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罪恶的乐园 > 第十章 逆转

第十章 逆转

    在甘瘤子方面,是采用了汪一明的“离间计”,逼使苏凯莉借故到石万山那里去一趟,暗将那封假信留在大厅,以为只要被任何人发现,就会呈给石大爷的。

    这样一来,石万山必然骤下毒手,将叶雄置于死地,他们岂不是借力杀人,除了心腹之患?

    但是,他们再也不会想到,偏偏这封信落在了宋佩妮的手里,使汪一明枉费一番心机!

    现在他们已一切部署就绪,举兵待发,静候着事态的发展,和时机的到来……

    汪一明的这一计,原以为是十拿九稳的,只要石万山把叶雄误认为是甘瘤子派去卧底的。一怒之下,不分青红皂白地把他干掉,便铸成大错,不可能再获得海盗的支援。那么,甘瘤子这边至少解除了内忧外患,背腹受敌的威胁,不必担心对方里应外合,发动夹攻了。

    同时,石万山一旦获悉甘瘤子将要有所行动,势先发制人,立即不顾一切地倾巢来犯。这就是甘瘤子等待的机会,因为他已精选了一批手下,由罗九带着,从昨夜逃出的那条峡谷进入山里,先埋伏了一支奇兵。只等石万山的人马一出动,山中人手空虚,他们便趁机直捣黄龙,攻占老家伙的大本营,夺取军火。

    而甘瘤子的人马,又分成了几批,一批严阵以待,准备给石万山迎头痛击。另外的几批则化整为零,散布在山区的附近,伺机接应罗九,里应外合,突破重重关卡,截断老家伙的退路,使他顾彼失此,陷于进退维谷的绝境。

    这一切的安排,确实够得上周密。但是,他们却百密一疏,没有料到假信会落在宋佩妮的手里!

    如果是任何人发现,必然会立刻报告石万山,偏偏这女人和石大爷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她真巴不得有人对付老家伙,使他死无葬身之地,哪会把这封信交出来,而使叶雄遭他的毒手呢?

    原因是她把叶雄看做确是甘瘤子派去的,岛上只有这两方面的势力,除了甘瘤子,再没有其他的人能跟石万山力拼。假如由她暗助叶雄,对甘瘤子方面自然有利,否则真拼起来,老家伙势力雄厚,说不定还把对方打垮了呢!

    宋佩妮的报仇心切,她只求能置石万山于死地,而不计一切后果,一切手段,甚至不选择对象是谁。反正一句活,只要能报仇,她是一切在所不惜的。

    暴风雨前的一刹那,一切显得特别的宁静……

    但这平静只是表面的,骨子里谁也没安好心。甘瘤子这边固然已经遣兵调将,把全部的人马都披挂上阵,部署就绪。石万山方面当真就毫无动静,在这生死关头,还不知死活地搂着女人睡觉,高枕无忧?

    其实不然,老家伙比谁都厉害,连宋佩妮跟他是夫妻,尽管是同床异梦,毕竟有这么个名分。却不知道他在昨夜里,已经发号施令,有了准备。

    原来他在房里,藏有一具军用无线电对讲话机,在罗九脱身逃走后,他一方面授意叶雄去试探宋佩妮,一方面便直接传令给负责把守几道关卡的孟超。

    命令中特别关照,要加强各关卡的戒备,以防甘瘤子来犯。同时派人出海,设法跟那海盗头子取得联系,查明叶雄的来龙去脉。

    由此可见,叶雄猜的果然不错,石万山对他的热情款待,不过是在虚与委蛇,拖延时间,以便暗地里遣人去查出他的身份。老家伙精得很,向来不见兔子不撤鹰,绝不会轻易上当的哦!

    孟超在接获石万山的密令后,立即选派两名精干的手下,乘他们藏在海边岩洞里,唯一的一艘双马达小木船,连夜出海去办事。

    这一切,都在暗中进行着……

    石万山终于升帐了,他今天起身似乎较早,平时不到日过三竿,太阳晒上了床,他是绝不起来的。

    苏凯莉昨晚送来的女郎,早就醒了,可是一看那四名土女,两个玉体横陈地睡在地上,另外两个则把守在门口和窗前,毫不松懈地戒备着。

    她既然不敢惊动石万山,又不能起身,索性只有装睡,尽管睡不着,也得躺在被窝里!

    石万山醒来,睁眼一看,身边的“睡美人”似乎睡得正甜。老家伙精力旺盛,居然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捧起她的脸来一阵狂吻。

    那女郎佯作忽然惊醒,嗲声嗲气地撒起娇来:

    “嗯,石大爷……”

    石万山欲火大炽,狠狠地狂吻了她一阵,忽说:

    “妈的!你这娘们够劲儿,留在山里做我的小老婆吧,我石大爷绝不会亏待你!”

    “这怎么成呀?”那女郎娇声说:“我是苏小姐从金大妈手头上花钱买来的……”

    石万山大笑说:

    “那没问题,别说我还付得起你的身价,就是一个钱不给,只要我石大爷开出了口,还怕姓苏的娘们不答应?她连巴结还来不及哩!但我要知道,你自己愿不愿意?”

    那女郎受宠若惊地说:

    “只要石大爷不嫌我的出身低贱,能够让我留在这里侍候您,我还有什么愿不愿的,可是……”

    石万山急问:

    “你还顾虑什么?”

    那女郎叹了口气说:

    “石大爷肯收留我,总比在苏小姐那里,任何人花钱都能玩强上千倍,我要连这点好歹都分不出,那不是自己作贱,可是,我怕石大太不会答应……”

    石万山不禁狂笑一声,说:

    “你这真是多此一虑,担心担到外国去了!这些年来,苏小姐那里的妞儿,实在是没一个我看得上眼的,否则我就是娶上十个八个小老婆,谁敢放个屁?”

    那女郎大喜过望,欣然急问:

    “真的?”

    石万山正色说:

    “我怎么会骗你,不信我们马上去当着她的面,就说我决定收你做小老婆了,看她敢不敢说个不字!”

    那女郎喜不自胜,忙以一个火辣辣的热吻,表示出她内心的感激之情。

    石万山为了表现他的权威,立即搂着那女郎起身,嘱她穿上衣服,自己也把衣服穿上,带着她去见宋佩妮。

    由四名女枪手簇拥着,他们浩浩荡荡地,直接来到了宋佩妮的卧房。

    宋佩妮不在房里,她已洗完了澡,不知上哪里去了,正由一名大汉在独自收拾。

    这大汉无意间,发现床边的地上,遗留着一封信,刚拾起来,还没来得及看,石万山他们已走了进来。

    他犹未及将信收起,已被石万山一眼瞥见,不禁厉声喝问:

    “你手里拿的什么?”

    大汉暗自一惊,连忙双手将信交上,恭恭敬敬地回答说:

    “我刚在地上检到的,大概是太太……”

    石万山接过信,一看之下,顿时脸色大变,又惊又怒,咬牙切齿地怒骂一声:

    “好小子!”

    但他不明白,这封信是甘瘤子给叶雄的,是什么人混进山里来传递,又怎会发现在宋佩妮的卧房里呢?

    他哪会想到,这封信原是宋佩妮藏在自己胸罩里的,认为那是最安全的地方,不料那大汉偷听了她和叶雄的活,便跟进来强行非礼,当他形同疯狂,扯掉她胸罩时,信就落在了地上。

    事后宋佩妮洗完澡,匆匆换了一身衣服出房,由于心烦意乱,竟然忘了那封信的事,以至被收拾房间的大汉发现。

    石万山终于看到了这封信,他盛怒之下,必须立即查明两件事。第一,是这封信是谁送上山来的?第二,这信怎么会遗落在宋佩妮的卧房里?

    至于叶雄,由这封信已足证明,他是甘瘤子方面派未的!

    但当着那大汉的面,石万山不便发作,强自忍了一忍,不动声色地问:

    “太太上哪里去了?”

    那大汉回答说:

    “太太刚出房,吩咐我来收拾……”

    话犹未了,宋佩妮已神色张皇地,匆匆闯了进来。

    她一看石万山在房里,不由地暗吃一惊,怔怔地站在了房门口,呆住了!

    石万山把拿着信的手向后一背,吩咐那大汉退出房去,然后才冷声说:

    “你匆匆忙忙的,究竟在忙什么?”

    “我……”宋佩妮呐呐地回答不出,眼光却在向地上乱扫,显然她已惊觉那封信不见了。

    石万山嘿然冷笑一声,突然把手向前一伸,说:

    “是找这个吗?”

    宋佩妮乍见那封信,赫然在石万山的手上,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几乎昏了过去!

    石万山声色俱厉地喝问:

    “这封信是从哪里来的?”

    宋佩妮情急生智,灵机一动,说:

    “是姓苏的女人,故意留在大厅,让我发现的!”

    “哦?”石万山诧然问:“她早上来过了?”

    宋佩妮力持镇定说:

    “她来根本没有事,故意留下这封信就走了……”

    石万山怒问:

    “你为什么不立刻去告诉我?”

    宋佩妮振振有词地说:

    “本来我一捡到这封信,就准备拿去交给你的,可是你没起身,怕把你惊醒了挨骂,所以打算等你起来了再说。谁知刚才我洗完澡,匆匆忙忙换了衣服出房,才发觉信掉在房里了,马上赶回来找……”

    石万山“嗯”了一声,遂问:

    “信的内容,你已经知道了?”

    宋佩妮点点头说:

    “看过了,不过我认为这封信有问题,可能是假造的!”

    “哦?”石万山诧异地问:“你根据什么判断?”

    宋佩妮强自一笑说:

    “这分明是甘瘤子用的诡计,想下姓叶的烂药,让你看到这封信,以为他真是他们派来卧底的,不分青红皂白,就把他干掉。这样一来,我们就不可能再获得外力支持,同时,如果姓苏的女人是专程送信来的话,信不交在姓叶的手里,她绝不会那么大意,把信掉落在大厅就走了。根据这两点,我认为这封信准是甘瘤子用的离间计!”

    石万山暗自点了下头,说:

    “这么说,姓叶的根本还没看到这封信?”

    “当然!”宋佩妮肯定地说:“姓苏的女人走了以后,他都还没起来,而且这么重要的信,假如他看过了,一定立刻撕掉。还会故意留着,掉在大厅里,或者被我们搜出来?”

    石万山沉思了片刻,说:

    “不错,这封信是姓罗的小子逃回去以后才写的,昨夜没有人来过,如果早上姓苏的娘们来过,就准是她带来的了。我必须立刻查明,她来这里以后,见过姓叶的小子没有!”

    宋佩妮忙说:

    “你可千万别意气用事,中了甘瘤子的阴谋诡计哦!”

    石万山说声:

    “我知道!”便满面怒容地向外走。

    那个想做他小老婆的女郎,忽然娇声说:

    “石大爷,您不是……”

    石万山气昏了头,根本已把这回事忘记,被她一提醒,才收起怒容,笑笑说:

    “哦,我倒忘了,太太,这娘们很对我胃口,我准备留下她,做个姨太太,你看怎么样?”

    宋佩妮是绝不会争宠的,但她却故意酸溜溜地说:

    “既然你喜欢她,就把她留下,又何必问我呢?”

    石万山哈哈大笑说:

    “太太,你千万别吃醋呀!其实把她留下,你也多个伴儿,不是很好吗?”

    宋佩妮把嘴一噘,说:

    “真难得,你居然还想到替我找个伴儿,我还以为你从不关心我的死活呢!”

    石万山顿时得意忘形起来,上前把她往怀里一搂,用手托起她的下巴,笑问:

    “你不反对我留下她吧?”

    宋佩妮做作了一番,终于嫣然一笑,说:

    “只要你身体吃得消,你娶十个八个更好,让我也落得清闲几天,减轻些‘负担’呀!”

    石万山听在耳里,乐在心中,又把那女郎拉过来,拥在怀里,乐不可支地大笑说:

    “这多好!左拥右抱,一边是娇妻,一边是美妾,谁能有这样的艳福哦!”

    宋佩妮看他这一乐,才算放了心,趁机问:

    “这封信的事,你打算怎样处理?”

    石万山想了想,恨声说:

    “哼!甘瘤子既然来这一手,我自有道理!”

    他既是有了决定,而不当即说明,宋佩妮自然不便打破砂锅问到底,非问个一明二白不可。

    于是,石万山把那女郎留在屋里,带着四名寸步不离的女枪手,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宋佩妮这才松了口气,幸而她能够极力保持镇定,随机应变得宜,未曾因为一时疏忽,失落了那封信,而露出马脚来。纵然侥幸瞒过了石万山,想想刚才的情形,她不禁犹有余悸,心里猛跳不已!

    其实,老奸巨猾的石万山,比谁都厉害,他带着四名女枪手到大厅,立即吩咐一名大汉,去把叶雄找来。

    叶雄奉召而至,石万山居然不动声色,非常客气地招呼他坐下,才笑问:

    “叶老弟,那妞儿还不错吧?”

    叶雄哂然一笑说:

    “确实不赖!既年轻,又漂亮,而且还是原封货呢!”

    石万山笑笑说:

    “大概叶老弟很对胃口,让她给迷住了,而把我请你办的事丢在脑后了吧?”

    “你请我办的事?”叶雄被他突如其来地一问,一时确是记不起来,这老家伙所托何事。

    只见石万山皮笑肉不笑地说:

    “我说的没错吧?老弟早已忘了个一干二净!”

    叶雄想了想,忽问:

    “是不是关于你太太……”

    “对呀!”石万山说:“我不是要你去试探她,你试探了没有?”

    叶雄一本正经,若有其事地说:

    “石大爷,幸亏我一向做事比较慎重,没有太冒失。否则不要等今天,昨夜石太太就会要你赶我走啦!”

    “哦?怎么回事?”石万山问。

    叶雄似乎颇有撒谎的天才,他表情逼真地说:

    “昨夜我离开这里,回到屋里去,走到门口,正好听见石太太在里面关照妞儿,要她好好招待我,我就咳了一声走进去,故意说:‘石太太,你的心肠真好,居然替自己丈夫找了女人回来玩,真够大方,难道你心里不吃醋?’……”

    石万山急问:

    “她怎么说?”

    叶雄接下去说:

    “石太太笑而不答,我趁机又说:‘石太太,今晚你一个人独守空房,不觉得寂寞?’,石太大马上把脸一沉,叫我说话有点分寸,否则她就去告诉你,要你请我滚蛋!我一看情形不对,上来就碰了个大钉子,哪还敢再继续试探,还没等我来得及道歉,她就气冲冲地走了,我还以为她当真会去告诉你呢……”

    石万山不置可否地笑笑,忽然掏出那封信来,递给他说:

    “她昨夜虽然没去告诉我,可是,刚才她却把这封信交给我,说是在你屋里无意间发现的呢!”

    叶雄乍见那封信,不需要看,已知道内容了。顿时暗吃一惊,急忙把信接过来,佯作从头至尾看了一遍,其实心里却在暗觉诧然,不知宋佩妮怎会把信交给了石万山,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看完信,他故作惊诧说:

    “这,这从哪里说起呀!石大爷,你会相信我是甘瘤子派来的?”

    石万山冷声说:

    “我要相信,何必把信拿给你看,干脆一枪把你干掉不就结啦!”

    叶雄毅然说:

    “真金不怕火炼,我究竟是谁派来的,石大爷不妨派人去调查!”

    “根本不必多此一举!”石万山说:“你要真是甘瘤子的人,他还会要姓苏的娘们骗你到山洞里去,见那个冒充我的家伙。由此可见,这封信是甘瘤子用的离间计,想借刀杀人,利用我把老弟置于死地。可是他们把我估计得太低了,我还不至于糊涂到这种程度!”

    叶雄趁机奉承说:

    “石大爷不愧是明察秋毫,否则就中了他们的诡计。我死不足惜,可是这样一来,石大爷就无法跟咱们仇老大合作,坐失消灭甘瘤子的大好机会,那才可惜呢!”

    石万山笑笑说:

    “老弟,我相信这封信,绝不可能是你失落的。但我太太又怎会在你屋里发现,该不会是她……”

    叶雄一时也莫名其妙,宋佩妮怎会出尔反尔,口是心非,既要利用他报仇,又背地里放他的冷箭,这岂不是自相矛盾?

    “我想石太太不会吧?……”他说。

    石万山两眼逼视着他说:

    “那么,只有那妞儿可疑了,会不会是昨晚,姓苏的女人送她来的时候,她身上早已带着这封信……”

    叶雄不知他是故意问的,断然说:

    “绝不可能是她,因为信上明明说,是我暗助那姓罗的逃走。换句话说,这封信是他逃回去之后,甘瘤子才写的,而项小姐却是在他脱身前就来了。”

    石万山老谋深算地说:

    “甘瘤子聪明就聪明在这里,他故意在信的一开头,就说明罗九是你暗助脱身的。一则使我以为你是他的人,一则不至于怀疑那妞儿。可是他犯了个大错,就算你老弟是他派来的,暗助姓罗的小子逃走,尽可等你回去以后,再论功行赏,何必在信上大提一笔?”

    叶雄不置可否地问:

    “这么说,石大爷认为信确实是项小姐事先就带在身上了?”

    石万山狞笑说:

    “这有什么不可以,甘瘤子可能早已买通了我这里的人,有把握一定能助那小子逃走。所以事先在信上就写明他已安然脱身,使我们不至怀疑那姓项的妞儿哦!”

    叶雄却不以为然地说:

    “我认为信上之所以提到姓罗的,并不一定是他犯的错。照一般常情判断,他虽然脱了身,石大爷这里重重关卡,戒备森严,他并不一定能安然逃回去。如果我真是甘瘤子方面派来的,在信里告诉我一声,他已经逃回,这也是应该的。但我并不是甘瘤子的人,那么这用意就明显了,他们是在整我的冤枉,而不是怕你怀疑项小姐。”

    石万山突然把脸一沉,阴森森地说:

    “现在只有两个人可疑,如果信不是那妞儿事先带在身边,故意把它失落,好让它落到我手里,就是我太太跟甘瘤子在暗中勾结了!”

    叶雄诧然说:

    “石太太会跟甘瘤子勾结?这,这怎么可能……”

    石万山嘿然冷笑说:

    “这个不难水落石出,只要把我太太和那妞儿身上用点手段,不怕她们不说实话!”

    叶雄惊问:

    “石大爷的意思,是准备用刑?”

    石万山冷酷无情地说:

    “老弟,你大概还不知道我石某人的手段吧?今天机会难得,老弟可以开开眼界,见识见识!哈哈……”

    说完,他发出了一阵令人心惊肉跳的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