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 - 周梅森

郭怀秋赶到国际工业园是十时十五分,市长束华如记得真切。当时,束华如带着一帮人刚把工业园的现场情况看了一遍,正往起步区走时,迎到了郭怀秋的001号奥迪。

走到车前,束华如看了一下表说:“大老板,你迟到了十五分钟,得罚款。”郭怀秋从车里钻出来,笑着说:“今天罚我没多少道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脱了身的,省纪委周书记一帮人还在市委第二会议室里坐着听廉政汇报呢,我先说了几句就溜了。”

“不信,你打电话去问肖书记他们。”

束华如不开玩笑了,正色说:“郭书记,你能来就好,咱开会吧。”

会是在起步区刚装修好的十二层综合大楼开的,由束华如主持。束华如很讲效率,没啥套话,开宗明义就说:“大家都知道,这个国际工业园是咱平川市改革开放的主要窗口,日本大正财团就是奔这窗口来的。搞得好,大正财团牵头进行国际招商,这盘棋就活起来了,也将带动平川经济走出低谷;搞不好,局面就会很被动。因此,郭书记今天亲自来参加这个会,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看看在日本人到来之前,还有哪些问题要马上解决。”

郭怀秋插话说:“国际工业园从规划开发,搞到今天已是两年多了,市委和市府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在资金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投下去三个亿。现在,人家来相姑娘了,咱这姑娘拿得出手么?今天,我们自己先照照镜子吧。”

工业园开发办主任江伟鸣开始汇报。这滑头主任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不谈问题,大讲成绩,用教鞭指着沙盘,为国际招商描述了一番美好而诱人的前景;再三称道市委、市府决策的英明和市长束华如亲自抓落实的认真负责。

束华如越听越烦,忍不住打断江伟鸣的话头说:“江主任,我看,咱今天还是成绩少谈,问题多摆。成绩你不讲它跑不了,问题不谈透不得了。要我看,工业园目前的问题还不少。水和电的问题解决没有?起步区空着的这一片标准厂房怎么办呀?还有外面配套的道路问题……”

束华如提到电的问题,电就真的出了问题———突然间停了电,会议室的灯全灭了,空调也停了。

江伟鸣怔了一下,对郭怀秋说:“郭书记,不要紧,我们综合大楼自备了柴油发电机,马上就会送电的。”

郭怀秋挂下了脸:“江主任呀,我提醒你一下:我们国际工业园的规划面积可是有三十五平方公里,将来要有几百座厂房,难道都自己配柴油发电机发电么?”

江伟鸣说:“郭书记,这……这可不是我能解决得了的了,和电力系统的关系,一直是市里出面协调的。”

束华如说:“市里协调归市里协调,但问题都得谈透它嘛。”

于是,与会者们开始老老实实谈问题。

首先是配套道路。工业园内,一条条水泥道路宽阔平坦,工业园门外的两条国道上却天天堵车。两年前选址时,大家都认为把工业园摆在两条国道的夹角处省钱省力,现在却发现,这钱和力都省不下来。过境车辆越来越多,不但国际工业园受影响,就是平川市区也受到严重影响,穿越平川市的这两条国道真到了非拓宽不可的地步。而要拓宽这两条国道,初估一下,已约要一个亿。若是想从根本上解决,则需建一条连接国道的环城路,资金起码四个亿。

供电上的麻烦。和电力部门的矛盾从根本上说,就是限电引起的矛盾。在工业园上马时,省电力局就说过,除非平川市政府出头出资和矿务局联建一个新电厂,并网发电,否则,对这三十五平方公里工业园的电力供应不列入计划。后来,在省府和有关方面的压力下,电力局联建电厂的要求不敢提了,但三天两头拉闸。

工业用水的问题。这个问题更严重,逢上旱季整个平川市都缺水,百万城市居民的生活用水都不能保证,自来水厂怎能保证这庞大工业园的用水呢?因此,工业园上马时就在大漠河边自建了水厂。可遗憾的是,去年、今年,连着两年大旱,大漠河变成了一条干河沟。

标准厂房的空置问题……

起步区收尾工程的资金问题……

问题越谈越多,郭怀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束华如注意到,怀秋开始还随手在笔记本上记两笔,后来就不记了,身子也渐渐歪到了一边,头不由自主地低了下去。

直到这时,束华如还没想到郭怀秋会出事。说心里话,束华如请郭怀秋来参加这个会是有些私心的。

两年前上国际工业园时,束华如就在私下里和郭怀秋交换过意见,认为条件还不太成熟,城市的基础设施太落后,硬上只怕会事与愿违。郭怀秋那时刚上台,又赶上全国的开发热,不听束华如的意见,三天两头往省城和北京跑,硬把工业园区跑了下来,跑下来后,常委班子里仍有不同意见,吴明雄就明确反对过。反对的理由和束华如完全一致。不过,束华如出于对郭怀秋的尊重,也出于利用国家优惠政策的考虑,在几次常委会上都没站出来支持吴明雄的意见,反倒为国际工业园讲了不少好话,这就让大家都以为他是无保留地支持工业园上马的,最后一次拍板的常委会上郭怀秋就分工让他负责。

现在,国际工业园成了平川市人人皆知的市长工程,束华如已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加上大正的日本人下个月底又要来,束华如便有些急,想让郭怀秋了解一下工业园面临的真实状况,别到时候一板子打到他屁股上去。

还有一些话,束华如不敢和郭怀秋说。有些干部已在私下议论了,说是国际工业园要道路没道路,要水电没水电,却两年投下三个亿,实在是打肿脸充胖子。把这三个亿存在银行,光利息每年也能养活两万多号待业待岗的工人了。

郭怀秋死后,束华如才有些内疚———早知郭怀秋会倒在国际工业园的会场上,他真不该让大家说这么多问题。问题已经存在了,说不说都一样。作为一个市委副书记兼市长,他当初既然没站出来反对国际工业园的上马,现在就不该这么患得患失,就得切实负起责任来,千方百计去解决问题。就算要下地狱,也只能自己下,完全没有必要把郭怀秋也架到火上烤。

郭怀秋是在财办刘主任谈资金问题时倒下的。束华如当时就坐在郭怀秋左边,右边是副市长曹务平。郭怀秋的身子软软地倒在了曹务平的怀里,曹务平失声叫了起来,束华如才发现大事不好:郭怀秋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满头满脸的汗,呼吸困难……

会议被迫中断。

20多个与会者全吓呆了,扑过来,围着郭怀秋,一声声叫着“郭书记、郭书记……”郭怀秋这时尚未失去知觉,看着束华如,还断断续续说了句:“束市长,你……你们接着谈,我……我心慌、胸痛,要……要先去一下医院了……”

财办刘主任最先想到郭怀秋可能是心脏病发作,要找救心药,却没找到。在建的工业园里又没有医生、护士,无法实施临时抢救,束华如只好让001号奥迪亮起警灯,拉起警笛,风风火火地把郭怀秋送往人民医院。

在前往人民医院的路上,郭怀秋先是失去了知觉,后又停止了呼吸,脉搏也几乎摸不到了。束华如守在郭怀秋身边,急出了一头汗,一边不住地叫司机加速,一边笨拙地嘴对嘴给郭怀秋进行人工呼吸,直到001号奥迪冲进医院大门。

到了医院,车未停稳,已在电话里得知消息的医生、护士们就围了上来,用担架抬着郭怀秋进了抢救室。在抢救室门口,束华如对院长和党委书记交待说:“要不惜代价,尽一切力量抢救,我马上向省委汇报,要求把省里最好的心脏科专家派过来,在此之前千万不能出问题!千万!”

医生、护士们紧张抢救时,束华如给省委挂了第一个电话,是省委一个值班副秘书长接的。那位副秘书长要束华如保持和省委的联系,并说自己马上向省委书记钱向辉汇报。

放下电话没多久,院长出来了,对束华如说:“束市长,郭书记是严重的心肌梗塞,情况非常不好,冠状动脉血流受阻,引起了大面积的心肌梗塞,你们要有最坏的思想准备……”

束华如惊问:“郭书记从来没犯过心脏病嘛,怎么会突然大面积心肌梗塞?”

院长说:“正因为从没发过病,所以才更危险。这种病的诱因是情绪骤变,饱餐,或者过度的超强运动———有些运动员就是在事先毫无症状的情况下,于运动之中突然倒下,再也起不来了……”

曹务平说:“郭书记没做任何运动,发病时我们还在开会。”

院长说:“那可能就是情绪骤变的因素了……”

曹务平说:“这也没有呀,大家谈得好好的,郭书记又没生过气……”

束华如心里真难过,只有他最清楚,郭怀秋是为国际工业园和平川市的许多问题忧虑着急———尤其是国际工业园。也许在此之前,郭怀秋听到的好话太多,根本没想到工业园的问题这么多,一下子有点措手不及。自己也真是没数,还火上浇油,尽让大家谈问题,这就把郭怀秋谈倒下了。如若是由着滑头主任江伟鸣唱颂歌,也许就没有这一出了。

束华如禁不住一阵阵头晕目眩,叹息着对曹务平说:“曹市长,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还说这些没用的话干什么?咱平川这穷地方的一把手好当么?我看郭书记是硬被累倒的。你快给吴书记、肖书记,还有陈书记打电话,让他们都到这里来开个碰头会,看看下一步该怎么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