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天涯书库 > 美女不要搞破坏 > 第四章

第四章

    两天后,于痕没有去排练,只因为今天是佳琳回国的日子。
    一早他便对唯晴说:「今天你可以回家一趟。」
    她立刻明白了,他期待今天这么久,她又怎能留下来当电灯泡呢?「你放心,我知道。不过我还有一些东西没整理好,她什么时候会来?在她来之前我会离开。」
    「她已经回到家,我等会儿会去找她,再带她去吃晚餐,你大概……八点前离开就可以了。」于痕笑着说。
    从他开心的表情中,唯晴可以看出他内心那股无法言喻的喜悦,她不禁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她请求佳琳是对的,也很感激她愿意这么做。
    「好,我知道,你快去吧!」唯晴直催促着,「不知道路上会不会塞车,你最好早点出门。」
    「是,管家婆。」于痕瞅了她一眼,这才穿上外套离开。
    「管家婆」这亲昵的三个字让唯晴隐忍在眼眶中的泪终于抑制不住淌落,刚刚差点儿……差点儿她就憋不住在他面前流泪了。
    而于痕来到与佳琳约定的地点,顺利的将佳琳接走,在车上时,他开口道:「你这一去还真久。」
    她笑了笑,「不过十天,你想我呀?」
    「当然想了。」于痕眯眼瞧着前方,「难道你都不想我?」
    「谁说的,不想才怪。」不管他是不是在开车,佳琳紧抓着他的手臂,斜倚在他肩上。
    「晚上想吃什么?」虽然想问她关于杂志上的八卦消息,不过他不想破坏愉快的气氛,打算用完餐再问。
    「嗯……这样好不好,我们去你家吃?」佳琳眸子一亮,突然转向他说。
    「什么?」他睨着她,「可是我家的厨师不在。」
    「我刚到时打了电话给葛西炜,他说……你的化妆师就住在你家是不是?」她眯起眸想,难怪那女人会这么怕于痕伤心了,原来当真是近水楼台爱上了他。
    「那个葛西炜还真是的。」他笑着摇摇头,「没错,她帮我打杂,也负责三餐。」
    「所以罗!对食物极挑的你居然可以接受她做的菜,我也想尝尝她的手艺有什么过人之处。」佳琳笑望着他。
    「可是她没准备,我还让她早点离开。」于痕倒是无所谓。
    「真的呀?那多无趣!」她皱起眉。
    「无趣?!」这两个字有点怪。
    「呃……也不是,就是没意思嘛!我想见见她耶!」
    于痕看看她的表情,无奈地拿起手机按下号码,「喂,我是于痕。」
    「于痕!有事吗?」唯晴没想到他会打电话来,以为佳琳没依照约定,仍然向他提出分手!
    「你还没离开?」他抚抚眉毛,不知该怎么说。
    「正要走。」
    「先别走,佳琳说想尝尝你的手艺,去买点菜吧!」他吩咐道。
    「哦……我……我知道了。」唯晴徐徐挂下电话,涌上心口的感受是如此的凌乱。
    佳琳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为了替他们营造美好的相聚气氛,她还是赶到超市买了几块牛排与羊膝,打算做西餐当作晚餐,甚至不忘点上烛台放在餐桌上,让气氛更加罗曼蒂克。
    却没人知道,每一秒钟过去,她的心就滴下一滴泪……
    既然爱他的心无法表白,她能做的只是让他快乐,尽管会让自己难过也无所所谓。
    当他们回到家时,她正在放餐盘,见他们亲昵的黏在一块儿她勉强挂上笑容,「你们回来了,这样可以吗?」
    「哇噻,这是你一个人弄的?」于痕惊讶的看着充满浪漫氛围的餐桌。
    「没错。」唯晴笑了笑,「你们稍等,我去煎丰排和羊膝,马上就好。」
    佳琳望着她,眼底流转着丝丝吊诡光影。
    唯晴立刻逃回厨房转开水龙头,好掩饰自己狼狈的抽噎声。
    闭上眼,她告诉自己不要多想,一定要让他们吃得愉快,让于痕开心才是。
    专心的将羊膝与牛排煎好,再放上一些配菜,然后放在瓷盘上端出去,「请慢用。」
    于痕看她东西一放便离开,忍不住问:「你呢?吃了吗?」
    「呃!吃了。」她说谎,「那我回去了。」
    「你回去的话谁来收餐盘?要它就这样摆一晚吗?」没想到佳琳却这么说,让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佳琳,人家辛苦为我们准备晚餐,我们是不是该收?」于痕不喜欢她这么说,「再说还有其它佣人在。」
    「没关系,我先离开,晚点会回来收拾。」只要佳琳不说出与他分手的事,她都可以忍耐,不希望功亏一篑。
    「不用这么麻烦,来来回回多累,你就去楼上好了,晚点再下来收。瞧,我是不是很好?」佳琳就是故意不让她走、不让她逃避,非要唯晴面对她与于痕亲热的模样不可。
    「好,我去楼上。」强挤出一丝笑容,她转身上楼。
    待在房间,她可以听见佳琳故意发出的娇笑声,她却只能坐在窗枱上,双手捂着耳朵,尽量不去听。
    江唯晴,这不是你所希望的吗?是你求她这么做的,又凭什么难过伤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她听见他们一块儿上楼的声音,她才偷偷下楼,将餐桌给收拾干净。
    但她的心却无法放空,不停去想着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是否正情意缠绵、干柴烈火……
    ***bbscn***bbscn***bbscn***
    「你怎么了?」佳琳发觉进入他的房间后,他整个人突然沉默下来,像是有心事似的。
    「你不应该让她留下的。」于痕回头看着她。
    「怎么?怕她打扰我们?她哪敢呀!」
    「她不会,但是……我总觉得对她……」
    「对她怎么样?你我要亲热是我俩的事,关她什么事?」说着,佳琳便坐在他大腿上开始褪他的上衣。
    说真的,于痕比她新交的导演男友帅多了,但她很清楚于家父母是不可能接纳她和她的工作,既然这样,她也不想浪费青春在于痕身上。
    而那个笨女人百般要求她再耗一阵子,那么她又何必浪费可以和他温存的机会呢?
    突然,于痕抓住她的手,对她摇摇头,「我送你回去吧!」
    「为什么?」她睁大眸,意外地问。
    「你坐了这么久的飞机,一定很累了,今天就先回去休息,明天我可以陪你一整天。」说着,于痕便起身扣上被她解开的衬衫领口,拿了外套朝外面走去。
    但他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问她与导演之间的关系。
    「等一下。」佳琳恼火的喊住他。
    「怎么了?」他回头看她。
    「你是不是爱上那个化妆师了?」她毫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出口。
    「你说什么?」于痕震惊的挑起眉,跟着用力爬爬头发,笑出声,「你怎么会这么想?以为我跟她……拜托,别吃这种莫名其妙的飞醋,行吗?」
    「我才没。」
    他笑了笑,解释道:「林管家因为家里有事请了几天假,过几天就会回来,平常我和她不是——」
    「我不管你们有没有单独在一起,而是你的心里已经有了她,而她心里也有你,你不知道吗?」像是想为自己的变心找借口,佳琳故意这么说。
    「够了!」他重重叹口气,「不是你想的那样。」
    「可我感觉就是这样。」她拿起皮包,「不用你送,我自己可以回去。」
    她砰的一声将门关上,这声音震撼了房间里的唯晴,她担心的跑了出来,正好看见于痕追出去,「发生什么事了?」
    他回头看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就去追人了。
    唯晴直想追上去看看,又怕打扰了他们,只好乖乖待在屋里等着。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她做错了什么吗?为何他看她的眼神满是责备呢?
    待在屋里等了好一会儿,终于等到于痕回来了。
    「佳琳呢?」唯晴却没见佳琳回来。
    「她坐计程车回去了。」他坐进沙发里,揉了揉眉心。
    「怎么会这样?」
    「还不是因为你——」他冲口而出,却在看见她委屈的小脸时,将剩余的话吞回去。
    「我怎么了?」该不会佳琳对他说了那件事?
    「算了,没事。」说着,他便直接上楼要回房。
    「于痕,能不能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她跟着他进入房间,脆弱地望着他看她的眼神……没错,就是这目光,让她全身都涨满了疼痛。
    「你这是做什么?出去!」他已经被佳琳误会了,为什么她还要这么做,跟进他房间到底想干嘛?
    「我只是——」
    「出去!」这次于痕是用吼的。他被佳琳的那番话给弄得心烦意乱。
    唯晴一震,随即敛下双眼,走出门外。
    回到自己房里,她无神的眼望着窗外,泪不自觉的掉落。
    原是希望他快乐,不会为感情所伤,可为何现在看来好像所有的一切全是她的错?
    她真的做错了吗?
    ***bbscn***bbscn***bbscn***
    「于痕,昨天佳琳回来,你一定开心极了吧?」
    秦逸一见于痕和唯晴到来,立即上前打招呼。
    于痕看他一眼,没意思回话,只是坐在椅子上,让唯晴为他化妆。
    见他不肯说话,秦逸明白他与佳琳之间肯定发生什么事,拍拍他的肩后便默默离开。
    而唯晴一边为他化妆,一边看着他沉静的表情。她很想问到底怎么了,但她不敢问,因为她害怕再看见他责备的眼神。
    「你怎么了?眉头皱得这么紧!」于痕望着她问。
    这是他从昨晚到现在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唯晴听在耳里,心中满是悸动。
    「没……别说话,好好让我化妆。」她微微一笑,刻意压下心底的苦。
    「昨晚不关你的事,你别想太多。」
    她的笑很牵强,于痕不是看不出来,因为那苦笑直逼他心口,让他起了丝丝不舍。
    但他相信这种感觉不会是喜欢,更不会是爱,只是对一个朋友付出关心,就跟她关心他是一样的。
    「对了,我有句话想问你,你可以当玩笑话听,但是千万要认真回答。」于痕认为自己还是得问个清楚。
    「什么?」她顿住为他画眉的手。
    「你……可不可能爱上我?」她赫然一惊,连眉笔都滑出手指。
    唯晴惊愕的想:会是佳琳告诉他,她喜欢他吗?
    因为佳琳想离开他,故意拿她喜欢他当借口?就因为这样,他昨晚才会这么气她、还吼她?
    「我……我怎么可能爱上你!」唯晴干笑……她愈想笑得自然,却愈是困难。
    「哦?」他半眯起眸。
    「你不信?你是我的老板,对你我只有服从和尊重,真的。」她双目慢慢睁大,像是要强调这句话的真实性。
    于痕仔细瞅着她的脸,数秒后竟笑出声,「哈……哈……」
    「你笑什么?」他的笑声让她内心更不安了。
    「笑你真的很有趣,我不过开个玩笑,你那表情像当真似的,我当然知道我们之间没有那种感觉,你也不可能对我来电不是吗?」
    「当然。」她很快地回道。
    「那就好,继续吧!」他低头捡起眉笔递给她,「对了,明天我当丑角,到时帮我化个会逗笑他们的妆。」
    「是……」她抖着唇笑着。
    不一会儿,唯晴为他上好妆后,离排演还有几分钟的时间,她来到宋钰身边,「宋钰,能不能跟我到外面,我有话想对你说。」
    在其它人之中,她只对宋钰较熟,若她有事需要他帮忙,或许他会答应吧?
    「好吧!」于是他随她来到外头楼梯口,「可以说了。」
    「我……」她的小拳头紧紧握着。
    见她直犹豫着该不该说,他于是撇开嘴角,「有什么事就直说,说错了我也不会杀了你,干嘛一副上断头台的样子?」
    唯晴这才抬起脸,五宫中写着坚决,「能不能……能不能麻烦你陪我演一出戏,我知道我这么说太大胆,但这只是演戏。」明知自己的要求太过分,但她已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演戏?!呵!你倒是说说看,要我演什么样的角色?」宋钰心想她所说的绝不是这么单纯。
    唯晴深吸口气,「我的男友。」
    「哦?」他诧异的扬起眉。
    「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但真的只是演戏……」说时,她眼眶微微泛红,清楚表达她的无奈。
    宋钰轻笑了声,「当然可以,但我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因为于痕,他以为我喜欢他,似乎这样让他困扰也造成他和佳琳之间的误解,我不希望这样。」她说出内心的不安。
    「你……为什么挑上我?」他用下颚点点屋里的其它人,「他们的演技也很不错呀!」
    「因为我对你比较熟。」
    「哈!你也太坦白了吧!真伤我的心,就不会说对我也有一点感觉?」宋钰望着她,微抿的唇角带着玩笑意味。
    「啊?」她却当真的愣了下。
    「开玩笑的,好吧!就答应你。」宋钰睨着她,瞧得出她其实已无法自拔地爱上于痕。
    唯有深爱着,才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为了让他快乐宁可隐藏自己的爱意。
    他是可以当中间人点破这一切,不过这样子就太无趣,也无法让他们真正去发掘自己的真心。
    「真的?谢谢……太感激你了。」她笑着落下泪来。
    就在这时候,于痕因为好奇跟了出来,就见她面对着宋钰哭泣的小脸,是这么的我见犹怜……
    这丫头竟然和宋钰的关系已经这么深了?他们却什么都不说!
    害他刚刚还对她胡言乱语,真要命。
    只不过看着这画面,梗在心口的却像是去不掉的疙瘩。
    ***bbscn***bbscn***bbscn***
    「你正在跟杨康华交往是吗?」于痕口中的杨康华就是佳琳这次欧洲之行的导演,而他也已经从一位身在欧洲的朋友口中证实了这个传闻。
    可糟的是,现在他的沉闷似乎和这个传闻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你是听谁说的?」她蹙起眉。
    「报章杂志。」虽说如此,但看着她的表情,他已经找到答案了。只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太多伤感,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悲愤。
    「报章杂志都是乱写的,不要傻得相信好吗?」她噘起小嘴,「什么时候你也会被八卦传言影响了?」
    「意思是那是假的?」他眯眼看着她,可看到的却是她心虚的眼神,可见她的演技还不够好。
    「对,根本没的事。」她回道。
    事实上她本就想与他摊牌,若不是江唯晴找碴,她早就向他提出分手,可是当发现他心里居然有那女人存在时,她竟然不想这么做了。
    「那就好。」于痕和她坐在咖啡厅里,但他的眼神却始终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你怎么了?感觉怪怪的,真相信那不实的排闻?」她看得出他的异常。
    闻言,于痕不由感到可笑,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不过他清楚,完完全全跟她的绯闻无关。
    「没事,等会儿我还得去学校一趟,先离开了。」于痕站起,顺便付了帐。
    「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回来到现在都还没……」她对着他媚笑,并给了他暧昧的暗示。
    于痕随即走出店外,对着跟出来的她说:「随时都可以见面,只要你有空。」
    他这句话已经明白强调她的劈腿应该会花掉她不少时间吧!
    「0K,有空我就CALL你,你可要赴约喔!」佳琳笑着对他眨眨眼。
    她漾出的笑容在他眼里已不再天真、不再能让他感到轻松,反而是种沉重的压力。
    不再多说什么,于痕立即离开,坐进车里开车前往学校。
    到了学校里的话剧场地,他发现其它人都到了。
    「于痕,真不好意思,因为时间已迫在眉睫,不得不牺牲你约会的时间。」葛西炜上前拍拍他的肩。
    「没关系,不是要检讨什么?道具还是服饰要改?说说看吧!」于痕上前笑问着。
    那副无所谓的脸色看在宋钰眼中就是有问题。
    「你和佳琳吵架了?」宋钰直接问道。
    于痕抬起脸望着他,也不知哪来的气,「怎么?你这是在幸灾乐祸?还是为我难过?」
    「为你开心的成分居多。」他勾唇一笑。
    「什么意思?」挺直身躯,于痕眯起眸瞪他。
    「因为我一直都觉得她不适合你,你跟她分开是正确的。」最重要的是他身旁有个真正关心他的女人。
    「那么谁适合我?你说呀!不要空口说白话,让人起反感。」无法控制的,他的脸色陡变铁青。
    「你是在跟谁发火?」宋钰皱起眉。
    「跟你!」
    「我到底怎么了?」他朝于痕跨近一步,「不要每次都为了佳琳的事和大家闹得不愉快。你又不是傻瓜,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你会不清楚?」
    向来没脾气的宋钰也被他激怒了,说起话来不再顾忌所谓的礼貌。
    「是,我是不清楚,那你呢?只会勾引我的化妆师,这又算什么?」于痕恼火的冲口而出。
    「你厉害,知道我和唯晴交往,没错,我们互相看对眼了,那又如何?」宋钰差一点就想抓住他的衣领大骂他笨蛋。
    平常精明得要命,这时候却笨得像猪头!
    如果他有感觉、如果他有眼睛,该知道是谁一直守护着他、照顾着他。可是他不知道就算了,居然还找他抬杠!好,那他就演得逼真一些,让他正视自己的心。
    「宋钰,你何时开始跟唯晴交往了?」秦逸在一旁听见,顿时感到可疑。
    「早暗中进行了。」宋钰直瞪着于痕,咬着牙说。
    「天,这可是大新闻。」安风瑟双臂环胸,对于这事倒是乐见其成。因为唯晴长相不俗,若不谈家世背景,和宋钰倒是挺登对的。
    「那你们觉得我和她配吗?」宋钰故意这么问。
    「配。」安风瑟给予赞同。
    「挺配。」秦逸点点头。
    「最佳绝配。」裴邑群摸摸下巴,补上这一句。
    「郎才女貌。」尤培易笑了笑。
    「我看天作之合算了。」欧阳昊天开起了玩笑。
    「要不要我补一句永浴爱河呀?」葛西炜仰首大笑出声。
    倒是于痕面对这一个个坏家伙的笑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他只感觉有股气憋在脑门,都快脑充血了!
    宋钰望向于痕,「那你呢?怎么不说话?」
    「我还能说什么?你这家伙!」于痕重吐了口气,接着又看看其它人瞅着自己的眼神,只好道:「祝福你们。」
    说完后,他拎起外套就要离开。
    「于痕,你要干嘛?不是要开会吗?」秦逸喊住他。
    「既然你们这么会作主,还需要我干嘛?」于痕定住身,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便走出大门。
    「他是怎么了?和佳琳吵架,打击这么大吗?」裴邑群直觉疑惑地皱起双层。
    「不是因为佳琳。」宋钰嗤笑道。
    「不是因为佳琳?」这下他们更不解了。
    「别问了,以后你们就会知道,只是,今天的会议应该是开不成了。」扯开嘴角,宋钰逸出一丝淡笑后也跟着走出去。