蜜糖香铺天盖地。而她用力回应,主动撕扯他的衣服,一直到他意乱情迷地叫着她的名字,俯下身来,最后亲吻到的是她疯狂涌出的泪水。
  她哭了,在决心要报复自己丈夫的最后一秒钟,在心心念念等待了她多年的男人的身体下,在她自以为这辈子唯一近似爱过的男人怀里,嚎啕大哭,心碎的样子好像一个知道自己永远都不能再回家的小女孩。
  一切动作终止在她的哭声里,无以为继,后来他们在宽大无边的床上静静躺了许久,她不说话,他也不催促,最后结束这一切的就是钱多多的来电。
  “依依,你还好吗?”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在面前沉默垂泪,钱多多一脸担忧。
  想忘记,不想重复那一切,有些话,有些事情,适合烂在心底,掩盖起来,就连自己都再不想起。
  她用双手合住脸轻轻摇头:“多多,我就是想哭一下,哭一下就好了。”
  这一夜她们俩谁都没有去动桌上的食物,时间过得点滴漫长,依依的手机铃声响了又响,她无动于衷,钱多多也不敢去接,最后响起来的是她自己的电话,迟疑了一下她最后拿起来接听,妈妈的声音很奇怪:“多多啊,刚才依依家的司机打电话来啊,说联系不到依依,又问我你在哪里?”
  “啊?他不是知道地方?”钱多多一愣,转眼看到依依已经走到阳台上,吓了一跳,她匆匆搁下电话跟过去,顺着依依的眼光低头,正看到牛振声从车里下来,仰着头朝上。
  钱多多买的公寓在第九层,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牛振声显得很渺小,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就是那样立着不动弹。
  依依也不动,钱多多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响突然听到她问自己:“多多,我要下去吗?”
  这叫她怎么回答?钱多多沉默了几秒钟。
  依依并没有看她,仍是直直盯着楼下的那一点,眼眶突然被泪水笼罩,声音颤抖,“你说,我怎么下去?”
  被吓到了,钱多多一把抓住她的手,“依依,别乱来。”
  她不回答,楼下的那一点开始移动,迈步往楼里走,而依依终于收回目光望向她,慢慢用手背去擦眼泪,孩子气的动作,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擦完她又一笑,脸上表情奇迹般地恢复了镇定,抽出被钱多多抓住的另一只手,自己往大门走去。
  “依依,你……”吓得不轻,钱多多亦步亦随。
  她已经走到门边,路过沙发的时候还不忘记提起自己的包,手放在门把手上回头一笑,“谢谢,多多,我知道该怎么办。”
  想问她“那你要怎么?”来不及说话,门已经被她打开,依依走出去的时候背影绝然,电梯门开了,灯光苍白一片,照得依依好像雪雕一样,想冲过去拉住她,又不知道拉住她自己又能做什么,钱多多立在门口全身僵硬,眼睁睁地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数字跳动,一路往下去了。
  第一次被那红色跳动的数字刺痛眼睛,钱多多退步进屋里,站不住,她一转身又跑到阳台上。
  九楼,夜色沉沉,她视线模糊,但仍是看到依依,正与牛振声一同走出大楼,上车的时候牛振声去拉门,她定了定身子,终于一低头坐了进去。
  从未像这一刻那样感觉无力,仿佛有一桶凉水从头浇了下来,钱多多牙关打战,怎么都动不了,眼睁睁看着那黑色的大车消失在小区门外,她最后双肩颓然一落,慢慢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