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第一次任务 > 8、幕后人物

8、幕后人物

    叶雄跟上了楼,来到一个精致的套房里,黑衣女郎把门关上,突然拔出手枪,冷声喝问:

    “你说!怎么断定冒充海蒂的是我?”

    叶雄若无其事地笑笑说:

    “如果你认为我是瞎猜,那么请把面罩取下,究竟是与不是,就可以当场揭晓了!”

    黑衣女郎冷哼一声说:

    “你倒会出主意!想用话来激我,把面罩取下,让你好认出我的庐山真面目?哼!你别做梦,我绝不会上你的当!”

    叶雄似乎抓住了她的把柄,故意说:

    “我可绝对没这个意思,反正你的庐山真面目我已经见过了,何必再多此一举?”

    “你真认定了冒充海蒂的是我?”

    “这还假得了吗?”叶雄说:“你只能蒙住脸,但改不了说话的口音,也改变不了身材和体型,还有你特别喜欢发笑。就凭这种种,我可以百分之百地断定,冒充海蒂的就是你!”

    黑衣女郎终于气馁了,她沮然问:

    “如果你的判断不错,你打算怎样呢?”

    叶雄趁机说:

    “赖广才只不过无意中说出裴小姐的姓,就遭到如此严重的惩罚,足见你们的规条严厉,任何人都不能触犯,我怎会忍心害你?”

    黑衣女郎这才把枪收起,笑笑说:

    “你总算还聪明!”

    叶雄不解地问:

    “如果我不聪明呢?”

    黑衣女郎拍拍腰间的枪说:

    “那我就老实不客气,先把你干掉,回头只要告诉裴小姐,你跟赖广才企图逃出这里……”

    叶雄一付满不在乎的神气说:

    “你应该把我们两个全干掉,才能死无对证,随便你怎么跟裴小姐说,否则赖广才是不肯背这个罪名的,他一定会说明事实,你又怎么自圆其说呢?”

    黑衣女郎冷冷一笑说:

    “裴小姐比谁都聪明,那样一来,她就会疑心我是杀人灭口了。所以我要留赖广才活着,替我证明是你怂恿他逃走的!”

    “你有把握,赖广才会听你的?”叶雄问。

    黑衣女郎有恃无恐地说:

    “他非听我的不可!”

    叶雄诧然问:

    “为什么?”

    黑衣女郎断然指出:

    “因为他并没有变成哑巴!”

    “哦?……”叶雄暗自一惊,怔住了。

    黑衣女郎却又笑笑说:

    “刚才我没有当面揭穿,是替你们保留一点余地,免得你们情急拼命,不顾一切地轻举妄动了!”

    叶雄力持镇定说:

    “你凭什么证明他没有变成哑巴?”

    黑衣女郎说:

    “客厅里只留下你们两个人,我相信你绝不会向一个哑巴自说自语,并且在我下楼时,分明听见是两个人在说话,你能说另外一个说话的不是赖广才吗?”

    叶雄顿时哑口无言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以为抓住了对方的弱点,谁知她也同样抓住了他们的把柄!

    显然他和赖广才说的一切,已被她全部偷听了去,虽然他并没有怂恿赖广才背叛这个秘密组织。但他知情不报,在那六项规条里,已载明了是以共谋论罪的。那么他要不检举出来,赖广才没有成为哑巴的事实,岂不是将被认为存心隐瞒?

    黑衣女郎看他在发愣,似乎被她一下击中了要害,不禁洋洋得意地说:

    “现在我们彼此都有了短处,最好是彼此兜着点,大家心照不宣。只要你答应不把认出我的事说出来,我也保证不把你们的事报告裴小姐,你看怎样?”

    这正是叶雄求之不得的,并且在这种情势之下,他根本毫无选择的余地,但他故作矜持说:

    “小姐,这事能瞒得住,自然对我们彼此都好,可是万一让裴小姐知道了,岂不是麻烦?”

    黑衣女郎颇具信心地说:

    “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这里没有第三个人……”

    不料话犹未了,赖广才突然闯了进来,嘿然冷笑说:

    “你们不把我算上?”

    黑衣女郎出其不意地一惊,急待拔枪,但她发觉赖广才手里早已紧握着一把匕首,抵住了她背后。

    只听赖广才不怀好意地狞笑说:

    “反正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必装哑巴啦!”

    黑衣女郎不敢贸然拔枪,不禁怒问:

    “赖广才,你想干嘛?”

    赖广才一伸手,拔出她挂在腰上的枪,沉声说: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刚才叶兄把你从公寓弄出来,上车的时候我也没看真切,所以要想一睹你的庐山真面目!”

    叶兄急问:

    “赖广才已经知道她是……”

    赖广才哈哈大笑说:

    “她能在楼梯口偷听我们谈话,我难道不能上楼来偷听你们说话?哈哈,老实说吧,刚才她叫你上来,我就知道准有名堂,所以悄悄跟上了楼来哦!”

    叶雄也已看出这家伙不怀好意,只得挺身上前说:

    “赖兄,她已经答应保守秘密,不把你装哑巴的事让裴小姐知道,我看……”

    不等他把话说完,赖广才已冷哼一声说:

    “叶兄,你别太天真,她的话打个对折我也不相信!不是我在你面前卖弄老资格,经过这几个月来,我早把他们的一切都看透了。她答应保守秘密,只不过是用的缓兵之计,怕你说出已经认出海蒂就是她冒充的!”

    叶雄犹图说服他:

    “这样不是更好吗?我们彼此都有秘密,谁也不会抖出来,否则大家倒霉!”

    赖广才却不以为然地说:

    “没这么简单吧!她是裴小姐的心腹,说出的话绝对比你我有分量。回头来个先发制人,随便放我们支冷箭,那我们就防不胜防了!”

    黑衣女郎勃然大怒说:

    “那你打算怎样?”

    赖广才猛把她向前一推,嘿然冷笑说:

    “现在得听我的,先把脸上蒙的玩意摘下来!”

    黑衣女郎不甘示弱说:

    “如果我不听你的,你敢怎么样?”

    赖广才狞声说:

    “与其等你放冷箭,到时候只有束手待毙,死路一条。倒不如豁出去一拼,先干掉你,够了本再说!”

    说时,他己眼露杀机,把枪口对着黑衣女郎。

    叶雄暗觉为难起来,他倒不是被这女郎的姿色所动,生了怜香惜玉之心。而是怕赖广才受罚心有未甘,万一真不顾一切地蛮干,枪杀这女郎泄恨,逞一时之快。那么他势必跟赖广才合力突围,冲杀出这里去。这样一来,他岂不是眼睁睁地失去打入这秘密组织的机会?

    因此他急向黑衣女郎说:

    “反正你的真面目我们已见过,不再是秘密了,你不妨就把面罩摘下,也好表示我们彼此的坦诚哦!”

    黑衣女郎一赌气,说了声:

    “摘就摘!”伸手就把脸上的骷髅面罩取下。

    果然,她就是在公寓里,冒充海蒂的年轻女郎!

    赖广才意犹未足,居然得寸地逼令她:

    “现在把这身黑衣脱掉!”

    “什么?”她顿时惊怒交加。

    赖广才又重复一遍:

    “我教你把这身黑衣脱掉!”

    叶雄实在看不过去,从中说:

    “赖兄,你是要认清她的庐山真面目,她已经把面罩除下,衣服就大可不必脱了吧!难道你想欣赏她的身材?”

    赖广才把脸一沉说:

    “叶兄最好不要过问这码事,现在一切得听我的!”

    叶雄手无寸铁,不便跟他冲突,只好忿声说:

    “赖兄既然要一意孤行,我还有什么话说,你就照你的去做吧!”

    赖广才一向是听人家的,唯命是从,教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要他朝东绝不敢朝西。现在好容易逮着了机会,一手执枪一手握刀,仿佛掌握了生杀大权,那还不趁机出口气?

    于是他向那怒容满面的女郎逼令:

    “我不再说第二遍,立刻替我脱下衣服,否则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啦!”

    女郎心里大怒,虽然不知道赖广才打的什么主意,但他一再相逼,足见是抱定决心,一不做二不休,准备豁出去干了。否则他不会不留一点余地,拿出了玩命的手段。

    她在这种情势之下,既不能呼救,那只会更触动他的杀机,猝下毒手。又不敢反抗,那也同样会招到杀身之祸。终于无可奈何地,把那身黑衣脱下来。

    娇小玲珑的半裸胴体上,果然还是穿的红色胸罩,及迷你式的短内裤。

    在公寓里冒充海蒂时,她尚披了件薄若蝉翼的晨楼,此刻身上只有那么极少的两截玩意,使均匀而丰满的体态暴露无遗,确实性感诱惑!

    赖广才顿觉眼前一亮,不禁霍然心动,谁知就在他这一分神之际。冷不防叶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其不意地扑来,猛将他两只手腕夺住,高举了起来。

    “砰!”高举的手枪走了火,子弹疾射而出,射向了天花板!

    赖广才破口大骂:

    “妈的!你……”猛力将左手的匕首向他刺下。

    叶雄也发了狠,腿膝猛可一抬,撞向对方小腹以下的部位,只听赖广才痛呼一声:

    “唷!……”不由地弯下了腰。

    叶雄的臂时趁势再猛一拐,正撞中对方的左脸颊。这一下用力过猛,确实撞的不轻,使赖广才连哼都没哼出声,便被撞昏了过去。

    赖广才的手一松,那支枪和匕首便告脱手落地。叶雄还没来得及放开对方的手腕,已被那女郎扑向地上,夺到了手枪。

    这时留守的几名黑衣大汉,已听到刚才的枪声,冲进客厅,向楼上赶来。

    叶雄大吃一惊,情急之下,只得抓起那把匕首,准备与他们拼命。

    不料三名大汉刚冲到门口,那女郎已举枪连发,只听得几声惨叫,他们已中枪倒地,当场毙命!

    叶雄一回头,只见那女郎满面杀气,正以枪口对着他,似在犹豫下不下手。

    “你怎么向自己人开枪?”他惊诧地问。

    女郎冷酷地回答:

    “因为他们见了我的庐山真面目!”

    叶雄听得心里一寒,力持镇定说:

    “那么我也不例外哩?”

    女郎毫无表情地说:

    “看在你刚才为了我,奋不顾身的份上,就例外一次吧!”

    叶雄强自一笑说:

    “想不到你居然恩怨分明,那么赖广才……”

    话犹未了,那女郎已扣动扳机,使他根本不及阻止。“砰砰!”两声枪声,子弹已射在昏迷倒地的赖广才身上,这家伙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死于枪下了。

    叶雄目睹这女郎的手段,真是不寒而栗,想不到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少女,竟像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

    由此可见,她是近墨者黑,受了姓裴的女人感染和影响,否则她怎会如此心狠手辣?

    她们尚且如此,这秘密组织的无法无天,就更可以想象得出啦!

    叶雄此刻只觉血液沸腾,疾恶如仇之心油然而生,决心要消灭这“死亡企业公司”。不然整个马尼拉将永无宁日,社会上尚不知道将有多少人蒙受其害。

    要使这庞大的秘密组织,彻底地被消灭,自然不是凭一时的愤怒,跟这里的人火拼一场所能根本解决的。必须深入它的内部,洞悉一切真相,才能斩草除根,使它永不发芽。

    否则的话,他纵然能把这女郎制住,带回警署去,也不一定能逼出她的口供。最多不过是破获几处根基地罢了,那样反而打草惊蛇,失去了他卧底的价值。

    据他的观察判断,姓裴的女人和这女郎,只能算是秘密组织的重要份子,她们完全是奉命行事。真正在幕后主持的,必然另有其人,绝不会是她们。

    赖广才已经加入了好几个月,至今尚属于“外围”,连她们的庐山真面目都没见过,可见这组织的庞大和严密。叶雄刚被正式录用尚不到一天,如果不能出奇制胜,找到捷径,那就根本毫无机会查明这组织的内部真相。

    目前唯一的捷径,就是这心狠手辣的女郎!

    她开枪击毙了赖广才,立即穿上黑衣,戴回骷髅面罩,才冷声说:

    “这家伙绝不能留他活着,否则裴小姐回来,我就无法交待了!”

    叶雄不动声色说:

    “你把这几个自己人击毙了,又怎么交代呢?”

    女郎胸有成竹说:

    “所以我必须干掉赖广才,等裴小姐回来,我就说他受罚之后,心有未甘,企图逃出去向警方投案,作为对我们的报复。当然,你得挺身作证,说这三个人是他打死的,然后我才开枪击毙他……”

    叶雄不屑地说:

    “原来你是留我替你脱罪,才对我手下留情!如果我不愿意作个伪证呢?”

    女郎把枪口对着他说:

    “我现在下手还来得及!你别逼我,否则我不在乎多杀个把人!”

    叶雄居然毫不在乎,手执匕首,向她一步步逼近说:

    “那你为什么不开枪?”

    女郎手指扣在扳机上,厉声喝令:

    “站住!你再向前走一步,我就不客气了!”

    叶雄根本充耳不闻,仍向她逼了过去。

    女郎见无法将他吓阻,突然把心一横,手指扣动了扳机,但是,“哒!”地一声,撞针竟撞了个空膛!

    叶雄哈哈大笑说:

    “小姐,你刚才不该在赖广才身上多浪费子弹,一枪就够了,应该留一发子弹给我的!”

    女郎这才猛然想到,她手里是支二号左轮,弹轮里只有六发子弹。赖广才跟叶雄夺枪时走火射出一发,她举枪射击冲进来的几名大汉,又射出三发,剩下的两发已射在赖广才身上。怪不得叶雄有恃无恐,原来他早已心里有数,知道她手里是支空枪了!

    枪里没有子弹,形同废物。女郎这一惊非同小可,情急之下,突然将空枪向逼近的叶雄猛掷过去。

    叶雄的头一偏,让避过了,出其不意地扑上去,双臂一张,将她紧紧抱住。

    女郎拼命地挣扎,无奈叶雄的双臂孔武有力,简直就像铁箍把她紧紧箍住了。任凭她用尽吃奶的劲,也无法挣脱开来,急得只有放声大叫:

    “你放开我……”

    叶雄突将手里的匕首,抵在她背后,威胁说:

    “你得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马蕾娜……”她被迫只好说了出来。

    叶雄看她答得太快,有些不相信,冷声说:

    “马蕾娜?你干脆说叫马尼拉更顺口些!”

    她情急地说:

    “你不相信可以去问裴小姐,我是不是真叫这个名字……”

    叶雄故意问:

    “你真敢让我去问她?”

    她果然大吃一惊说:

    “你,你不能……”

    “那你最好说实话,你的真实姓名是什么?”

    她认真地忿声说:

    “马蕾娜就是我的名字嘛!”

    “好吧!就算你没有撒谎,”叶雄冷声说:“那么我再问你,裴小姐叫什么名字?”

    马蕾娜恨声说:

    “你这个人怎么得寸进尺的,我把姓名说出来,已经足够构成死罪了。难道你还要我泄漏裴小姐的身份,使我罪上加罪?”

    叶雄轻描淡写地说:

    “我并不打算害你,让你这么漂亮的小姐去死,我实在于心不忍哦!”

    “那你为什么要我说出裴小姐的名字?”她问。

    叶雄笑了笑说: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也不可无,这是为了我本身的安全着想,使你有所顾忌,不致于放我的冷箭!”

    马蕾娜的反应相当快,她立刻听出叶雄的弦外之音,不禁转忧为喜地说: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能掩护你,你就有肯替我作证?”

    叶雄言不由衷地说:

    “这样对彼此都好,否则裴小姐一回来,事情揭穿了,你我都活不成!”

    马蕾娜犹豫了一下,终于说:

    “好吧,我告诉你,裴小姐的名字叫菲菲,是‘死亡企业公司’行动组的主持人,负责一切的行动。我们所有的人都受她直接指挥,我知道的只有这些,全部告诉你了,现在你总该放心了吧?”

    叶雄真截了当地说: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死亡企业公司’究竟是干什么的?”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马蕾娜说:“我只知道裴小姐主持的这个行动组,手下人员很多,在最近两三个月来,不断地绑架了好些人回来,然后送到一个秘密的地方去。究竟干什么,我是确实毫不知情,不过我好像听她提起过,那地方叫做‘死亡谷’!”

    “死亡谷?”叶雄不禁一怔,暗觉那地方很可能就是这组织的大本营了。

    “死亡企业公司”,再加上个“死亡谷”,真令人感觉杀气腾腾,阴森恐怖!

    马蕾娜点了下头说:

    “那地方只有裴小姐和她的几个心腹去过,别人根本连在哪里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去了。昨夜我们出了事,损失不少人手,所以她这两天情绪非常坏。无论是谁犯了点错,她就拿谁出气,最好不要让她抓住错处,否则铁定倒霉!”

    叶雄心知她这番话,是要使他明白,他们彼此是利害相关的。无论是谁要出卖对方,势必同归于尽,绝不可能单独幸兔。

    他看看倒在房门口的三具尸体,灵机一动,忽问:

    “这里只留下了他们三个人?”

    马蕾娜点了下头说:

    “当然只有他们三个留在这里,不然别的人听见枪声,还会不上楼来查看?”

    “这是什么地方?”叶雄问。

    马蕾娜悻然说:

    “你先把我放开可以吗?”

    叶雄忙说了声:

    “对不起!……”当即把她放开。

    马蕾娜这才说:

    “这里是裴小姐发号施令,集合人员的地方,是以高价租的一幢大别墅。听说过去日本人占领菲律宾的时候,曾经被特务机关用过,在这里杀过不少人。所以传说这是个凶宅,时常闹鬼,没人敢住,始终卖不出去,多少年来一直是空着的。这附近又没有人家,裴小姐就看中了这点,才以高价租下来,经过一番布置,一切设备全齐。但她并不住在这里,只留这三个家伙负责看房子,有事情才来。”

    叶雄把眉一皱说:

    “马小姐,你把这三个看房子的打死,我认为实在是不智之举。因为裴小姐非常聪明,聪明的女人都是多疑善忌的。她很可能会疑心我们之间有什么勾结,或者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密,才不得不杀人灭口,把他们全部干掉,这样一来我们不是就有口难辩了?”

    马蕾娜想了想说:

    “这我倒的确没想到,刚才是怕被他们认出真面目,暴露出身份,所以一时情急,不由自主地开了枪,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

    叶雄趁机说:

    “我倒有个补救的办法,不过,也许行不通……”

    “什么办法?”马蕾娜急问。

    叶雄从容不迫地说:

    “我是这样想,这三个家伙既然看到了你的真面目,当然不能留他们活着。但为了我刚才所说的顾虑,怕裴小姐疑心我们之间是串通的,就必须找三个人来代替他们……”

    马蕾娜诧然惊问:

    “你说找三个人来代替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叶雄正色说:

    “这三个只要穿上他们的黑衣,戴上面罩,一时是不致于被认出的。我的意思是目前不能让裴小姐知道,这三个看房子的已被你枪杀,否则她必然会起疑心。我们要瞒过刚才发生的事,只有让他们‘复活’,而把罪名推在赖广才一个人身上。你可以说他受刑心有未甘,企图逃出这里,被你发觉才不得不开枪的。再由我一旁加油添醋,裴小姐绝对会信以为真……”

    马蕾娜暗自点点头,没有打岔听他继续说下去:

    “只要裴小姐不起疑心,事情就好办了。你不是说,这里没人住,只留下那三个看房子的吗?我们可以关照找来代替他们的三个人,趁这里没有人的时候,一走了之。那时你我都不在场,裴小姐一定以为他们是逃走了,或者发生其他的特殊事故,绝不会疑心到我们两个人头上来,这样不是做的天衣无缝?”

    马蕾娜茫然说:

    “这办法是不错,可是,哪里去找那么三个人呢?”

    叶雄极有把握地说:

    “如果马小姐认为这办法行得通,找人是我的事,并且我可以保证,找来的人绝对可靠!”

    马蕾娜似已同意,她说:

    “不过你要注意一点,他们虽然可以戴面罩,但身材和体型一定要相像,否则准会露出马脚的!”

    叶雄心里暗喜说:

    “这个你放心,一切由我来安排,不过,你知不知道裴小姐什么时候回来?”

    马蕾娜犹豫了一下说:

    “听她说是金大妈介绍了几个人,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角色,不需要经过‘考试’。只要她亲自出面,跟对方见个面,谈谈他们加入的条件,就可以决定。她已经去了快半个小时,如果你能很快找到适当的人来代替,也许时间还够,否则就恐怕来不及啦!”

    叶雄即说:

    “那么我立即就去找人……”

    马蕾娜急将他一把拉住,忿声说:

    “你想一走了之么?”

    叶雄哂然一笑说:

    “既然你不放心让我去找人,怕我一去不回,那我只好放弃这个主意,一切由你看着办吧!”

    马蕾娜的方寸已乱,一时哪还拿得出更好的主意,犹豫了片刻,终于无可奈何地说:

    “好吧!我相信你就是,不过你得快去快回,否则裴小姐要是先回来,可别怪我咬你一口,说这是你干出来的哦!”

    “当然!”叶雄说:“我们一言为定,如果我误了事,一切由我承担。你尽管把事情推在我身上,我保证绝不牵连你马小姐!”

    马蕾娜在这种情形下,纵然不相信他会这样够意思,也只得姑且相信,否则又怎么办呢?

    于是,他们合力将三个大汉和赖广才的尸体,一一抬到了楼下去,然后把房内地板上的血渍擦干净。

    车库里停着两部备用的轿车,叶雄将三具尸体搬上车,马蕾娜替他开了门,他便把车缓缓驶出车库。

    认清这座郊外的大花园别墅,他向马蕾娜挥挥手,立即加足马力,风驰电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