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第一次任务 > 12、执迷不悟

12、执迷不悟

    “死亡谷”里突然如临大敌起来,第一排房子的周围,布满了荷枪实弹的蒙面大汉。

    叶雄和马蕾娜,被带到了严密戒备中的大办公室。

    他们正在苦思对策,不料裴菲菲突然带着六个蒙面汉子,出其不意地闯进房去。使叶雄和马蕾娜在毫无机会反抗下,束手就缚。

    出乎叶雄意料之外的,是想不到裴菲菲这女人居然反复无常,刚才还把叶雄当作心腹,说出些推心置腹的话,现在却变了卦,未免变得太快!

    办公室里除了担任戒备的十几名大汉,新加入的几个家伙也在场,另外两个没戴面罩的,竟是那大块头和那汉子。

    这两个家伙是昨夜勉强过关,而被录用的,但叶雄事后一直没再见过他们。此刻竟以真面目出现,实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瘦高个子仍然高高在上,坐在办公桌后的大皮椅里,旁边还坐着刚才那两个黑衣蒙面女郎。

    裴菲菲把叶雄和马蕾娜带到,复了命,便恭立在办公桌旁,那六个蒙面大汉,则分立在瘦高个子的两旁,一个个都把手按在腰间插的枪柄上。

    瘦高个子开口了,他冷森森地说:

    “叶大雄,有人向我告密,说你是警方派来卧底的,你承不承认?”

    叶雄力持镇定说:

    “真金不怕火炼,是什么人向你告密,我希望能当面对质!”

    瘦高个子嘿然冷笑一声,忽向恭立在旁的裴菲菲问:

    “你认为怎样?”

    裴菲菲引咎自责地说:

    “他的身份是赖广才去调查的,赖广才本身就不可靠,已经被我处决。不过关于叶大雄这个人,既是我决定录用的,一切应该由我负责。如果能证实他确实是警方的人,我愿意亲自处置他后,再请总经理按照规定,处罚我应得之罪!”

    瘦高个子狞笑说:

    “好!我们就这么办!”

    新加入的几个家伙中,其中一人突然挺身上前说:

    “总经理,请叫他把面罩摘掉,我们就可以当面指认!”

    瘦高个子微微点了下头,厉声喝令:

    “你们几个今天新来的,统统替我将面罩摘掉!”

    那家伙毫不迟疑,首先就将面罩除下,露出庐山真面目来,居然是个五官蛮端正的小伙子。

    接着,他们一伙的七八个人,一一摘下了面罩,都是些其貌不扬,獐头鼠目的家伙。轮到最后一个壮汉时,他却挺身一前,忽然提出了意见,指着叶雄说:

    “总经理,我想请这位朋友先摘,是否可以?”

    瘦高个子同意说:

    “好!叶大雄,你先摘下来吧!”

    叶大雄并不怕露出庐山真面目,昨晚他就没有化装,由黄曼萍带去见裴菲菲的。何况对方摘下面罩的这些家伙,他一个也不认识,自然他们也不可能指认他是谁来。

    不过,最后的那壮汉,竟然向瘦高个子提出要求,要他先摘下面罩,其中必然有缘故,否则绝不会故弄玄虚,希望自己最后亮相的。

    但为什么呢?叶大雄却茫然不知,唯一的可能,就是这壮汉曾经见过他,只要见了他的真面目,就能指认出他是赫赫大名的“神枪飞龙!”

    因此,他不免犹豫起来……

    壮汉却嘿然冷笑说:

    “怎么啦?朋友,是不是你老兄见不得人?”

    几十双眼睛,一齐注视着叶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在这种情势之下,叶雄己毫无选择的余地,只好硬着头皮,伸手把面罩摘下……

    真面目刚一露出,那壮汉就手一指,断然指出:

    “就是他!”

    叶雄暗自一惊,索性处之泰然说:

    “老兄也该亮相了吧!”

    壮汉狂笑一声说:

    “当然!”

    随即把面罩摘掉,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只见这家伙满脸横肉,额前一个非常刺眼的大青瘤,活像生出一只角,这就是他的标志。

    叶雄顿时暗吃一惊,认出对方赫然竟是潮州帮的私枭头子——甘瘤子!

    甘瘤予故态复萌地狂笑说:

    “叶老弟,这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想不到我们在这里又撞上啦!”

    这真是冤家路狭,在不久之前,叶雄奉命只身混到那不知名的孤岛上(详见:罪恶的乐园),使藏匿在岛上的那帮私枭,和大军火贩子石万山发生火拼,结果两败惧伤,让警方接应的人马趁机登陆,一网成擒。

    罪恶昭彰的石万山生擒了,但甘瘤子和他手下的少数几员大将,却在混战中,眼看着大势已去,突围溜掉,让他们漏了网。

    没想到这私枭头子竟潜来马尼拉,在走投无路之下找到金大妈这条路子,投靠到“死亡企业公司”里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甘瘤子被叶雄整得势力全部瓦解,仅以身免,如今落得寄人篱下,逮住了机会还能不报复?

    他对叶雄恨之入骨,真恨不得咬下对方一块肉来,方解心头之恨!

    但这里是别人的势力范围,一切得听那瘦高个子的,由不了他甘瘤子擅自作主。直恨得他牙痒痒地,咬牙切齿说:

    “总经理,兄弟愿意拿生命保证,这小子就是警方的密探,外号叫‘神枪飞龙’的叶雄!”

    瘦高个子“嗯”了一声,厉声喝问:

    “叶大雄,你还有什么话说?”

    叶雄冷静地回答:

    “我没有别的话说,只有一点声明,这件事与任何人无关,要杀要宰,悉听尊便,不要把别人扯上!”

    “你很有种!”瘦高个子狞声说:“但这里的一切由我决定,大可不必要你操心!”

    说完,他转向局促不安的裴菲菲说:

    “现在他已经承认了,这个人是你录用的,你看应该怎样发落?”

    “这……”裴菲菲呐呐地说:“总经理决定好了!……”

    瘦高个子阴沉沉地说:

    “让他一死了之,未免太便宜了,我要用他作第一个死亡试验,第二个嘛,就轮到你了!”

    “我?……”裴菲菲大吃一惊,吓得魂飞天外。

    瘦高个子突然一声令下,两个蒙面大汉便上前动手,执住了裴菲菲。

    另外几个大汉,正待向叶雄动手,不料他竟情急拼命起来,出其不意地回身一拳,击倒一名大汉,夺枪在手,奋不顾身地向办公桌后的瘦高个子扑去。

    不料瘦高个子早有戒备,办公桌上有个电钮,他的脚始终踏在上面,这时只用脚尖一踩,桌面便突然掀起,挡在了他面前。

    同时桌前的一排小孔,喷出了一片雾气状的液体,使向他扑去的叶雄,被出其不意地喷了满身满脸。

    但他扑势又疾又猛,根本无法收住,一头撞在了掀起的桌面上,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变生时腋,不过是几秒钟的一眨眼,叶雄己昏倒在地上,而裴菲菲和马蕾娜,已被几个大汉制住。

    瘦高个子却若无其事地站起来,下令说:

    “把他们一起带到实验室来!”

    于是,在前呼后拥下,瘦高个子带着两名黑衣蒙面女郎,离开了办公室。

    他们来到了“实验室”,只见里面已有几个穿上白色外套,像医生似的人员在作准备工作。另有几名套上手术衣的女郎,大概是助理的“护士”在忙碌着。

    这些人都没有戴面罩,其中一个负责指挥的,是位年纪在五十开外,两鬓已花白的“医生”,他见瘦高个子带了二三十人进来,立即迎出玻璃房,向他报告:

    “总经理,一切马上就准备就绪了,刚才我已经看仪表的纪录,除了两三个人血压突然降低,一个脉搏加快之外,其余的都很正常……”

    “很好!”瘦高个子点了点头说:“裴博士,这次你的合作使我很满意,能够如期完成一切的装配和准备,实在不简单。现在我就要开始作第一个实验了,将来这项伟大的成就公诸于世,博士也功不可没哦,哈哈……”

    被称为裴博士的,勉强笑笑说:

    “这完全是总经理个人的‘成就’,我那有资格分享这份‘荣誉’……总经理准备从那一个开始?”

    瘦高个子不动声色地说:

    “你立刻腾出三个房间来,我要先用三个没有经过麻醉的正常人实验!”

    裴博士诧异地“哦?”了一声,尚未及开口,忽听被两名大汉挟持着的裴菲菲大叫起来:

    “爸爸!快来救我呀!”

    “什么?你……”裴博士大吃一惊。

    他正待冲过去,却被瘦高个子拦阻,冷声说:

    “裴博士,令媛一向很不错,我对她也相当器重,把在马尼拉方面一切行动的大权,都交在她手里,由她指挥。可是从昨天起,很令我失望,昨晚的一切行动,使我损失了一二十人,如果不是看在博士的份上,和她过去两三个月的表现很好,昨夜我就把她处死了!这不说,今天她居然又让警方的人混到‘死亡谷’来,要不是及时发觉,后果真不堪设想!我要不赏罚严明,以儆效尤,怎么能使别人心服口服?”

    裴博士惊问:

    “总经理准备怎样处置她?”

    瘦高个子冷面无情地说:

    “博士放心,我会让她毫无痛苦,在不知不觉中死亡!”

    “总经理……”裴博士顿时吓得面无人色。

    瘦高个子却无动于衷地说:

    “当然,你们骨肉情深,我不能让你在场,亲眼看我实验,会于心不忍的……来人呀!把裴博士送回去休息!”

    裴博士犹图求情,但两名大汉已上来,不由分说地架了他就走。

    “爸爸……”裴菲菲一面大叫,一面拼命地挣扎。

    但执住他的两名大汉,臂力非常大,使她根本无法挣脱,眼睁睁地望着她父亲,被架出了实验室,一时情急,竟痛哭失声起来。

    裴博士被送回第三排房子,第二号的房间里,两个大汉推他进去,反锁在里面,然后守在房门口。任凭他拼命捶门,大喊大叫,他们根本充耳不闻。

    正在这时候,一个黑衣蒙面女郎,突然冲了进来举枪就射,“噗噗噗噗”一连几枪,使守在门口的两个大汉,在猝不及防下,被她套着灭音器的枪击毙,倒在了房外的走道里。

    女郎哪敢怠慢,赶紧过去开了房门,放出了裴博士。

    “你是……”裴博士诧然惊问。

    女郎急说:

    “我叫马茵娜,裴博士,我妹妹和裴小姐,马上就要被当作实验品了。我得到这个消息,才不顾一切地跑来,现在我们必须设法救出他们,否则就来不及啦!”

    “可是,”裴博士忧急而无可奈何地说:“我们只有两个人……”

    马茵娜说:

    “今晚有个叫叶大雄的,可能是警方的人,混进了这里,已经被发觉。现在尚在昏迷状态,总经理大概要把他弄醒后,用作第一个实验品,如果能把他救下,或许对我们大有帮助……”

    “你是说逃出‘死亡谷’?”裴博士惊问。

    马茵娜点点头说:

    “现在事已如此,除了拼命,或许能侥幸逃出之外,我们绝没有活命的希望了!”

    裴博士心急如焚地说:

    “这,这怎么可能办到呢?”

    “我们只好碰碰运气了!”马因娜说:“现在我们只有两个人,没有任何人可以求助,一切只有靠我们自己。总经理马上就要开始实验,除了担任守卫和巡逻的人,大部分的人都在实验室,这是唯一的机会。博士对那里的情形比较熟悉,只要设法切断电源,使所有电灯熄灭,仪器停止,实验就无法进行……”

    裴博士说:

    “这个我能办到,可是这只能耽搁他们一时,等电源……”

    “我们顾不了这些了。”马茵娜说:“博士赶快换上衣服,戴起面罩,电源一断,势必会发生惊乱,你最好能趁机混进实验室,把那姓叶的救下,再救裴小姐和我妹妹……”

    “那么你呢……?”裴博士急问。

    马茵娜毅然说:

    “我已打好主意,决定不顾一切危险,设法先救出罗勃斯总监的夫人和小孩,再抢到直升飞机,载送他们离开这里,一面用无线电向警方求援……”

    裴博士急切地问:

    “你会驾驶直升飞机?”

    “这……”马茵娜被问住了,她一时情急,只想到用直升飞机可以载送人质逃出这里,却没想到自己不会驾驶,那有什么用?

    裴博士想了想说:

    “我女儿倒是会驾驶,但我们必须把她先救出来。我看这么吧,以你一个人,要想救出罗勃斯总监的夫人和小孩,恐怕不容易办到,不如我们分工合作,我先穿上衣服和戴起面罩,混进实验室去见机行事。你立刻到发电室去,设法破坏发电机,电源一断,我就采取行动,如果能救下他们,我们就向软禁罗勃斯夫人的那里会合!”

    “好!就这么办!”马茵娜完全同意。

    事不宜迟,裴博士立即从倒在走道的大汉身上,扒下了他的黑衣和面罩,赶紧穿戴上,拾起了他们的手枪带着。

    然后,他们悄然溜了出来……

    这时候,实验室里一切已就绪,叶雄被置在玻璃房间的手术台上。手脚均用皮带扣住,连腰部也以宽皮带围勒在台上,使他无法挣扎,才把他弄醒过来。

    叶雄发现自已被置在手术台上,全身不能活动,心知将被第一个作死亡实验,不由地大为吃惊。

    只见瘦高个子站在旁边,嘿然冷笑说:

    “你别紧张,应该引以为荣才是,因为你将是未来的医学史上,第一位接受死亡实验的勇士!哈哈!……”

    叶雄破口大骂:

    “你这丧心病狂的禽兽,简直灭绝了人性,如果人死后真有灵魂,我变成厉鬼也绝不饶你!”

    瘦高个子得意忘形地狂笑说:

    “很好!希望你死亡之后,能把你的愤怒和仇恨,全部记录在仪器上。让我多获得一些有价值的资料,顺利完成这项伟大的实验哦!”

    说完,他便亲自动手,将各式各样的仪器,接在他的各部分,脑部,心脏部位,脉搏……

    最后,他向一名大汉取了支手枪,对着叶雄的胸膛,狞声说:

    “你的外号叫神枪飞龙,自然是最善于用枪。所以我想知道,当一位神枪手,被人用枪打死的时候,他是一种什么感觉和反应。死亡以后,他的脑神经系统还没有死亡,会把你的心理状态,思想,一一纪录在仪器的表上。哈哈,这实在有意思,太有意思啦!”

    叶雄惊怒到了极点,拼了命挣扎。无奈连在手术台上的皮带,把他手脚绑扣得紧紧的,腰部尚围勒着一条宽皮带,根本不可能挣断。不过是出于人类的本能,明知无济于事,也不得不作一番垂死的挣扎罢了!

    瘦高个子终于发出命令:

    “开始记录!”

    几名“护士”和“助理人员”,立即扭开了仪器的全部开关。

    玻璃房屋外,几十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全神贯注的看着这项“伟大实验”。马蕾娜和裴菲菲,仍然各由两名大汉执住,强迫她们欣赏。大家都在凝神屏息,谁也没有留意,一个黑衣蒙面人,悄然溜进来挤在了他们之中……

    “脉搏加快,每分钟八十四……”一名助理报告。

    另一名看着仪表的接着报告:

    “心脏跳动加快了……”

    “血压增高……”护士也提出了报告。

    瘦高个子冷声问:

    “你紧张吗?哈哈,这说明了一点,任何不怕死的硬汉,在接受死亡的一刹那,也会暴露出人性的弱点……”

    话犹未了,突然电灯齐灭!

    在这生死关头的节骨眼上,电灯一灭,顿时惊乱成一片。只听得几声枪响,接着是惨叫连起,惊呼,喝骂……交织成一片惊涛骇浪。

    惊乱中,大家只有夺门而出,你推我挤,摔倒的便被后面的人潮践踏,从身上乱踩过去。

    “哇!……”

    “啊!……”

    惨叫之声不绝,黑暗中,大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各人穿的都是一式样,脸上又蒙着面罩,敌我不分,情况不明,谁也不敢贸然开枪。

    手术台上闭目等死的叶雄,忽觉手脚上的皮带,被人用刀割断,腰上的也断了,并且有支手枪塞在了他手上。

    “跟我来!”黑暗中那人拖了他就走。

    叶雄已无暇考虑,跟着那人冲出玻璃房间,也随着人潮冲出实验室。

    在这一片惊乱中,那瘦高个子已不知去向,其实他是被裴博士趁灯一灭时,冲进去就用枪柄,当头狠狠一击,昏倒在地上。否则他只要手指一扣扳机,叶雄早已被击毙,哪还能逃得出来。

    裴博士在冲进去之前,已向执住他女儿的两名大汉连发几枪,是否使裴菲菲趁机脱身了,他并不知道。因为他心知纵然她能脱身,如果不把手术台上的叶雄抢救下,多个身手不凡的帮手,靠他们几个人,最后仍然是逃不出“死亡谷”的。所以才当机立断,冲进去击倒那位“总经理”,摸了把刀将皮带一一割断。

    但他没有想到,如果把“总经理”制住,使这批亡命之徒投鼠忌器,事情就简单多了。

    可是他毕竟没经过这种场面,年纪也大了,又毫无经验。只不过是为了女儿的生命,才情急拼命,这已经是鼓足勇气干的啦!

    冲出实验室,他立即轻声向叶雄表明身份:

    “我是裴博士……”

    叶雄听他自称姓裴,猛然想到,他大概就是裴菲菲的父亲,于是急问:

    “令媛呢?”

    裴博士一眼瞥见,正有两条黑影,在向第三排房子狂奔,他一时情急,竟然大叫了一声:

    “菲菲!……”

    他这一叫,狂奔的黑影果然住步回身,但他自己的身份却暴露了。

    “这是裴博士!”一名大汉手指他大叫起来。

    同时有好几个大汉,也发现了不戴面罩的叶雄,立即拔枪向他们开火。

    叶雄举枪还击,弹无虚发,只听连声惨叫,几个人汉己纷纷中弹倒地,他急说:

    “快走!”拖了裴博士就向第三排房子狂奔。

    黑衣蒙面大汉们已发现目标,一齐以乱枪射来,裴菲菲眼见父亲踉跄奔跑,尚未冲出射程,毕竟父女情深,竟奋不顾身地回头奔来。

    一阵乱枪,击中了她,但并未伤中要害,仍然奔来搀扶她父亲。

    叶雄把裴博士交给了她,急说:

    “你们先进去!”回身又连发两枪,掩护他们父女。

    他的枪法果然惊人,百发百中,两枪击中了两个大汉,但那些玩命的家伙,竟然未被吓阻,仍然不顾死活地冲来。

    叶雄也发了狠,准备大开杀戒,谁知再一扣扳机,撞针竟然撞了个空膛。这才发觉枪里的子弹已射发完了,不禁大吃一惊!

    他赶紧回身追上裴博士,刚把枪接过来,已有两名大汉冲近,幸而他举枪连发,将他们打发了。

    可是再扣扳机,又撞了个空膛!

    正值这万分危急,眼看二三十名大汉,已向他们冲近之际。最先冲进房子里去的那道黑影,及时取了两支枪返奔出来,招呼一声:

    “接着!”两手齐扬,两支手枪便飞掷过来。

    叶雄两手一抄,接了个正着。他的动作真比闪电还快,枪才一接到手,便一个回身,双枪齐发。

    只听得惨叫声连起,又几个大汉纷纷中枪倒地。

    负伤的裴菲菲,已扶着她父亲冲进了房子里。叶雄又发两枪,不敢轻易浪费子弹,立即也返身奔进第三排的房子里去。

    那些大汉眼见叶雄的枪法厉害,又进了房子,有所掩护。而他们的自己却完全暴露,以致不敢再接近,采取了包围,将那排房子团团围困起来。

    他们直到这时候,才想到“总经理”不知上哪里去了,没有人指挥,等于是群龙无首,谁也不敢贸然擅自作主。

    甘瘤子忽然赶到,向身旁跟着的小伙子说:

    “小罗,这是我们报仇的机会,也是表现的机会,我们可不能轻易错过哦!”

    被称作小罗的,便是身怀飞刀绝技的罗九,可惜他的刀已被搜缴,无法大显身手。不过他们已从被击毙的大汉身边,顺手牵羊捡起了两支枪,有了武器,无异是如虎添翼顿时大胆起来。

    “走!”罗九说了一声,便自告奋勇,迅速向房子侧面的门口冲去,掩向了门旁。

    甘瘤子眼看罗九未被阻击,他哪甘示弱,也向门口冲了过去。

    他不愧是老奸巨猾的老江湖,灵机一动,招招手,让罗九跟着他,身贴墙壁掩向正面的窗口,探头一张,窗内房里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

    甘瘤子打了个手势,罗九点点头,爬离窗口几步,突然跳起来就冲,以肩头撞开窗门,破窗一个翻身进去。

    他不愧是马戏团出身的,一个挺身站了起来,发现竟是个空着的房间。

    甘瘤子随即越窗而入,轻声说:

    “小罗,小心点,我们开房门去找!”

    谁知刚把房门轻轻拉开,走道上就“砰砰!”射来两枪,吓得他们赶快退开门口。

    开枪的正是叶雄,他轻声急说:

    “已经有人进了房子,我们得赶快设法出去,否则就来不及了!”

    黑暗中,负伤的裴菲菲轻声说:

    “外面已被包围,我们子弹剩下没几发了,冲出去恐怕不可能,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向‘总经理’谈判……”

    “跟他谈判?”叶雄诧然问。

    裴菲菲郑重说:

    “他房间里有个总开关,控制整个‘死亡谷’的地雷,那是准备等实验完成之后,撤离的时候,毁掉这里的一切。或者一旦大势已去,迫不得已时,同归于尽而装置的。只要扳下总开关,整个‘死亡谷’就将被炸毁,他绝不会舍得全部心血毁于一旦,所以我们可以要挟他,放我们一条生路。不过,我只是知道他房里有这个总开关,却不清楚它装在什么地方……”

    裴博士说:

    “找到了也没有用,电源断了,开关起不了作用,也是枉然!”

    “因此,我们必须冒险。”裴菲菲说:“我们一定得有一个人冲出去,使电源恢复,一个人去找开关,还得有个人去向他谈判!”

    裴博士忧心忡忡地说:

    “马茵娜一定把发电机彻底破坏了,否则他们必然第一步就是抢修,使电源恢复供应。看情形发电机被她破坏的相当厉害,才这么久没有动静,如果是这样,短时间是修不好的……”

    正说之间,不料整个“死亡谷”又灯火通明了!

    在黑暗中待了半天,突然被灯光一照,各人都几乎睁不开眼睛来,忽听一声惊呼:

    “当心!”马蕾娜叫了起来。

    砰砰砰!一阵乱枪,是冲出房的甘瘤子和罗九开的枪,子弹射中了挡住叶雄的马蕾娜!

    “啊!……”她惨叫一声,倒在了走道上。

    叶雄举枪连发,又是两声惨叫,甘瘤子和罗九同时倒地,当场毙命!

    外面的枪声也同时大作,叶雄赶紧扶起中枪的马蕾娜,见她已是奄奄一息,只听她以最后的一口气说:

    “我,我现在不欠……你的情了……”说完,她露出一丝心安理得的微笑,死在叶雄的怀抱中。

    叶雄大恸,想不到这女郎为了警告他,自己却来不及躲避,不幸作了替死鬼。一时悲愤交迸,猛一抬头,发现裴菲菲已冲进甘瘤子和罗九刚才冲出的房间。

    激烈的枪声中,忽听一声狂喝,使枪声骤止:

    “你们听着!”这是瘦高个子的声音:“限你们在一分钟内出来投降,否则我就不客气!”

    叶雄轻轻放下马蕾娜,昂然走到了门口,大声说:

    “你们也听着,我们已经找到了控制所有地雷的总开关,我只从一数到五,谁要活命的,就赶快逃命,否则我们就同归于尽!”

    瘦高个子果然大吃一惊,但他却狞声说:

    “你们别拿话吓唬人,那个总开关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能找到!”

    叶雄也不知道,裴菲菲是否找到了,但他大声数了出来:

    “一!……”

    瘦高个子狂笑说:

    “你尽管数吧,老实说,我几十年的心血,绝不会毁在任何人手里,我的时限是一分钟,现在已经过了二十秒!”

    “二!……”叶雄又报出了一声。

    瘦高个子也报出时间来:

    “三十秒了!……”

    “三!……”叶雄大声说:“要逃命的趁早吧!”

    瘦高个子不知虚实,心里开始慌了,终于沉不住气说:

    “慢着!我们可以商量……”

    叶雄只得停止报数,振声说:

    “你说出来听听看!”

    瘦高个子即说:

    “我保证不伤你们一根汗毛,放你们离开‘死亡谷’,如何?”

    “很好!”叶雄说:“那么被你绑来的那些人,还有罗勃斯总监的夫人和小孩呢?”

    瘦高个子断然拒绝说:

    “那是办不到的!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我一定要完成这伟大的实验,所以那些人不能放。同样的,罗勃斯总监的一家人,必须等实验完成,才能放回去!”

    叶雄忿声说:

    “哼!你既然执迷不悟,我们根本谈不拢,像你这种丧心病狂的人,跟你同归于尽,实在不值得。但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现在我继续报了四!……”

    他这“四”字才出口,外面情势突然大乱起来,原来是一个黑衣蒙面女郎带的头,她大叫一声:

    “大家快逃命呀!”拔脚就跑。

    人在生死关头最紧张的时候,特别容易冲动,也特别容易受外力的影响而盲从。听她这一声大叫,所有的人都意识到死在眼前的危机了。

    一个人开了头,其余的谁不要命,只听得齐声大叫:

    “逃命吧!……”

    顿时势如山崩,几十名大汉全拔脚狂奔,向林外像潮水似地涌去!

    瘦高个子拼命喝阻,可是这时候他的命令已无济于事,使他惊怒交加,气得形同疯狂,举枪就向逃命的人射击。他端着的是“乌兹”冲锋枪,一阵怒吼,逃得慢的便纷纷中弹倒扑下去。

    这一来,情势就乱得不可收拾了!

    叶雄振声问:

    “总经理,你难道不想逃命,准备与‘死亡谷’共存亡?”

    瘦高个子眼见大势已去,端着冲锋枪,疯狂地一阵扫射,突然回身就跑。

    叶雄刚追出,又被他回身一排子弹射阻止了。

    只见瘦高个子奔向第一排房子的另一端,冲进一间房子,没等叶雄追近,他已押着罗勃斯夫人和小孩出来,使叶雄投鼠忌器,不敢贸然接近。

    瘦高个子狞声说:

    “这是我的护身符,今天我决定放弃‘死亡谷’了。但我告诉你,我的研究和实验是永远不会放弃的,也许不久的将来,我又会在另一个国家重创‘死亡企业公司’。继续我伟大不朽的事业,你们有本事就再来破坏吧!”

    狂笑声中,他端着冲锋枪,以罗勃斯夫人和小孩为掩护,走向树林外去。

    叶雄仍然跟着,但保持相当距离,不敢太接近。

    出了树林,在一片旷谷里,赫然停着一架直升飞机!

    就在瘦高个子逼令他们上机之际,机旁突然窜出个黑衣蒙面女郎,出其不意地扑去,将他一把抱住。

    瘦高个子猛吃一惊,双臂一分,居然把那女郎甩开,跌出了老远。

    他一发狠,端起冲锋就待狂射,千钧一发之际,叶雄及时飞步赶到,举枪就发。

    “砰!”地一枪,弹无虚发,只听他惨叫一声:

    “啊!……”瘦高个子的身体倒下了。

    叶雄看他一翻身,犹图举枪扫时,只得横了心,再补他一枪,可是一扣扳机,竟又撞了个空膛!

    女郎见状,奋不顾身地扑去,但她尚未扑到,瘦高个子的枪已脱手掉下,根本举不起了,原来是叶雄情急之下,将空枪掷出,击中了他的头部。

    叶雄飞步赶到,夺枪在手,恨声说:

    “你这丧心疯狂的家伙,现在可以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了!”

    伸手一揭,摘下了他的面罩,赫然竟是个白发苍苍的外籍老者!

    他已知道伤中要害,活不成了,居然执迷不悟地要求说:

    “你们不能把我的心血毁于一旦,请看在全人类的份上,把我抬到实验室去,纪录下我死亡的一切……”

    话没说完,他已断了气。

    叶雄不屑地说:

    “哼!你这‘伟大的研究’,可以到此结束了!”

    黑衣女郎站起来问:

    “你就是神枪飞龙叶雄吧?”

    叶雄诧然说:

    “你是?……”

    “我叫马茵娜!”她说。

    “哦!……”叶雄想到她妹妹的死,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正在这时候,裴菲菲赶了来,眼见“总经理”已死于非命,不禁松了口气说:

    “那个开关,我还没有找到呢!……”

    叶雄笑笑说:

    “现在不必找了,我们得用这直升机,先送回罗勃斯总监的夫人和小孩,同时通知警方派人来这里,处理一切善后哦!”

    裴菲菲自告奋勇说:

    “我会驾驶,这件事交给我办好了,你留下吧!”

    叶雄也怕那批逃命的家伙,会去而复返,只得同意说:

    “好吧,不过你应该不会把他们劫持去……”

    裴菲菲悻然说:

    “你怎么会说这种话?我父亲还留在这里呢!”

    叶雄笑了笑说:

    “我是说笑话,你别太认真。不过,现在你总该让我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了吧?”

    裴菲菲摇摇头说:

    “不,等你回马尼拉,我在警署等你,那时候你再看个清楚吧!”

    叶雄也不勉强,哂然一笑,帮着罗勃斯夫人和三个小孩上了直升机,目送始终未露出真面目的裴菲菲,登机发动引擎,在螺旋桨的急转下,渐渐升空而去。

    她,究竟是怎样个女人呢?

    到目前为止,仍然留着个谜,等待他回马尼拉去揭开它。

    于是,这片森林重又归趋于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